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沧海月明凤凰矶 > 第四十章 英雄不配剑,天地任我行

第四十章 英雄不配剑,天地任我行


  那剑芒璀璨,那蓝莲佛火圣洁。只是瞬息间,一天光色顷刻消弥。
  那身影踏空而立,玉树临风。身上隐隐闪着明黄色的光辉。
  这以拂尘作剑的一招,起落间便惊诧了一众密宗高人。
  剑气寄予游丝,却出如霹雳,且不论修行,只说这剑招,已经是何等境界!
  “诗剑仙?!”碧湘茹眼中满是惊讶,却有隐隐喜色。这个她也早就熟识的道家高人,虽然未曾有过任何交集,但此刻,却有着故人的亲切。
  碧湘茹那一声诗剑仙,将重华的心绪变成滚滚沧海。
  诗剑仙李白!那是他久藏心中多年的偶像。天河倾泻的剑,潇洒五岳的诗,还有那饮如沧海的酒。这一人,便丰富了他所有的年少。
  久闻其名,神交多年。此刻一见,重华多想上前说上一言。可惜,那是如仰青天的存在。哪怕是面对中阳子,白云子,甚至于东方朔,他都从无这种感觉。
  斯人临风,一指便剑气如虹,其中潇洒,最能妙绝人间。
  诗剑仙李太白!唯有西极青天上的太白金星,才能称得起不落长庚!一招方出,便知剑如其人。
  此刻,诗剑仙李白御风临空,满身明黄夺目。那是以丹气摧动法诀,护彻全身的庚金剑气。不同于必须有心识才能辨别的丹气颜色,这种催发而出的剑气,凡人尽可见。
  青衿残照,夕阳将一身剑气的李白,渲染的更多了几分英气。
  但,有人不这么看。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公然染指我密宗教务!今日之中土,竟敢欺我吐蕃如是?!”央吉大怒着呵斥,足下便生出两朵妙绝的蓝莲花,随之腾空而起。那眉目间,全是森然的战意。
  来者不是小辈,便是在中土,也绝对是上乘的高手。央吉大喇嘛,有着被侵犯的战意。小辈可恕,大人难欺。
  “哈哈,大师慢来!某是西蜀之游客,五岳之幽人也。我非有心插手,只是秉持我道,向大师恭讨一个人情。”李白青衿迎风猎猎作响,言语间却是逗趣的意味。手中的烟火拂尘一甩,那遍体明黄色的剑气,倏忽而收。便似毫无防备的,御风迎向央吉大喇嘛。
  那惊闻天下的诗剑仙,却无一剑傍身,只腰间一个酒囊,款款摇晃。
  英雄不配剑,天地任我行。
  看那来人收了遍体剑气,央吉大师定在空中,眉头稍稍有了些缓解,但怒意依旧明显。
  “我观阁下剑招,大唐有一人当是。创出《天星剑诀》的李白,可是阁下。”
  “剑道末技,竟得大师这等西域高僧垂知,李白幸甚。若非两道不同,当与大师浮一大白。哈哈。”李白一声大笑,了不为意,却是随口认下了身份。
  《天星剑诀》三十六式,一式十招,三百六十招演尽周天星斗之妙。自李白于还丹四转创造出最后一招,北斗摇天,这部剑诀,便惊艳了大唐仙道。有道家高人曾言,以此剑招,便是以还丹四转施为,也是天丹境界中的顶级存在。
  修为以丹气轮,但格斗施法,神通法诀和法器,却是更关键一些。便是境界高深,没有精妙的法诀,和名世法器,也是有力无处使,绝对落于下风。但大道不杀,剑道凌厉,高人多是弃之不用。
  “阁下也是中土有名的高人,如何肆意插手密宗教务,恐伤佛道向来之义。”对方肯定了身份,央吉似乎客气了起来,但话语中仍是诘问的口气。
  “大师误会了,李白绝非插手密宗教务。只是途经此处,被这一人一兽的情分所感动,才贸然出手挡下杀招,阻大师一时佛威。我也知大师这般神通,必是两大护教大喇嘛其一。大师秉持佛心多年,一时之怒绝非本意。”李白随手将烟火拂尘掷下火红拂身旁,一副坦然之色。
  “我佛慈悲,岂是密宗嗜杀。这妖女出手狠辣,又偷得药王山镇宗神兽,非是苦苦相逼,我何以至此。”央吉大喇嘛愤愤而言,毫无顾忌的家丑外扬。
  “大师之意,李白明白。还请大师深持慈悲,留此人兽性命,带回宗门如何。”李白气息内敛,面色从容。似玉树临风的书生般,潇洒文气。那剑眉星目,却似带着天生的剑芒,便是流转之间,也是熠熠生辉。
  “哼!看来贫僧未曾误会,阁下是执意要插手我教事务。如此,那便手下问答吧。”说完,央吉一声梵唱,金刚经轮吟吟有声的飞来手中。
  本是手到擒来的一件小事,却几番落了颜面,央吉大喇嘛有着无法忍受的愤怒。
  李白如同没有感受到一丝央吉的怒意,随手扬起酒囊,痛饮了一口。
  ”看来与莫青红的赌约,某是要输了。也罢,美酒有的是,人死不再生。我就再拦一桩好事吧。“李白似乎自顾自的言语,话里话外,却是管定了的意思。
  酒才入喉,遍体明黄的庚金剑气便腾然而生。
  斯人无剑,斯心有剑。
  人无我心不见剑,我有剑心不杀人。
  “好,那就......”央吉大师张口欲言。
  “北斗摇天!”
  剑气弥天盖地,似周天星辰陨落。天河倾泻,苍穹如漏。
  李白泥丸中斗然射出北斗七星的光华,斗柄一转,剑气横生,如电般横向天空。两手剑指而出,三百六十五道剑气如从周天垂下,四天尽是”嘶嘶“作响的剑气破空声。
  逃无可逃,周天之位,无一丝缝隙。避无可避,漫天剑气如电光般垂下,似无边剑气作成的牢笼。
  丹气催动剑诀,便成庚金剑气。似乎无形,光华却犹如金属的实质。
  凌厉的杀气压得足下的一众人,心头寒凉,不自觉都祭出防御法诀。就是中心外的碧湘茹和重华,都立刻感到摄人心魄的弥天气息。
  世间,竟有此等人物。世间,还有如此剑招。
  剑气太快,出手毫无征兆,且一出便是绝顶之招;剑气太烈,漫天都是,寒彻心头的剑芒。
  一个信手拈来,一个话没有说完,顷刻便见了分晓。
  剑芒散尽,留下一地瞠目结舌的众人。唯独不见,那连天雪,火红拂,还有那剑气横天的诗剑仙。
  一众大昭寺高手和药王山等人,衣衫褴褛,无尽狼狈,却丝毫未曾伤及皮肉。其势如倾天而下,却分寸精准如此,这究竟是何等的境界。
  那悟雪从痴呆中回过神,立刻惊呼一声,俏脸微红,慌忙掩饰起了什么。
  ”李白!我密宗今日之辱,必有后报!“央吉大喇嘛那黄色的鸡冠帽上,飘然落下几缕线头,被他的怒气吹飞而落。
  那明黄色的影子,已然遥遥消失于天际,快的如同剑气。
  若论飞行之速,除了遁空法门,还有谁,比得上李太白的剑遁。
  重华看着那倏忽天际的身形,心神激荡,竟然连身体都在颤抖。
  匆匆一逢,便从此不负年少。
  惊艳的人,留下惊艳的一剑!随之,消失于那惊艳了西极的晚霞中。人间西极,从此多了桩美谈。
  英雄不配剑,
  天地任我行。
  一气成星斗,
  万里无人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