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异世界精灵物语 > 第二百零七章:前往世界尽头的讨伐 2

第二百零七章:前往世界尽头的讨伐 2


  第二百零七章
  夜晚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地上,外面的天气出奇的好。天上干干净净的,能看到挂满繁天的星辰。
  “啊呜~”娜莎从床上坐起来,宽松的睡裙从肩头滑落也懒得管。她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看了看旁边坐在桌子前面的奥月。
  他现在居然在桌子前坐着,面前还摆了好几本写的密密麻麻的书,穿着一身很简单的素衣坐在椅子上写写画画。
  “你还没睡啊。”娜莎打了个哈欠,提了提被子把自己包裹的更严实一点。
  “睡不着,就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奥月挥了挥手里的一个本子:“这是他们送我们的地图,总计是十二张,是由不同的冒险团绘制的。可以看出来相差不小,我在从里面总结一些更可信的信息。”
  “这种事情明天再做也不晚。”娜莎看了看他:“不再睡了吗?现在离早上还有些时间。”
  “待会吧。”奥月应付了一声:“我自己弄了点画地图用的材料,正在学习地图的绘制。我能用黑暗元素感知,所以精准度肯定会比这些人的要高,如果能平安无事的回来,我们所知的世界就会更大一点。”
  “那样的事情怎么都好。”娜莎再次躺下,看起来这次她醒的就不是很彻底,说不定只是吸血鬼在潜意识的情况下环顾四周:“多休息,你最近怎么了?工作的这么勤快。”
  “没什么,可能只是我从记忆的一开始就在忙,忽然闲下来有点不适应。”奥月捧着书走到床边坐下,在那是额头上轻吻一下。帮她掖好被子,然后空出一只手拉住了她没有放进被子里的手:“你放心,我不会乱跑的,好好睡吧。”
  “嗯……”娜莎感受着奥月手心传来的温度才安心了一点,这才又静静的睡去。
  总所周知,吸血鬼在漫长的进化旅途中有了在睡着后时不时的在潜意识的情况下环顾四周来确认自己安全的习惯。说白了这是因为它们都极度的缺乏安全感,因为即使在最和平的岁月里它们都可能会被人杀死在睡梦里。
  所以当它们睡着后无比确认自己是安全的时候,这种养成习惯的事情就会像是从未有过一样。
  奥月在看到娜莎坐起来后就明白她是因为害怕自己离开而审查一下他是不是还在,所以为了让她睡的安心的,后半夜看来他需要坐在床边看书了。
  风从窗户缝里吹了进来,吹灭了蜡烛。顿时房间里就只剩下月光和点点星光。
  奥月的旁边又多了一个人,严格来说,是他能看见自己的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它是个自称奥月的小孩子。
  “塔库里,看起来你这几天很开心啊。”那个小孩子坐在床边蹬着腿,并不看向奥月。它的目光一直都很空灵,从奥月第一次见到它到现在,它的眼睛都没有过神采。好像一直都缺了些什么。
  “嗯,这几天都没有看见你,我的确蛮开心的。”奥月轻声回复,小心的看了一眼娜莎,确定她没有被自己吵醒。
  “你觉得她怎么样了?”
  “谁?”
  “娜莎,你的未婚妻。”孩子也撇过头来看了看睡着的吸血鬼女孩:“你运气真的不错,居然能遇到这么好的女孩。”
  “或许上天眷顾我呢?”奥月随口说:“我一直都很遵循先祖的教诲。”
  “你?”孩子忽然捧腹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笑话:“别逗了,先祖可没有想过自己的族人会为了逃避责任而跑到世界的最北边,你们已经来到了世界的尽头,而就是为了逃避你该做的事情。”
  “我该去做什么呢?”少有的,奥月今晚不想跟这个家伙吵。他以前也经常这样,往往结局是在吵了一架后不欢而散。
  “嘿!你是在装傻吗?我给你说的次数还少吗?”那个孩子忽然就炸毛了,一把拉住了奥月的衣领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用几乎是咆哮的声音说:“你现在就应该回去!去回去找你的哥哥,去回去将那些胆敢伤害你的那些家伙的脑袋拧下来!”
  奥月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这是头一次他没有在这个时候打开他的手。
  “那么,为什么呢?”奥月叹了口气:“说真的,咱们能好好聊聊吗?娜莎还在睡觉,我不想让她因为我跟疯子一样的大喊大叫而再被吵醒。”
  “好好聊聊?呵呵?”那个孩子却只是一把推开了奥月,从床上跳了下来:“用不到了,我不想因为你的懦弱让我反胃。”
  “可是你需要我去做到你说的那些事,对吧?”奥月耸了耸肩:“你应该比我清楚,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你甚至连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都没法证明。你需要我这个懦弱之人的身体去做那些所谓的宏伟之事。”
  “可是我知道自己没法说服你。”孩子扭头吹了个口哨,奥月能看见他的眼角划过的红色血液,这家伙哭出来的居然是血,看着就像是一个走投无路的恶鬼,莫名其妙的让人觉得一种名为悲伤的情绪把这个不大的房间给塞的满满的:“你已经完全不记的奥日了,对吧?”
  “嗯。”
  “所以你一直都觉得心里空空的,对吧?”
  “嗯。”
  “可是我现在感觉不到你心里很空了,你心里住进了新的人。”孩子背对着他挥了挥手:“你有了可以替代奥日的人了,这蛮好的,至少这个世界上会因为他感到伤心的人又少了一个。”
  说着,他走出了这个房间。奥月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好像那脚步声是穿越时空而来的幽灵,从遥远的童年一直紧追着他。而现在那个幽灵累了,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或许找了个没人知道的角落里去独自怀念那些一去不复返的幸福日子?还是在依旧在想念那个孩子的哥哥?亦或是……亦或是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对着这个伤害了他的人怒吼?恨着自己没有能力去跨过整整一个世界去把他们送进地狱的油锅。
  奥日吗……奥月扶着自己的额头,他能想象出来奥日的样子。既然是双胞胎,那么应该和自己的样子差不多,只不过把瞳色一换,脑袋上的花纹的款式改一下。
  但是除了样子,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奥月努力的回忆过,但是仍然一无所知,什么印象都没有。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什么样的……人?
  奥月忽然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在回忆他的时候,跳动的节奏都一点一点慢了下来。感觉浑身也一点一点的冷下去,空落落的,空到一无所有。
  这时奥月忽然觉到手上有点湿润,猛然一惊,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居然流泪了。月光下眼泪滑过脸颊滴到手上,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应该对自己很好吧,奥月这样想,不然自己也不会在一点都想不起来的情况下都能感觉到难受……难受到眼泪会不自觉的掉下来。
  不过,现在他又会怎么对待自己呢?
  奥月无奈的摇摇脑袋,还是忘了更好。如果他真的曾经对自己这么重要,那么当他把短剑对着自己的时候,估计自己也会因为情绪变化而产生不必要的失误。
  奥日是罗维拉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奥月是斯特拉斯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有着优先供给权,所用的东西都是能找到的最好的,甚至有溢出部分也不会心疼。
  这样培养出来的战争武器,奥月不相信奥日会在和自己战斗的时候手下留情。他会带着罗维拉家族登上精灵王座,自己回去就要带着斯特拉斯家族去和他竞争。可以猜到必定会有一战。
  这样的话还是忘了好,奥月想着,忽然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紧了。
  他扭头看向睡熟的娜莎,笑了笑,然后继续看书。
  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干嘛?还是先看书吧,明天说不定就能用上。
  ……
  “哦吼!”娜莎把半个身子探出车子玩,张开双臂感受着冷冽的风把她早上刚梳理的头发吹的在身后飘扬。
  “娜莎,外面太冷了,还是回来吧?”奥月有点不放心的在后面抓着她的衣服,防止一个颠簸把她甩出去。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他在身体外面护了一层元素屏障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冻死。
  “怕什么!”娜莎看向远方:“天气这么好,当然得上来看看啦。”
  真的是好天气,好到奥月都不敢相信曾经前方有过这么严重的元素乱流。
  天气清的只剩下蓝色,被平坦的冰面反射的光应得是那样的清澈。
  好吧,冰面并不平坦。
  用后脑勺想想也知道冻上的大海上何止不平坦,简直是千沟万壑波澜起伏。就算是这个战车有着这么大的轮子,在上面狂奔起来的时候也是有相当的一段时间位于起飞的状态。
  而上面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奥月用衣服把自己裹得像是一个大球才没有在寒风中被冻死。
  “而且就你一个人在上面也太惨了。”娜莎扭头看着奥月:“有什么情况没?”
  “目前如你所说,一切都很好。”奥月头上的花纹无序的扩展,他的感知领域变得极其宽广。
  别觉得黑暗元素只能在黑夜感知,感知能力的原理是识别元素变化背后的实际情况。黑暗元素少量的情况下,奥月可以从那些残留黑暗元素中的轻微波动的地方来进行判断。
  类似于青蛙的眼睛,只能看见动的东西。
  因此他现在就是一个活体雷达。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东西去哪了?”奥月头疼的挠了挠脑袋。
  今天早上那个东西的反应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不管怎么样就是找不到了。
  没道理啊,按理说引起了这么大的元素乱流怎么想都不会是小东西。就算是小东西,只要是活的东西就会在娜莎的生命视界中无所遁形。就算是死的,只要是有元素波动就会被奥月察觉。
  可是除了元素波动以外,风总是会吹来血腥的气息,还有那无休无止的哀鸣。
  “或许是藏在某个冰山后面。”娜莎想了想说:“这些东西后面能藏很大的定西。”
  她说的冰山是纯粹的冰,好像是冰面被炸碎后翘了起来形成的。不算多高,但是不能硬撞也很挡视线。
  “或许吧。”奥月拉了拉娜莎的胳膊:“该进去了,待会刮风。”
  “知道了。”娜莎缩进去后对着在后面熬着肉汤的兽人说:“冻死我了,做的怎么样了?”
  “快了。”其中一个拉着墙壁上的把手防止自己摔倒:“也就几分钟就好了。”
  他们熬汤用的锅是特制的,大体外形是圆球,只在最上面有个不大口来放食材。这种外形更容易固定在炉子上,不然颠簸成这样肯定喝不了了。
  不过即使颠簸成这样这玩意也不快,根据冰雪姬的判断那东西最少离他们两百公里以上。这玩意在这种地面上少说得跑几天几夜。
  “你们以前有来过这么远吗?”奥月把盖子缩紧:“我看了你们的地图,这附近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没有,全是冰。”其中一个说:“其中一张是俺画的,最远的话俺到过大裂谷,再远就去不了了。”
  “大裂谷?是这里吗?”奥月找到了他说的那张图:“可是我看不到你说的裂谷。”
  他说的裂谷是一道巨大的冰缝,其实没有大裂谷这么夸张,大概也就是一个足够长的裂纹,有这个车和冰雪姬从上面过去应该不成问题。
  “冰面上隔几十米你都看不见冰缝,所以才说这里危险啊。”这个大块头和旁边那个是负责驾驶这个东西的。
  这玩意为了保暖,就留了几个很小的窗户。上面还留了一个潜望镜,但是那东西一下雪就埋上了,还是得留一个趴在前面的窗户前给开的家伙引路。
  “那你就别说话了,专心看路吧,千万别把我们引进去啊。”娜莎说着看向旁边的雅迪:“你还好吧?”
  “或许吧。”雅迪看起来有点不舒服,她从上来就这样了。这车实在是太颠了,有点超过这个精灵能够承受的上限了。
  虽然他们来的时候也是经过这么一个类似的地方。但是那速度……行程都是按月算的,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很夸张的颠簸。
  哪像现在,如果平衡感不好,估计会晕的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