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卫城记 > 第9章 罪与罚 二

第9章 罪与罚 二


  第9章罪与罚(二)
  许武才也不甘落后,补充道:“是的,不光有王宫,还有果园、花园、池塘,漂亮极了。”
  邵刚强睥睨了两人一眼:“是我先发现的。”
  “不,是我。”
  “是我,是我。”
  “争什么争?谁先发现的都一样。”他横眉立目来到邵刚强面前,“你来说。”
  他因受宠若惊而显得有点紧张,把发现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末了还加上一句:“可惜我们都没有进去,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快说。”
  “因为我们虚弱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们中毒了,开始还以为是过于劳累,后来才知道是那些香气造成的。”潘纪昆脸色苍白,说起话来也显得有气无力。
  “所以、所以我们就回来了,这也是迫不得已,还请老板恕罪。”许武才避开他的眼锋,嗫嗫嚅嚅地道。
  “很好,很好。”一阵快乐的颤栗从上而下传遍全身,“这事还需要进一步落实,如果真的是王宫,你们就立了大功,每人奖励黄金一百两。”
  三人大喜过望。秦明浩插嘴道:“听说那香毒十分了得,中毒后如不及时救治,便会有生命危险,不知老板有何法子治它。”
  “香毒虽然厉害,但对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说罢放声大笑,“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他还是不甚放心,问道:“老板有何妙招,愿闻其详。”
  “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传我命令,立即出发。”
  “现在天色已晚,再加上许多人还没回来,仓促行事,利少弊多,还望慎之慎之。”
  “不,夜长梦多,万一给龙振他们抢了先就糟了。”
  潘纪昆说话微喘:“不会的,那个地方非常隐蔽,他们根本发现不了,就算发现了,也过不了中毒这一关。”
  “好,就这么定了。”他喜形于色,向秦明浩发话道,“你去通知厨房,今晚弄几个菜,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接着又把沙巴拉叫来,要他负责向所有的中毒人员发放黑家祖辈传下来的特效解毒散。那药效力果然非同一般,一个小时之后,全部恢复了健康,与正常人无异。
  第二天凌晨四点,黑面神在大厅召开的简短会议上,宣布了立即占领王宫的决定,并亲自点出了参加的人选,计有秦明浩、潘纪昆、许武才、邵刚强、猩猩脸、猪嘴巴、王昌北、石代发等八员大将,另外还有沙巴拉和他的四条大汉,以及十来个贴身喽啰。而施小西手下的黑乌鸦再加上秦琪、梅丽莎、爱花、布隆梅等人则负责在家镇守。
  四点三十分,出发的队伍在大院集合完毕,每人服食了一粒特制的药丸,顿时议论纷纷。
  “这玩艺哪来的?管用吗?”
  “我看够呛,万一不行呢?”
  “听说那香毒三分钟深入骨髓,五分钟后整个人化为一摊血水。”
  站在大厅门口的黑面神鼻子都气歪了,厉声大叫:“放肆。”
  人们霎时闭嘴。秦明浩跑过去低声说了几句,他立即改变了态度,来到人们面前,说道:“药丸虽小,可是咱们黑家几代人心血的结晶,已经传承了一两千年,专门化解气毒、香毒、雾毒、烟毒等一百多种毒物,只要服下一粒,就能出入王宫,轻松自如,畅通无阻。”
  局面随即扭转,人们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秦琪悄悄地来到邵刚强身边,柔声嘱咐道:“小心点,凡事不要太逞能,我等你回来。”
  他心里甜得跟蜜一样,轻轻地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说道:“放心,我会注意的。”
  站在旁边的施小西看得妒火翻腾。
  送走了邵刚强,秦琪来到了大厅,几个留守的姑娘正聚在一起闲聊,施小西坐在黑面神的太师椅上,梅丽莎、布隆梅双双坐在左边。爱花单独一人坐在右侧,见秦琪进来,便招呼她过去。
  施小西瞟了秦琪一眼,语带讽刺地问道:“你的小情郎走了?”
  她没有答腔。爱花在旁边耳语道:“别理她。”
  施小西自讨了没趣,便跟梅丽莎吹嘘她在功夫班的“风光往事”:“想当初,他们一个个都被我弄得神魂颠倒,其中也包括龙振。”
  “可我听说他们很快就识破了你的阴谋,有一次还几乎被龙振和程茵茵当场抓住,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梅丽莎微笑着问道。
  “当然是假的啦,想我施小西冰雪聪明,三个程茵茵都不是我的对手。”
  “可是有一句话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个郑必达就让你露出了狐狸尾巴,不可能也是假的吧?”
  “你、你怎么知道?”她惊得两眼发直。
  “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她再次露出微笑,“我是你的伯乐,懂吗?”
  “不懂。”
  “我就是在糍粑店外面摆摊的陈老太和周老太,见你乖巧能干,便向老板推荐了你,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卖糍粑呢。”
  “这么说来,你就是我的老前辈了。”说罢起身来到她面前鞠了一躬,“感谢老前辈知遇之恩。”
  “别、别,还是叫我梅姐比较合适,好好干吧,日后的前途无可限量。”
  这里两人在打得火热,那边,爱花和秦琪也相谈甚欢,布隆梅一人孤单单的坐了一会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悄悄地起了身,前往武校师生居住的屋子找丁鹏飞去了。
  几个月前,她迫于当时的情势,稀里糊涂地跟随许武才投奔了黑面神。许武才很快便得到了重用,而她却被分到了施小西的黑乌鸦队,心里非常的不痛快,每次跟许武才说起,他一边劝她不要着急,一边又与施小西打得火热。时间长了,她也渐渐察觉到了对方的冷淡和敷衍,对以前的错误选择悔恨交加。
  就在心灰意冷之时,丁鹏飞的出现,让她重新点燃了生活下去的信心,然而由于看守严密,他们无法单独接触,更不用说互诉衷肠了。
  丁鹏飞居住的房间已经撤掉了岗哨,他一个人呆在屋子里。为了收买人心,黑面神给他配置了一个狭小的单间。此时,他正好抬起头来,在两人目光接触的一刹那,她再也控制不住,叫了声“老丁”,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放开,放开。”他低声喝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接着又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也来了?”
  她哭哭啼啼地诉说了那天发生的变故:许武才在身份暴露之后,狗急跳墙,用武力把正在厨房做饭的她劫持到龙琴巷古宅,后来又在他们的胁迫下进入了地下城。
  “能够活下来就是最大的福气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咸不淡的话让她心里凉了半截,带着深深的不满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可是为你卖命的啊。”
  “你说我该怎么做。”他大声喊冤,“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呀。”
  “我不管,反正你得为我负责。”她把他抱得更紧了。
  “好,负责,负责。不过你得先放开,让人看了不好。”
  她顺从地松开了。后来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耳语般的呢喃。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雾蒙蒙的大地一片寂静。黑面神率领大大小小二三十名喽啰爪牙,浩浩荡荡地出了门,邵刚强、潘纪昆和许武才三位发现者在前面带路,秦明浩和沙巴拉不离左右,后面紧跟着四名黑脸大汉,大汉后面是猩猩脸和猪嘴巴一伙,王昌北、石代发以及十来个武校生走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