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名门俏医妃 > 第34章要钱

  小男孩试着想要站起来,又摔回了地上,“哎呦!我的脚好疼啊。”
  “我看看。”
  静芙放下背篓,蹲下来检查,捏了捏他伤脚的位置,“是这里么?”
  “是,就是这里,好疼啊。”
  小男孩皱着眉头,显得十分痛苦。
  “你忍着点,脱臼了,我帮你接上你回去养几日就好了。”
  静芙好奇的观察这个男孩,穿的十分富贵,竟然是云锦,这可是进贡的布料,连杨家这样的料子也不多,颜色好的都给了她们姐妹做衣裳了,大舅母也没有几件这样的衣裳,可见其珍贵。
  尤其是这个男孩长得是真真好,唇红齿白样貌十分俊秀,可以看得出假以时日将来必定是个美男子。
  “你看什么呢,快点帮我治啊,小爷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男孩微微不耐烦的扬起下巴,态度倨傲的下令,可见很习惯别人伺候了。
  “哼!”
  静芙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刚才观察的时候已经在摸骨做准备了,这会子突然双手一使劲。
  小男孩啊的一声惨叫,静芙站起身,“行了,起来试试走两步。”
  小男孩狠狠瞪她一眼,“要是好不了,我杀你的头。”
  “切,你个小屁孩,信不信我把你丢回坑里去啊。”
  静芙眼睛一瞪双手叉腰毫不示弱的骂回去。
  小男孩站起身走了两步,感觉不疼了,脚已经好多了,脸上顿时有了笑容,“真的不疼了呀,呵呵!”
  “切,傻子,我给你接好,当然不疼了,回去要养几日,不要频繁用脚,休息几日才能走路。”
  “行了,小爷知道了,谢了。”
  小男孩不耐烦的挥挥手,来回走动着,显得十分开心。
  “你叫什么名字,我救了你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这一片山脉都是我家的,你谁家的孩子啊?”
  静芙鉴于小男孩态度太过傲气,有点不悦,忍不住呛声。
  “我叫李……子繁,浩繁的繁,我是家里人带来打猎的,我追猎物才掉进去的。”
  李文浩转转眼珠打了个磕绊,并没有直接透漏真名文浩,避免被认出身份来,选择说了他的表字子繁。
  我说的是表字不算撒谎骗人。
  静芙微微颦眉,“你姓李?国姓?你是皇家人?”
  李文浩眨眨眼,摇头,“不是,我家有人当官,哪里跟皇家人扯上关系啊。”
  静芙也不怀疑,想了想也未必姓李都是皇家人,也有可能是巧合,这一片也有其他别庄,几乎都是官宦人家的。
  “哎,你们带小爷我下山可好,小爷有重赏。”
  盼儿始终在一旁不曾吭气,全程任由妹妹静芙掌控,对这个小男孩也没啥兴趣,见他态度不好更不想搭理。
  “我怎么能相信你一个小孩的话呢,谁知道你明日还来不来呢,要送你下山也行,先交报酬,我家二牛也不能白浪费力气拉你上来,还有我帮你正骨,可是要收诊费的。”
  静芙小手一伸,讨要好处,谁让这小孩态度这么不好呢,感情我们都是你家奴才么,呼来喝去的。
  “你!你怎么这样呢,小爷说了我会给你好处的,什么人品,顺手的事还要好处,真是见钱眼开。”
  李文浩气的一甩袖子,等着静芙一脸愤怒的样。
  “没钱啊,也行,你也上来了,骨头我也给你捏好了,就没我们啥事了,姐我们走吧,还要采药呢。”
  静芙转身就走。
  “好啊,早想走了。”
  盼儿自然是帮着妹妹说话的。
  “别走呀,你们……你们就这样把我丢下么,别走呀,我一个人不认识路。”
  他顿时着急了,挥舞着手臂原地蹦跶了两下,央求他们留下。
  “那你给不给好处,没钱用东西抵押,回来拿钱来赎回。我和二牛救了你,一百两黄金,少一个子都不行。”
  静芙转过身笑靥如花,双眼明亮动人,有钱人啊,可以宰一刀。
  “好好,一百两就一百两,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浩眯着眼盯着她一脸恨恨地表情。
  “好说好说,我叫杜静芙,我是个学医的大夫。”
  静芙得意洋洋的,一点也不怕他。
  “我没钱,用这个玉坠抵押,先欠着行么,这是我娘送我的遗物,小爷一定会来赎回的。”
  李文浩从脖子上摘下一个羊脂白玉的蝙蝠玉坠递了过去,一脸肉疼的表情。
  静芙拿了过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嗯是块好玉。”
  “废话,比你人都重要,给我保护好了,要是磕破一点,小爷抄你全家。”
  李文浩不自觉的威胁起静芙来,杜静芙是吧,好样的,小爷记住你了,要不是身份不合适透漏,我今儿就让人打你板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片就这么几乎官宦人家,刚才说这一片山脉都是你家的,那一定是杨御医家,只有他家买了大片山脉,为了林中的野生药材。
  “放心吧,等你来赎回,记得是一百两黄金,少一个子,我就拿去卖了。”
  静芙将玉坠在手中抛来抛去接着玩。
  “哎!你别给小爷摔了,这是我娘的遗物。我一定给你钱。”
  李文浩看的是心惊肉跳,生怕静芙摔了自己的玉坠。
  “遗物,正好,我等着你啊,二牛背着他下山。”
  静芙决定直接打道回府。
  “妹妹,我们不采药了么,我们才来一会啊。”
  盼儿有点意犹未尽,扁扁嘴瞪了眼李文浩,都是他没玩够就要下山了。
  “背着他没法采药了,我们先回去吧,明儿再来也行,反正还要住好长一阵子呢,不碍的。”
  静芙拉着盼儿的手笑着安抚。
  “好吧,人命要紧。”
  盼儿不得不点点头。
  一行人这就利索的下山了。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两个侍卫摸样的人朝他们走了过来,二牛放下人拦在静芙等人前面。
  “你们什么人?”
  “这是我家的家丁,来接我的,你们过来替我道个谢,是他们救了我,我掉到坑里去了。”
  李文浩快人快语先一步接了话圆了过来。
  静芙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青壮年男子,比二牛还要精干一些呢,虽然穿着便服,但那柄刀却很像是侍卫跟前常用的武器,脚上也是官靴,明显是官家人了。
  盼儿也发现了,伸手拉了一下静芙的袖子,朝她微微摇头,意思是莫管闲事了。
  “行了,小屁孩,你家里人来接你了,就此告别吧,来拿着玉佩还给你,我不稀罕要你东西,逗你玩呢。以后说话别小爷小爷的,听着刺耳知道不。”
  静芙看到侍卫改变了主意,选择归还东西,不要钱了,避免惹上麻烦。
  李文浩犹豫了一下接过东西,终究舍不得母亲留下的遗物,还是戴在了脖子上,然后朝静芙感激的鞠躬,“对不起是我态度不好,你们救了我,真的很感激你们,我会回来给你们报酬的,我记得你的名字,杜静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