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血舞风花 > 楔子

  殷秋磊是中州客栈中,唯一一个打杂的小斯。
  中州客栈并不是中州地带最大的客栈,甚至算不上是第一流的客栈,只因为客栈恰好处于中州的中心位置,才叫做“中州客栈”。
  这客栈虽不宽敞,装饰的却也亮堂,兼之处于繁华地段,客栈生意倒也不算冷清。
  客栈的孙掌柜是出了名的吝啬鬼,对手下杂工的工钱,总是极尽能是的克扣,因此客栈很少能够留住长工。这也就是孙掌柜为什么会留下这个“没用的小磊”的原因。
  孙掌柜之所以称殷秋磊为“没用的小磊”,是因为他刚来这里的时候,几乎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再简单的事情,到了他手里,也会变得一团糟。但由于孙掌柜“扒人皮”的恶名在外,没有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敢到他这里上工。
  好在这“没用的小磊”做事情虽然笨手笨脚,但为人老实,做事情十分的卖力,更重要的事,这小子缺心眼,对工钱高低,几乎没什么要求,只要能包食宿,每个月再有个十几二十几文钱可以孝敬瞎眼的老娘,就已经足够了——对活剥人皮的孙掌柜来说,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孙掌柜捏着鼻子,留下了“没用的小磊”。好在这小子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挨了自己好几通臭骂,榆木脑袋总算稍微开撬,勉勉强强,能够将客人伺候的好了,至少,不会再像刚来那样,打翻盘子,甚或将炒好的菜到在客人身上!
  因为客栈人手少,殷秋磊几乎承担了店里所有的伙计,包括跑堂小二的伙计!每天早晨,他要早早的爬起来,打开店面,将店铺里里外外扫洒干净。晚上打烊之后,还要将一张张酒碗菜碟,洗得干干净净,再上好门板,才能回去歇着。而忙完这一切,起码要到了两更天了!
  他家住在中州城外的一处名唤“连渊村”的小村子里,母亲蓝氏,身体孱弱。殷秋磊每日在客栈打工,要每隔五六日才能回家一趟。
  他们母子俩是三年前来到这儿的。未满弱冠的少年,身体孱弱妇人,引起了村民们的同情,便搭了这间小茅屋,供他们母子俩安居。蓝氏心灵手巧,一双巧手,能绣各种织绣,深得左邻右舍的夸赞,常常将绣好的绣品,卖给大户人家,赚点贴补家用的小钱。后来,又经人介绍,殷秋磊有了中州客栈的活计,流离失所的母子俩,总算有了栖身之地。
  可谁都不知道,这对平凡的母子俩,其实有着极不平凡的来历!
  殷秋磊是江湖奇侠殷天盛的唯一儿子,而殷天盛却是属于整个江湖的传奇!二十年前,魔教肆虐,殷天盛却以一己之力,挽救了倾亡既倒的武林正道,他让传承了千年的江湖侠义道,重新绽放出绮丽光彩!他曾经一个人,闯进魔教天元宗总坛,天元宗十大长老,有八人死在他手,天元宗宗主薛慕白被他重创而不知所踪。
  他是整个江湖的神话,江湖武林,每一件大事的背后,都离不开他赫赫的影响力。
  但这神话,却在三年前突然陨落。
  殷天盛——武林正道的精神支柱,突然死亡!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死因,每一位江湖智者,倾尽心思,却也无法查到半分线索。
  殷秋磊却在心中发誓,一定要父亲报仇!这三年来,他和母亲忍辱负重,甚至不惜栖身于客栈做打杂的,无非为了暗中调查父亲遇害真相,同时练好父亲留下来的“惊风剑”秘籍,练好武功,随时为父亲报仇!
  这三年来,每次夜深人静之时,殷秋磊都会寻一个人迹罕至之时,拿出父亲遗下的剑谱,苦练剑法。但,遗憾的是,父亲于武学的惊人天赋,他却未能继承半分,三年来,他的“惊风剑”竟是没有半分的精进!
  殷秋磊为此十分的痛恨自己,一次次对自己发脾气,却仍是于事无补。
  这一日,又到了回家探亲的时候。这一晚,殷秋磊将店中的活计匆匆处理好,便披星戴月,连赶三十多里的夜路,他知道,此刻母亲一定伴着孤灯,备好了野菜,盼着和自己团聚。
  果不其然,他推门而入,只见母亲一身素衣布钗,坐在桌边,一手执针,正在绣着绣品。桌上油灯,映的母亲脸色枯槁——借着这昏暗灯光,少年发现,母亲年轻时白皙细腻的瓜子脸,皱纹比上一次多了很多!不禁心头一酸,唤了一句:“妈!”
  蓝氏听到儿子声音,心中一喜,身子一颤:“磊儿回来了!”连忙放下针线丝绣,揭开布盖,桌上摆放着粯子粥还有几道小菜,喜滋滋的说道:“知道你今天回来,妈早就备好了饭菜!客栈的伙食不是很好吧?那就来吃点妈做的!”
  殷秋磊眼中几乎沁出泪来,一把跪在母亲面前,带着激动的声音说道:“妈,孩儿终于练成‘惊风剑’了!”
  “哦?”闻言,蓝氏心情也十分激动,手不住的在发颤!殷秋磊咬牙切齿的说道:“妈,你放心,早晚有一天,我要找到杀害爹爹的凶手!我会用爹爹留给我的‘惊风剑’,亲手杀了那个禽兽!妈,你放心,你我母子这些年所受的苦,不会白受!”
  “嗯,嗯”,蓝氏有些热泪盈眶,显然她对自己的儿子,抱有绝对的信心:“妈相信你……”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