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雪玲染 >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


  “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武昭仪啊。”烟贵妃微微点头,眼神闪过一丝轻蔑,原来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名妓的女儿啊,言罢便扭着细腰走上了凉亭,拂过的香气带着奢侈的味道。
  武昀柃(苏清然的魂魄化为的人类)垂眸福身道“参见姐姐。”
  “啧啧,别,昭仪你可是京城第一美人,我貌似担当不起这声姐姐吧?”烟贵妃犀利的一声刺醒了武昀柃,武昀柃强撑起一番笑意,眼底划过一丝辛酸薄唇轻启“不敢,与姐姐比起来.....”
  “噗,我家贵妃说了,担当不起你这声姐姐,昭仪请离开吧,这花园原本就是陛下为娘娘建造的,您如今看完了也请离开,毕竟,那穷酸气,我怕玷污了我家主子的满院子的名花”侍女傲慢的仰起头,武昀柃何尝不知,这侍女明显是受了主子的点拨才如此嚣张跋扈,烟柳,不过仗着自己受到的宠爱罢了。
  烟贵妃后的嫔妃们无一不嘲讽武昀柃,武昀柃咬了咬牙福了身立马离开,她的贝齿咬的饱满的红唇发白,眼眶里的泪珠想要往下掉。
  “老天,我武昀柃倒是要问问你,究竟我做错了什么,你这般对待我,中意之人肆意践踏我的心,昔日好姐妹反目成仇......”武昀柃尖叫着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晴朗的天气,一霎时,觉得甚是嘲讽。
  翠喜黑了黑脸,愤愤不平的道“主子......皇上他......把您辛辛苦苦做的汤倒了。”
  “呵呵......哈哈哈哈......”武昀柃嘲讽的看着自已因为做那碗汤的手变得难看至极,有的地方被烧伤,有的地方蜕皮,她再也忍不住,委屈的抱着翠喜哭了起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好想离开这世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近日边庭告急,外番小国屡犯我边境,为扬我大国国威,教化番邦刁蛮,宣朕之仁义,兹任命武昀柃为副将,赐封号巾帼副将,统兵十万,讨伐凶逆,务使边疆小民知我大国威武,臣服于我。卿所到之处,如朕亲临。望卿勉励,不负朕托,钦此。”
  细雨绵绵,武昀柃面无表情的接下了这道圣旨,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荒谬至极。
  一个昭仪,竟然要去带兵打仗,武昀柃怕是第一个。
  “翠喜。”
  坐在铜镜前的她容颜惊人,却满目哀色。她悦耳的声音低低轻唤着翠喜。
  “奴婢在。”
  “出了这宫门,我怕是再也难以回宫,你寻个机会出宫去,找个好人嫁了吧。”
  明艳的阳光射在她温和的肩膀上,她回眸一笑“来世,我还要做你的姐妹。”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有武昀柃领兵打仗,后生可畏啊,”怃然邪魅的笑了笑,戏谑道“宝贝女儿,不如去看看我的将士们长的多么俊俏?”
  “爹爹,虽然我是副将,可我仍是贵妃。”武昀柃扬起了下巴,面无表情的牵着马。
  “啧,俗话说京城三大美男,你当真一个都没有动心?”
  “哪三个?”苏清然眼皮抬都不抬,闷声接了一句。
  “咳咳,听好了,美男子之一的纳兰博,呐,就是皇帝陛下,人称玉面罗刹,没有一人敢与他谈情爱之事,跟个冰山一样,我的妈,美男子之二的鹤蕴就是我们最最英明的中书令啦,我的妈,那颜值,那出于淤泥而不染,那清心寡欢的性子,我都以为他断袖呢,美男子之三就是我们最最最俊美的和尚念恩啦,你都不知道念恩多俊俏,害了不少女香客得相思之病……”怃然顿了顿,看向武昀柃。
  “不过是三个男人,有什么好的。”
  “切,我的昀昀伤碎了我的心呐,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爹爹敬慕的对象呢……好了,言归正传,陛下让我们收复失地——安城。”怃然霎时严肃,武昀柃侧脸一下,问道“如今周朝这般无能?连那魏朝都不成灭了?”说完便嗤笑,怃然不在意的说“乖宝贝,对我可以诋毁大周,但……”
  “不过还是有个无能的皇帝而已。”
  “阿爹,我已经忘了他了,我武昀柃,不杀死侵犯我大周士兵决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