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长生大秦 > 第四十六章风波不止

第四十六章风波不止


  一日之计在于晨,林泽面朝朝阳,吐纳吸收着氤氲紫气,等到将自己的內腑整体又强化了一遍,长呼一口气,才停了下来。
  此时有个小厮匆匆忙忙跑过来:“林掌柜,有人在英雄楼闹事,您赶紧去看一下吧。”
  林泽听后莫名其妙:“这是哪个傻叉活得不耐烦了,这事通知了公子没有?”
  那小厮无奈的回道:“公子经常一整天都看不到人的,实在是找不到人啊,我已经通知黄公公了,黄公公让我来告诉你一下,他已经赶过去了。”
  林泽沉思了一下,叫上两个护卫说道:“走”。
  等到林泽赶到的时候,酒楼外面围了几圈人了,看到林泽来了,大多都认识这个小掌柜,众人表情不一,或是怜悯或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他,林泽却并没在意别人异常的眼光,顺着围观群众很自觉给他让出的一条路走进酒楼。
  一道熟悉的身影在里面端坐着,周边围的一圈竟是身穿盔甲、带着兵刃浑身散发着煞气的士兵。
  为首那人看到林泽来了,不由露出一口白牙笑到:“泽弟,好久不见了。”
  林泽这才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微笑回应:“离哥在军中过的可好啊。”虽然模样有了不少变化,但林泽还是认出了眼前之人正是当初被他坑了一把的王离,别说,这次肯定是来找茬的。
  王离笑的更灿烂了:“托泽弟的福,为兄这一年多过的可好了。不过公务在身,就先不与泽弟叙旧了。请问泽弟可是这酒楼掌柜?”
  林泽有点摸不清王离的套路,点了点头沉声道:“小弟正是,离哥远道而来,不如在此就餐,小弟做主,半价结算。”
  “哈哈哈哈”,王离笑的弯下了腰,摆了摆手:“不用麻烦了,来人,带走。”说完几个士兵上前就要缉拿林泽,两边的侍卫不干了,强大的气势释放出来,震的几个士兵往后退。
  林泽看了看在一旁的黄伴伴,寒声说道:“离哥,这是要干啥?小弟可由得罪的地方。”
  王离突然止住了笑,竭力吼道:“英雄楼涉嫌通敌,西域都护府麾下奉命查封英雄楼,缉拿掌柜林泽等相关人员到案,左右,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快拿人,我倒要看看有几人敢阻拦军中公务的。”说完主动带着两个士兵向前。
  林泽身边的护卫手持剑柄,冷冷的看着,并不为刚刚的话语所动,随便一个人自称某某府的就想抓甘泉宫的人,当我们不存在吗?
  林泽笑了:“离哥倒是长进了不少,明知道这是公子名下酒楼,也敢找个名义过来。”
  王离傲然的说道:“林泽,束手就擒吧,商君都说了‘贵族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你还只是个庶子,还是乖乖配合我们回去调查吧。”
  林泽略微想了一下,笑着走到王离面前:“离哥倒是费心了,不过你明知道带着这几个普通士兵无法拿人,是有人在外面等着吧?”
  王离同样开口笑道:“泽弟也不蠢嘛,外面有我本家的一位六品堂叔带着一队精锐守着,所以你还是老实点跟我走吧。”
  林泽收敛笑声,清秀的脸庞突然变得无比正经严肃:“我自问当初对你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而对你而言,是个脱胎换骨的一个改变,离哥为何非得置我于死地呢?”
  王离面色狰狞:“那是耻辱,要不是祖父的点拨,我都不知道真正的黑手是你,你给我带来的耻辱,让我近两年来饱受其他贵族子弟的嘲笑,我的耻辱,我武成侯府的耻辱,你以为就你一两句话就能揭过去吗?只有鲜血才能洗刷干净,哈哈哈,你绝望吧,忏悔吧,你将在无尽的痛苦中哀嚎的死去,没有人能帮你,胡亥也帮不了。”
  林泽失落的回道:“一年多年前我是不是告诉过你,别逼我。”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完面露凶狠,双拳出击,直接砸在王离的两处肩胛骨处,咔嚓两声,时隔不到两年,王离的手又断了,不过这次是林泽亲手打断的。
  楼外传来一声大喝:“混帐,住手”。林泽非但没有住手,趁着王离被打懵的这一刹那,继续砰砰两下,砸在他膝盖处,随着骨裂声传来,双脚也断了。在反手拔出短剑,架在王离的脖子上,看着那道直接破门而入的身影。
  王离这时才反应过来,剧痛的感觉不断撞击他的脑部神经,经不住的哀嚎起来,一边叫道:“奕叔,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痛死我了,啊。”
  林泽见那‘奕叔’的男子刚要动,手轻轻一划,一道血痕就出现在了王离脖子上,林泽疯狂的叫道:“来啊,林家庶子换武成侯府世子,我不亏。”
  奕叔沉声说道:“小子,我劝你放开离哥,此事尚有回旋余地,武成侯府你惹不起的,别牵连家人。”
  林泽冷笑:“你当我是傻子吗?武成侯能不能承受的起陛下的怒火先,敢欺到公子头上,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奕叔脸色一沉,王离之前可没说这是大秦公子的产业,这下可玩大了。
  旁边的黄伴伴身子一阵晃动,吐出一口血:“武成侯府好大的胆子,连公子的产业和属下都敢动,打伤咱家事小,落公子面子事大,林泽你做的好,宁可鱼死网破,也不能放人。”
  那‘奕叔’面色一变:“你竟能挣脱我的穴位钳制?”
  黄伴伴又吐了口血:“六品武者确实强悍,若不是在下五品后期,拼着伤了一些经脉,还不一定能挣脱。不过,这事没完,等公子来了,大家再走着瞧。”
  奕叔转向还在哀嚎的王离:“离哥,你老实回答我,这里是胡亥公子的酒楼吗?”
  王离一边哀嚎一边怒道:“奕叔,你还管这个干嘛,快救我啊。”
  奕叔听后终于变了脸色,挤出一丝笑容:“这事我看是个误会,这样,这位小哥,你放开离哥,所有损失我王家全部补偿,保证让各位满意,此事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
  “放你的狗屁,本公子就这么好欺负?”胡亥一边骂道一边气呼呼的走了进来,朝着包括那奕叔在内的王离一干人一指:“全部给我抓起来。”
  奕叔脸色不渝,六品的气势放开,将上来的两个四品侍卫震开,胡亥身后两位身穿盔甲的两个向前一步,两股比他更强大的气势狠狠的压在了他身上。气息相撞,奕叔吐了口血,最后满脸垂丧的被两人押着。
  胡亥大手一挥:“走,让父皇评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