天天中文网 > 暴虐王爷:倾城毒医不好惹 > 第一百五十九章,启程出发去西山

第一百五十九章,启程出发去西山

    “是比朝廷早知道一点。”申屠承傲微笑。
  
      “那你不告诉你皇兄?”卿落挑眉。
  
      申屠承傲扯着嘴角一笑:“我是闲散王爷,才不管朝堂之事……”
  
      卿落张了张嘴,看着笑容可掬的申屠承傲,竟然觉得无话可说。
  
      ……
  
      卿落和申屠承傲去了皇宫见申屠天宇,却没想到玉不徒也在。
  
      他一身暗红,正与申屠天宇聊的开心,也不知在聊什么,两个人靠得挺近,时不时耳语一阵。
  
      风景太好,落入卿落眼里,十分腐!
  
      “咳咳!”为了避免自己失态,卿落连忙咳了几声,提醒他们有人过来了。
  
      申屠天宇往这边一瞥,看到卿落,本来就很开心的表情更是开心了。
  
      “诶,弟妹,王弟!来找朕吗?”申屠天宇先开口,乐不可支,但是目光落到卿落与申屠承傲紧抓着的手上神情就有些僵着了,熟知自己弟弟行事风格的他,心里无边落木萧萧下。
  
      可怜他一国之君此刻却要被迫吃自己弟弟的狗粮!
  
      “嗯,卿儿想起来些事情,想与皇兄商讨商讨。”申屠承傲果然不负他皇兄所望,一张脸上尽是春风,吹得申屠天宇深觉自己这个孤寡老人需要找个伴儿了。
  
      苦苦地扬起自己面无表情的脸,申屠天宇一脸的不忍直视,亮瞎龙眼。然而他不知道,申屠承傲没有抱着卿落过来已经是很在意他的感受了。
  
      玉不徒很有眼色地看了眼卿落,笑眯眯地起身,对申屠天宇道:“皇上,不徒还有些事情,先行告退了。”
  
      “嗯!可以。”申屠天宇一点头,脸上有了些笑意。
  
      待玉不徒出去,申屠天宇手一挥,问道:“说吧。想起了什么呀?”
  
      “嘿嘿,全都想起来了!”卿落一笑,语出惊人。
  
      “蛤?”申屠天宇先是一惊,然后一脸不可名状的神色十分复杂地盯着卿落,问道:“你这失忆和恢复地也太快了点,你真的不是在逗朕?”
  
      “不是,卿儿是真的失忆了。”申屠承傲听申屠天宇这样问,往前一步就插嘴解释道,护犊之情溢于言表。
  
      申屠天宇一脸菜色,决定不再继续吃这夫妻俩的狗粮了,微微仰头,问道:“那你快说,卿爱卿之前可有什么话对你交代的?”
  
      “就是很平常的话呀……”卿落皱了皱眉,一脸无辜,“哎呀,皇上,我来找你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西山黄家镇不是起了瘟疫嘛,我想去看看。”
  
      申屠天宇一挑眉,看向申屠承傲,申屠承傲微微点头。
  
      申屠天宇眸子眯了眯,笑道:“今日朝堂上,朕已经派了户部士郎孟岚少过去了,你就别去了,万一染了瘟疫可就不好了。”
  
      “皇上,哪有冬天的瘟疫呀?那不是瘟疫,绝对是有人作祟的!”卿落皱眉。
  
      “嗯,御医也这样说。”申屠天宇看着卿落,眉宇带笑:“可是,那样你就更不能去了,谁知道是什么人那么危险,这件事,王弟应该也是不愿意你过去的。”
  
      卿落怔了一下,申屠承傲是不愿意她过去的,后来她软磨硬泡了一下,这才同意的。
  
      一抿唇,卿落抬眸,道:“那里是暗礁的一个集结点,这件事很可能是他们做的。他们在那里呆了这么些年都没有动静,如今突然发作,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去看看。”
  
      申屠天宇眸子似乎暗了暗,看着卿落,又道:“是暗礁你就更不能去了,太危险。王弟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可能会同意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
  
      申屠天宇看向申屠承傲,卿落挥手拦过他的目光,道:“我是要去的,你不同意就算了,我自己去!这样一来,做什么都要躲着点那个户部侍郎了,要不然被他发现傲王妃在西山乱跑,回来指不定嘴巴一开,那瘟疫就成我做的了……”
  
      卿落皱着眉,嘴巴巴拉巴拉地碎碎念着,声音不大,但是也不,听得申屠天宇一阵扶额。
  
      “弟妹呀……”
  
      “皇兄,你就下道旨由我与卿儿一起同孟岚少到西山查探疫情吧。暗礁胆敢于百姓下手,也该绞杀一波了。”申屠承傲唇角带笑,眸子里,却尽是刻骨的阴寒。
  
      申屠天宇一脸凝重,又听申屠承傲道:“皇兄放心,我会保护好卿儿的。她是我的王妃,我当宁死护她。”
  
      听了这话,申屠天宇的脸色终于松动了一点……
  
      卿落领了旨乐呵呵在跟前走着,脚丫踢着地上石子,一步一响。
  
      “皇上也真是的,不让我去竟然是担心我的安危,你一保证会护好我他就同意了,真是……”卿落回头看申屠承傲,桃花眼里有萤萤星光。
  
      “嗯,他应当是答应了岳父一些事情。”申屠承傲凑上来一把将卿落拦腰抱起,又是熟悉的姿势,熟悉的香甜。
  
      卿落发现,申屠承傲身上的香甜味越来越重了,以前只是淡淡的一股香甜,现在只要他在身边,那香甜浓厚直窜鼻息。
  
      不过,她很喜欢!
  
      “你每次这样,我以后都不会走路了。”卿落眨眨眼,揽着申屠承傲的脖子倚在他颈窝。
  
      “没关系,卿儿你尽可化在本王怀里!”申屠承傲低头轻笑,气息在卿落耳垂边上徘徊。
  
      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可是这一次,卿落竟然觉得有些臊得慌,手一用力趴地更紧,声音似猫哼咛,道:“你个坏人,讨厌死了……”
  
      ……
  
      一日后启程。
  
      户部侍郎孟岚少悲痛欲绝,为自己感到伤心。
  
      想他忠心耿耿为国为民的一个忠臣良将,本来让他去西山解决疫情他是热血四溢激情昂扬,然而皇上突然加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暴虐王爷,一个是暴虐王爷的王妃。
  
      加进来也没什么,好生伺候着就是了,谁知道他们不止是好生伺候着就可以的呀!
  
      那个暴虐王爷整天黑着个脸,腰里一柄剑,看谁的眼神都好像要随时砍人的感觉,而那个王妃,没有一点王妃该有的端庄静美,反而整天趴在暴虐王爷身上上蹿下跳,一双如水的勾魂媚眼被她笑得仿若黑洞,看一眼就能沦陷那种。
  
      如此,孟岚少也是可以理解暴虐王爷为什么整天黑着个脸了,不这样的话,王妃很容易被抢走的呀!
  
      “不过,王爷和王妃的感情是真好。”孟岚少看着不远处卿落坐在申屠承傲肩头而申屠承傲一手给她递橘子另一手扶着卿落的画面,总觉得自己在吃着什么东西。
  
      不怎么好吃的东西!孟岚少回头抹了把辛酸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