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重生九零俏时光 > 第138章 折腾
    为什么她上辈子看到手机上有时候会有那种小弹窗,人家的是黑的,他的为什么比自己的还要粉嫩?
  
      郁闷!
  
      生气!
  
      忽然,被子被拉开,凌肃钻进了她的被窝里,一路往下,夏槐花的大惊,“你干啥?”
  
      “我看看有没有秃噜皮!”凌肃在被窝里的声音,闷闷的传来。x23us.com
  
      “你滚!滚!”夏槐花简直想掐死他,衣冠禽兽,说的就是他这种。
  
      平日里一本正经,说话惜字如金,其实肚子里面黄色废料一大堆。
  
      “你还有完没完?”湿漉漉的吻一路从下往上,夏槐花有些绝望。
  
      她真的觉得自己那里秃噜皮了,火辣辣的疼。
  
      突然
  
      手机铃声救了夏槐花一命。
  
      凌肃钻出来,拿起手机,豪不害臊的坐在床边,“说!”
  
      “凌肃,你送来的那个学员,丢了!”电话是刘自建打来的。
  
      思量再三,听着耳边一队队人回复没有找到,他觉得,这事还是得跟凌肃说一声。
  
      “好,我这边派人找!”凌肃面不改色,回答的认认真真,看的夏槐花瞠目结舌。
  
      明明,他就是那个劫匪!
  
      现在竟然装的大义凛然。
  
      “凌肃啊,实在是抱歉!不过,依我对现场的查勘,对方身手和你不相上下!你小心点!”刘自建还在那头嗦嗦,凌肃早已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过来继续他的开田大业。
  
      “你说那个人会是什么人呢?”
  
      “小王八羔子,要是让我逮着了,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凌肃动作一滞。
  
      夏槐花抿着嘴,半丝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行了,你先忙吧,人得赶紧找到,女学员毕竟不能跟男学员一样!”刘自建嗦完,挂了电话。
  
      “有你这么缺德的吗?”夏槐花对着胸前的脑袋拍了一巴掌。
  
      板寸头,扎的她手心痒痒。
  
      “凌肃!你干啥呢!”夏槐花简直要疯了,她实在是受不住了。
  
      可是身上的人跟疯了似的,精神好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出了军校,她多想躺在自己的床上美美的睡一觉。
  
      但是,凌肃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夏槐花听到,这回的来电铃声和上次不同。
  
      凌肃的反应也不一样。
  
      只见他翻身从床上起来,还把夏槐花拽了起来。
  
      “过来一趟。”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接下来又说了什么夏槐花已经听不见了。
  
      “好。”凌肃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已经在穿衣服。
  
      “起来,我送你回军校!”
  
      夏槐花被凌肃拎起来,不满,愤怒,“为啥?”她还想好好睡一觉呢!
  
      “我有任务,最近可能不在阳城,你自己老实点,不要老犯错!”
  
      不得不佩服凌肃的穿衣速度,跟消防员有的一比。
  
      夏槐花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紧张,忙不迭的穿着衣服。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凌肃沉吟了一会儿,“舂明发生了地震。”
  
      “地震为啥要你去?”
  
      “有暴徒!”凌肃简单的回应,转身帮夏槐花穿衣服。
  
      小小的胸罩在他蜜色肌肤的手上格外显眼,细心的在她背后勾着搭扣。
  
      “自己不要随意出军校,有什么事找周浩!”
  
      虽然那小子爱犯浑,但是在关键时刻,从未掉过链子。
  
      也是被凌肃列位值得信任的名单之中。
  
      二人打闹归打闹,认真起来,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噢,你要去多久?”刚在一起,就分开,夏槐花满心满眼的不舍。
  
      这两天,也让她明白,凌肃是军人,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凌肃。
  
      更何况,他在军区有着数一数二的地位,也就意味着,无论发生了什么,越是危险地方,越需要他去冲锋陷阵。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夏槐花的额头,“回来就去看你!”
  
      每一次出任务,他从来不敢跟他的战友,他的父母保证什么时候能回来。
  
      或许,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清楚的明白,没有希望,就不会怀抱希望。
  
      驱车将夏槐花送到军校,给刘自建打了一个电话,刘自建亲自到门口来接夏槐花。
  
      “没出事吧?”刘自建问车上的凌肃,见凌肃摇头,他这颗心才算落回原位。
  
      “你啊!回去再说!这次多亏了凌肃!”刘自建向凌肃摆手。
  
      毕竟人,人是凌肃救回来的。
  
      深深的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小女人,凌肃驱车而去。
  
      “怎么回事,说吧!”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刘自建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夏槐花。
  
      怎么回事?
  
      “您要听什么版本?”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凌肃走了,把这个烂摊子丢给她,这让她怎么说?
  
      这个慌该怎么撒?
  
      “少废话,捡紧要的说!”刘自建点燃一根烟。
  
      紧要的?
  
      夏槐花欲哭无泪,紧要的就是她和凌肃睡了,这能说吗?
  
      不说,会不会被关起来盘查?
  
      门口偷看的凌馨怡比夏槐花还急,不停的给她使眼色。
  
      扫了一眼凌馨怡,看着她夸张的演技,夏槐花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刘自建吓得手中的烟头落在了地上,还没等他站起来,凌馨怡率先走了进来。
  
      她将夏槐花扶在怀里,“教官,没事的,她一直有这个毛病,低血糖,不禁吓!”
  
      说着,扶着夏槐花回了宿舍。
  
      刘自建挠了挠头,低血糖不能吓?
  
      “………”
  
      “说吧,怎么回事?”坐在夏槐花床边,凌馨怡满脸坏笑。
  
      “你也要审我?”夏槐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这还用审?你瞅瞅你的脖子,都被我哥啃成啥样了?”凌馨怡歪歪嘴,“啧啧啧,真禽兽啊!”
  
      夏槐花这才想起来,那货一直低头在他脖子上啃着来着!
  
      双手捂着脖子,还好刚才在办公室低着脑袋,没被刘自建看到。
  
      “还捂什么捂啊!还说你和我哥不是偷情!你瞅瞅你,瞅瞅,脖子都成糖葫芦了!”
  
      “靠!要你管!”夏槐花恼羞成怒,拉过被子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
  
      “切~你以为我想管你们?看我哥平时人模狗样的,好好的姑娘都给人糟蹋成什么样了!”凌馨怡酸溜溜的抱怨,“平时挺疼你的,上了床,还不是往死了折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