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九身穿一袭紫色及膝睡裙,及腰的长发随意的散落在玉背、肩前。如玉的纤手正把玩着手中如玛瑙般的红酒,摘掉美瞳的双眸看着脚底下的车水马龙,夜光闪烁!就像那高高在上不容世人所亵渎的女王正睥睨芸芸众生。
  “好美的星空呢!美到……都忘了有多久……没有抬头看过星空了……”林小九勾唇苦涩一笑,抬起那无比妩媚有略带伤感的紫眸看向繁星点点的夜幕!看向那曾经……给过她自信……给过她坚强……给过她毅力的繁星夜幕。瞬间感慨万千!浮现迷茫……
  翌日
  “头儿,这是江桥的资料,这是他们老大的资料!”
  “嗯,放那吧!还有,帮我约他们老大在兮薇阁下午三点五十分见面,过时不候。要是没有什么事就去工作吧!”林小九优雅的喝了点牛奶,敷衍的看了眼资料就把路人甲给打发了。
  末了说句顺便把门关上。就拿起手机玩游戏刷级去惹!
  对于这种行为,用林小九本人的话来说就是:凭姐的聪明才智,需要去研究这资料吗?当然不用!这种东西只需要看一眼就OK了!于其去研究这鬼东西还不如去打怪刷机嘞!对波!!!
  ……
  林小九看见旁边的小伍紧张的直冒手汗,不由的勾起一抹恶劣的邪笑,身子半倚在车窗,如玉般的纤指把墨镜向红唇的方向移去!
  红唇一张一合,一贯的语出惊人“小伍,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又没叫你去色诱出卖色相!我只不过是带你去跟对方谈些事情而已!当然啦,你要是想色诱的话我也不会反对的!嗯!”
  小伍眨着懵懵然的大眼睛:哇撒嘞!我什么时候要去出卖色相了!窝肿魔噗稚稻!说好的高冷长官嘞,说好的军人的正直嘞!
  信不信我掀桌啊呸,是翻车哦!
  正在考虑等下去谈判采取什么态度的林小九并不知道小伍此时此地如此活跃的心理。
  要是知道了,林小九只会发挥补刀的专业精神,捅上锋利的一刀:正直军人!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别逗了。我要是正直,你现在能笑的那么开森,我能把你拐上贼船自己去偷懒么!
  在说了,我什么时候高冷过了,就算高冷我也没撑过仨天吧!这高冷的是小钥儿。消息不灵通,得练!
  ……
  “高先生,这话言之过早了吧!虽说这局面不至于崩塌,但这内地里……呵,到底怎么样。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这样拖着,无非是想争取更大的利益,或者本就无意与我合作!”
  女子邪魅的看向对面的儒雅男士,芊芊玉手拿起桌面上刚切泡好的白茶,低头微眠了一口。
  “茶倒是好茶!不知高先生考虑的怎样了!”
  男士勾唇一笑,尽显儒雅。背脊向椅背躺去,一双修长的腿展现无意。“林小姐都这样说了,我还能逞强什么呢?对吧!我总不能等到林小姐恼了才后悔!”
  女子冷冷的讽刺一笑,把玩着只剩一点茶水的精致茶杯。白茶在不断的摇晃下发出幽幽的茶香,若是把女子那淡淡的讽刺忽视。从远处去看来,则是一副绝美的仙画。
  温润如雅的男子,就如落入的红尘世间翩翩公子。干净而美好!
  神秘女子就如一个祸国妖姬,妖艳而神秘,让人忍不住的想那隐藏在墨镜下的双眸该是多妩媚动人。
  “既然这样,那劳烦高先生签一下这份合约,这份合约将会一法律的形式生效,只要任意一方违反……都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从空气人身份解脱出来的小伍拿着一份合同,从女子的身后从容的迈过去,把合约拿给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