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紫眸血瞳之女扮男装 > 楔子

  黑夜降临,天空中挂着一轮血月,繁荣昌盛的A市被诡异血光笼罩着。刺骨的寒风呼啸,“沙.沙...”的刮过空荡的街道上的树叶,安静的可怕。突然,从一处废弃的工厂中传来了阵阵惨叫声。一眼望去,一片血红。残肢、断头成堆,每个尸体无一处完好。空气中弥漫着浓到实质的血气,如炼狱一般,使人不寒而栗。在工厂中央处,回荡着急促的呼吸声。有几个黑衣人紧靠在一起,额头的冷汗与伤口处混合的血水流入衣襟。眼神不断瞟向四周,面如死灰,拿着枪的手不住的颤抖,昭示着他们刚才激烈的打斗。“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一被黑衣人护着的中年男子气急败坏的吼道,那尖锐的声音回荡在工厂中,让人感到刺耳。男子长得贼眉鼠眼,从额头到下颚有一道狰狞的刀疤,身上挂着宽松的名牌西装,也是十分滑稽。听四周没有答复声,顿时急的涨红了双颊,鼠眼中充满了惊恐。带着一丝哭腔大喊道:“求求你,别杀我,我给你很多很多的钱”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算计:“这样你当我的手下,我龙三的名号谁没听过,龙帮除了我,你说了算,我给你权利...。”“聒噪”雌雄莫辩的声音响起,如极地寒冰,感到一瞬间全身的血液都被冻住。在黑暗的角落里,一人身着黑色长袍裹住全身,只露出双眼和附近白皙的皮肤,紫罗兰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杀意。黑色长袍里弄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臂,手腕轻轻一翻拿出了匕首,闪着寒光。龙三只觉眼前闪过一个黑影,身边的人接连倒下。摸向自己的颈子,感到微微的湿润。下体流出了黄色的液体,接着咚一声,到在了地上。不甘地盯着黑暗中那双无情的紫眸。暗中的人走了出来,脱掉黑袍。露出修长的身形,精致到完美的五官,雌雄莫辩,一头紫发飞扬。迎着血光,邪魅而神圣,如同暗夜的精灵。赫连幽拿出耳机道:“杀手之王-幽少完成任务。”杀手界的传奇-幽少,只要他出手,从未失败过。没人知道这样,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竟是一名女子。赫连幽轻身跃上废墟,望着虚空,目光空洞。听着在空荡的工厂中回荡的滴滴声,心中了然,却不为所动。唇角微勾,情一字为何物,我一生无牵无挂,不畏生死。从死人堆中爬出,只为生存。我死了,又有谁会在乎,早已无谓死亡。愿来世有牵挂之人,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地。幽少淡然的拿下腰间刻着彼岸花纹的血箫,放在唇边,十只芊芊玉指轻轻舞动,传出了古老而悠远的曲调,回荡在天际。美中不足的是少了一丝人气。轰一声,一朵巨大的蘑菇烟云升起。在一间华丽的包厢中,一名黑袍男子拿着望远镜疯狂大笑道:“哈哈哈,以后我就是杀手之王了,谁再敢叫我千年老二。”此时,一道红光直冲苍穹,撕开宇宙裂缝。一个白发老人扶着长须,凝视着苍穹中最闪耀的两颗星,一红一紫。意味深长道:“杀戮,帝王之星皆出,各族即将大乱,”老人灌了一口玉葫芦中的酒,摇摆着走下了山,道:“好酒,老夫该下山看看呐,年轻人的世界。在宇宙的一处星辰上,躺着一紫发的绝色少女,周身散发着霸道的红光,摧毁着靠近少女的陨石。巨大的陨石瞬间化为了灰烬,飘向宇宙深处。红光衬的少女精致的五官更加妖孽,如坠落的精灵,妖魅嗜血。静静的沉睡,等待着苏醒,将天地扰乱。少女身上红光渐退,狭长的双眼睁开,妖异的紫瞳摄人心魄。少女快速起身,低头看着自己几乎透明的双手,微皱眉头。陷入沉思中:我这是死了吗?记得在我杀了龙三后……炸弹...爆炸。记忆到这就没了。不,好像还有。在爆炸的一瞬间,看见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红衣男子,红发随风飞扬,举手投足的王者风范,狂傲不羁。满天飞舞的灰尘和碎石迷了我的眼,看不清他的脸,模糊的轮廓增添了一丝神秘。在爆炸中,他向我款步走来,将我横抱起来。靠着他坚实的胸膛,鼻中缭绕着一股独属他的清香。我抬起头,刚想从怀里掏出匕首,割向他的咽喉。却看见了让我无法忘记的双瞳。血色的瞳深邃而无情。隐藏着深处的孤寂。那是独属王者的孤寂。与我相似的那双异瞳,然后我就陷入了沉睡。回忆完毕。赫连幽扶着额头,长叹了一口气。满脑子的疑问,我这是到了哪里?但多年的冷血杀手职业,让赫连幽迅速冷静下来,环顾四周的环境。望着满天星辰,赫连幽忽然感到自己是多么渺小,在那个蔚蓝的星球中,我拥有无上的权利,地位,被冠以杀手之王的名号。而在这浩瀚神秘的宇宙中,我竟寸步难行。在赫连幽懊恼时,突然腰间传了一阵灼热感,赫连幽连忙将视线移到腰间。赫连幽看着自己腰间别着的血色玉萧,深邃的紫眸中掀起了一丝波澜。她轻轻的将血萧放在手上,怜惜的**着血萧上刻着的彼岸花纹。轻声道:“老伙计,你还在啊!”因异眸异发被遗弃的我进入了组织,为了存活,我抗下了那些残酷的训练,成为了冷血的杀手。记得我六岁那年,第一次出任务。我手拿匕首,身旁躺着一具尸体。面无表情的,浑身沾满了鲜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紫眸中闪烁着疯狂和杀戮,在即将成为杀戮的机器时。我看到了一支血萧,强烈的熟悉感,脑海中回荡着一首曲子。不由拿起血萧吹出脑海深处的曲子,那古老而悠远曲调深入骨髓。在我身处黑暗中,那唯一的光明。血萧发出柔和的红光,仿佛回应着,随着赫连幽一起回忆。骤然,在赫连幽周围的空间出现了裂缝,血萧产生剧烈的红光。赫连幽只觉一阵眩晕,消失在那星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