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横空出世之眼花缭乱 > 第771章 梦回五十七 二

第771章 梦回五十七 二

““晴雯见他呆呆的,一头热汗,满脸紫胀,忙拉他的手,一直到怡红院中。袭人见了这般,慌起来,只说时气所感,热汗被风扑了。无奈宝玉发热事犹小可,更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众人见他这般,一时忙起来,又不敢造次去回贾母,先便差人出去请李嬷嬷。”,正是如此,宝玉年纪小,便会里外都会如此,而如果有些阅历的,遇到类似甚至同类情景,至少心中也是与宝玉此时没什么区别的,

    ““一时李嬷嬷来了,看了半日,问他几句话也无回答,用手向他脉门摸了摸,嘴唇人中上边着力掐了两下,掐的指印如许来深,竟也不觉疼。李嬷嬷只说了一声"可了不得了","呀"的一声便搂着放声大哭起来。急的袭人忙拉他说:"你老人家瞧瞧,可怕不怕?且告诉我们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你老人家怎么先哭起来?"李嬷嬷捶床捣枕说:"这可不中用了!我白操了一世心了!"袭人等以他年老多知,所以请他来看,如今见他这般一说,都信以为实,也都哭起来。”,足见严重,

    而再次重申,之前“第二百二十六章”对第五十七回的详述是完全失误的,至于为什么会失误得如此厉害,现在想来也原因不明,(外人注:奇妙的反物质的作用?(大白纸注:哈哈,说得妙))

    ““晴雯便告诉袭人,方才如此这般。袭人听了,便忙到潇湘馆来,见紫鹃正伏侍黛玉吃药,也顾不得什么,便走上来问紫鹃道:"你才和我们宝玉说了些什么?你瞧他去,你回老太太去,我也不管了!"说着,便坐在椅上。”,袭人自然知道宝玉最大的症结在哪,知道肯定是紫鹃对宝玉说了关于黛玉的话,

    ““黛玉忽见袭人满面急怒,又有泪痕,举止大变,便不免也慌了,忙问怎么了。袭人定了一回,哭道:"不知紫鹃姑奶奶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话也不说了,李妈妈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庚辰双行夹批:奇极之语。从急怒娇憨口中描出不成话之话来,方是千古奇文。五字是一口气来的。】连李妈妈都说不中用了,那里放声大哭。只怕这会子都死了!"黛玉一听此言,李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外人就:如何?紫鹃之狠,本来想伤伤宝玉以证宝玉之心,但宝玉和黛玉本已一心,因此伤的实是两人,而且宝玉被伤得有多狠,黛玉同样被伤得有多狠,

    (大白纸注:嗯,亲爱滴宝贝,抱抱抱抱))

    ““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紫鹃哭道:"我并没说什么,不过是说了几句顽话,他就认真了。"袭人道:"你还不知道他,那傻子每每顽话认了真。"黛玉道:"你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说,他只怕就醒过来了。"紫鹃听说,忙下了床,同袭人到了怡红院。”,这里有一句话之前提过,千万不能忽略,即“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与黛玉的“玉带林中挂”是极其相合的!

    而有人可能认为是巧合,但是,却真是有逻辑的严谨性的!

    即黛玉在如此伤心甚至绝望之时,脱口而出的是“拿绳子来勒死我”,其实根据之前提过的所谓“最深心理学”,恐怕正是之后林黛玉在八十回后最绝望之时想到的自缢!

    (外人注:正是如此)

    ““谁知贾母王夫人等已都在那里了。贾母一见了紫鹃,眼内出火,骂道:"你这小蹄子,和他说了什么?"紫鹃忙道:"并没说什么,不过说几句顽话。"谁知宝玉见了紫鹃,方"嗳呀"了一声,哭出来了。众人一见,方都放下心来。贾母便拉住紫鹃,只当他得罪了宝玉,所以拉紫鹃命他打。谁知宝玉一把拉住紫鹃,死也不放,说:"要去连我也带了去。"众人不解,细问起来,方知紫鹃说"要回苏州去"一句顽话引出来的。贾母流泪道:"我当有什么要紧大事,原来是这句顽话。"又向紫鹃道:"你这孩子素日最是个伶俐聪敏的,你又知道他有个呆根子,平白的哄他作什么?"”,此时,众人都在,这个场景也极其重要,恐怕正奠定了宝玉和黛玉的“爱情事实”!

    其一,贾母更知宝玉和黛玉是分不开的,

    其二,王氏集团更知道只能“强取”!

    ““薛姨妈劝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剌剌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薛姨妈还是王氏集团中最“弱”的一环,这话要么都没有看出宝玉和黛玉的情感之深,要么就是有意无意地在弱化宝玉和黛玉之间的关系,

    ““正说着,人回林之孝家的单大良家的都来瞧哥儿来了。贾母道:"难为他们想着,叫他们来瞧瞧。"宝玉听了一个"林"字,便满床闹起来说:"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们来了,快打出去罢!"贾母听了,也忙说:"打出去罢。"又忙安慰说:"那不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他的,你只放心罢。"宝玉哭道:"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贾母道:"没姓林的来,凡姓林的我都打走了。"一面吩咐众人:"以后别叫林之孝家的进园来,你们也别说‘林‘字。好孩子们,你们听我这句话罢!"众人忙答应,又不敢笑。一时宝玉又一眼看见了十锦格子上陈设的一只金西洋自行船,便指着乱叫说:"那不是接他们来的船来了,湾在那里呢。"贾母忙命拿下来。袭人忙拿下来,宝玉伸手要,袭人递过,宝玉便掖在被中,笑道:"可去不成了!"一面说,一面死拉着紫鹃不放。”,这绝非宝玉傻,而正是因为宝玉感情爱情之真!

    这一点,整部红楼梦,曹雪芹是将宝玉和黛玉的情感爱情写到了最深最真之处的!毫无一点夸张也毫无一点地掩饰!

    ““一时人回大夫来了,贾母忙命快进来。王夫人、薛姨妈、宝钗等暂避里间,贾母便端坐在宝玉身旁。王太医进来见许多的人,忙上去请了贾母的安,拿了宝玉的手诊了一回。那紫鹃少不得低了头。王大夫也不解何意,起身说道:"世兄这症乃是急痛迷心。古人曾云:‘痰迷有别。有气血亏柔,饮食不能熔化痰迷者;有怒恼中痰裹而迷者;有急痛壅塞者。‘此亦痰迷之症,系急痛所致,不过一时壅蔽,较诸痰迷似轻。"贾母道:"你只说怕不怕,谁同你背医书呢。"”,哈哈,贾母这话可爱,正是贾母心急才如此,

    ““王太医忙躬身笑说:"不妨,不妨。"贾母道:"果真不妨?"王太医道:"实在不妨,都在晚生身上。"贾母道:"既如此,请到外面坐,开药方。若吃好了,我另外预备好谢礼,叫他亲自捧来送去磕头;若耽误了,打发人去拆了太医院大堂。"王太医只躬身笑说:"不敢,不敢。"他原听了说"另具上等谢礼命宝玉去磕头",故满口说"不敢",竟未听见贾母后来说拆太医院之戏语,犹说"不敢",贾母与众人反倒笑了。”,这都是些意料之外的笑话,反而有趣,

    ““一时,按方煎了药来服下,果觉比先安静。无奈宝玉只不肯放紫鹃,只说他去了便是要回苏州去了。贾母王夫人无法,只得命紫鹃守着他,另将琥珀去伏侍黛玉。”,如何?宝玉之真是不是真到极点?!

    ““黛玉不时遣雪雁来探消息,这边事务尽知,自己心中暗叹。幸喜众人都知宝玉原有些呆气,自幼是他二人亲密。如今紫鹃之戏语亦是常情,宝玉之病亦非罕事,因不疑到别事去。”,黛玉也有些掩耳盗铃了,除了薛姨妈在无意有意地掩饰,几乎所有人都会不但是疑而且肯定是明白宝玉和黛玉之间的情感有多深了!

    ““晚间宝玉稍安,贾母王夫人等方回房去。一夜还遣人来问讯几次。李奶母带领宋嬷嬷等几个年老人用心看守,紫鹃、袭人、晴雯等日夜相伴。有时宝玉睡去,必从梦中惊醒,不是哭了说黛玉已去,便是有人来接。每一惊时,必得紫鹃安慰一番方罢。”,曹雪芹写宝玉和黛玉是绝对用其极了的!

    ““彼时贾母又命将祛邪守灵丹及开窍通神散各样上方秘制诸药,按方饮服。次日又服了王太医药,渐次好起来。”,这位王太医也是红楼梦很重要的一个人物,恐怕八十回后所有关于医药的问题,都是由这位王太医最终来解开和揭开的,

    ““宝玉心下明白,因恐紫鹃回去,故有时或作佯狂之态。紫鹃自那日也着实后悔,如今日夜辛苦,并没有怨意。袭人等皆心安神定,因向紫鹃笑道:"都是你闹的,还得你来治。也没见我们这呆子听了风就是雨,往后怎么好。"暂且按下。”,正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或在情感中,说得准确点应该是解疙瘩人还得系疙瘩人,乃情感中的极其精确定理,

    (外人注:嘿嘿,正是,情感爱情之敏感,是可以精确到记忆到微神经元的)

    ““因此时湘云之症已愈,天天过来瞧看,见宝玉明白了,便将他病中狂态形容了与他瞧,引的宝玉自己伏枕而笑。原来他起先那样竟是不知的,如今听人说还不信。”,好湘云!不愧是宝玉的双胞胎发小,

    ““无人时紫鹃在侧,宝玉又拉他的手问道:"你为什么唬我?"紫鹃道:"不过是哄你顽的,你就认真了。"宝玉道:"你说的那样有情有理,如何是顽话。"紫鹃笑道:"那些顽话都是我编的。林家实没了人口,纵有也是极远的。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各省流寓不定。纵有人来接,老太太必不放去的。"宝玉道:"便老太太放去,我也不依。"紫鹃笑道:"果真的你不依?只怕是口里的话。你如今也大了,连亲也定下了,过二三年再娶了亲,你眼里还有谁了?"宝玉听了,又惊问:"谁定了亲?定了谁?"紫鹃笑道:"年里我听见老太太说,要定下琴姑娘呢。不然那么疼他?"宝玉笑道:"人人只说我傻,你比我更傻。不过是句顽话,他已经许给梅翰林家了。果然定下了他,我还是这个形景了?先是我发誓赌咒砸这劳什子,你都没劝过,说我疯的?刚刚的这几日才好了,你又来怄我。"一面说,一面咬牙切齿的,又说道:"我只愿这会子立刻我死了,把心迸出来你们瞧见了,然后连皮带骨一概都化成一股灰,──灰还有形迹,不如再化一股烟,──烟还可凝聚,人还看见,须得一阵大乱风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时散了,这才好!"一面说,一面又滚下泪来。紫鹃忙上来握他的嘴,替他擦眼泪,又忙笑解说道:"你不用着急。这原是我心里着急,故来试你。"宝玉听了,更又诧异,问道:"你又着什么急?"紫鹃笑道:"你知道,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偏生他又和我极好,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我如今心里却愁,他倘或要去了,我必要跟了他去的。我是合家在这里,我若不去,辜负了我们素日的情常;若去,又弃了本家。所以我疑惑,故设出这谎话来问你,谁知你就傻闹起来。"宝玉笑道:"原来是你愁这个,所以你是傻子。从此后再别愁了。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以上对话,细细品读,当留满口情香,

    ““紫鹃听了,心下暗暗筹画。”,这句话却似乎有些突兀,但也是实录,因为紫鹃不太可能筹画宝玉和黛玉的婚事,那这“筹画”恐怕就象之前所说,紫鹃也许在心中筹画的是未来姨娘之事?

    当然,此时仍然不能肯定,因为紫鹃不象是这个时候思量这些的人,

    因此,这个“筹画”恐怕此时还是一个悬文,且看之后的原文中有没有紫鹃此时“筹画”的内容,

    ““忽有人回:"环爷兰哥儿问候。"宝玉道:"就说难为他们,我才睡了,不必进来。"婆子答应去了。”,这两个自然是来应景的,而且又是贾环和贾兰同时出现,恐怕强调的是这一点,即贾兰对贾环的依赖恐怕是相当强的,

    ““紫鹃笑道:"你也好了,该放我回去瞧瞧我们那一个去了。"宝玉道:"正是这话。我昨日就要叫你去的,偏又忘了。我已经大好了,你就去罢。"紫鹃听说,方打叠铺盖妆奁之类。宝玉笑道:"我看见你文具里头有三两面镜子,你把那面小菱花的给我留下罢。我搁在枕头旁边,睡着好照,明儿出门带着也轻巧。"紫鹃听说,只得与他留下。先命人将东西送过去,然后别了众人,自回潇湘馆来。”,这个镜子甚至是宝玉“不放心”的延续,要留一件紫鹃的物件,才似乎安心,仅这一点来看,曹雪芹是极其懂得宝玉的心理的!

    ““林黛玉近日闻得宝玉如此形景,未免又添些病症,多哭几场。”,这个其实也是黛玉身体恢复较慢的一个原因,

    ““今见紫鹃来了,问其原故,已知大愈,仍遣琥珀去伏侍贾母。夜间人定后,紫鹃已宽衣卧下之时,悄向黛玉笑道:"宝玉的心倒实,听见咱们去就那样起来。"”,紫鹃这话完全是姐妹之间的心窝话了,

    ““黛玉不答。”,黛玉却真没有紫鹃的心机,黛玉虽然很早看出宝钗的心思,但黛玉真是的相当之纯甚至单纯的!因此之后才会被宝钗反而收服,

    ““紫鹃停了半晌,自言自语的说道:"一动不如一静。我们这里就算好人家,别的都容易,最难得的是从小儿一处长大,脾气情性都彼此知道的了。"”,紫鹃在“引”黛玉,即紫鹃恐怕已经感到黛玉和宝玉必须要采取些计划或计谋或就是之前紫鹃的“筹画”才行的!

    (外人注:妙极!原来“筹画”在此!)

    但紫鹃的心思恐怕有如下内容:

    其一,紫鹃听说贾母给宝玉说宝琴的亲,开始为黛玉担心,但紫鹃显然不知道贾母心中早就是定了黛玉和宝玉的,

    其二,紫鹃恐怕有些本能地察觉到了王夫人处的反力量,因此,紫鹃最大的“筹画”是,宝玉和黛玉之间的如婚事,应该是越快越好!

    其三,紫鹃筹画中的“越快越好”其实也正是歪打正着,在战略上是极其正确的!虽然连紫鹃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还生怕贾母给宝玉又提了另一门亲,

    因为这“越快越好”,一个是让王氏集团没了动手脚的时间,二个是所谓夜长梦多,

    而以上两种情况在之后果然都灵验了!

    一个自然是对黛玉的药和饮食之后抓住机会后继续动手脚,即薛姨妈之后有一段时间是管林黛玉的饮食和医药的,贾母可能正是信了薛姨妈平时的“为人”,才又给了王氏集团这机会,

    二个是八十回后北静王的提亲,正是夜长梦多的极端体现!

    ““黛玉啐道:"你这几天还不乏,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嚼什么蛆。"”,这正是黛玉单纯之处,

    ““紫鹃笑道:"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紫鹃这个话极其掏心窝!因此,回目中的“慧”正在此处!

    “一片真心”、“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都是极其疼爱到黛玉内心甚至最深处的话!

    足见紫鹃甚至此时比黛玉的亲生父母还要在意和关心黛玉的未来!

    (外人注:紫鹃是极其难得的)

    ““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趁心如意呢。”,紫鹃这句话相当实在!之前我都没有想到紫鹃能想到这一层!

    紫鹃当然看出贾府真正疼爱黛玉的长辈几乎就只有贾母,因此,这个思量是极其实在极其现实的!

    ““公子王孙虽多,那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丢在脖子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的。若娘家有人有势的还好些,若是姑娘这样的人,有老太太一日还好一日,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这个“若没了老太太,也只是凭人去欺负了”,紫鹃也竟然尽显大将水准!甚至足可以和袭人一抗衡了!

    ““所以说,拿主意要紧。姑娘是个明白人,岂不闻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这个“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更是证明紫鹃的爱情情商和境界之高,在当时甚至是令人咋舌的!

    因此,再次见识到曹雪芹给紫鹃的这个“慧”字,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黛玉听了,便说道:"这丫头今儿不疯了?怎么去了几日,忽然变了一个人。我明儿必回老太太退回去,我不敢要你了。"”,如何,这一点,黛玉和宝玉几乎一样单纯!而宝玉单纯的时间更长,几乎从一开始直到他最后查出王氏集团的所有内幕,

    因为,黛玉之前是看出来了,但被宝钗收服了,而之后,黛玉见证到特别是薛家的一些事实后,又重新认清了王氏集团的存在和力量!

    但之前详述过,黛玉再次察觉之后恐怕好几次提醒宝玉,宝玉都几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以致事态发展到黛玉终于或一直被王氏集团暗算成功,以及调包计在北静王提亲的时间差中完成!造成黛玉绝望而逝!

    ““紫鹃笑道:"我说的是好话,不过叫你心里留神,并没叫你去为非作歹,何苦回老太太,叫我吃了亏,又有何好处?"说着,竟自睡了。”,紫鹃见黛玉如此,也只好如此,但这句“叫你心里留神”,却是相当的忠言!留神什么?自然是留神不要被除贾母之外的人欺负甚至暗算了,自然是要留神一旦有好机会,就要让或劝或至少是暗示贾母抓紧时间将她和宝玉之间的婚事办了!

    因为贾母的虽然已经看出宝钗甚至王氏集团的目的,但贾母的策略是等黛玉和宝玉到了婚嫁年纪,一个是宝钗年纪更大,似乎是逼着宝钗先出嫁,二个是黛玉和宝玉年纪一到,所谓顺理成章而办事,三个是让黛玉和宝玉的情感更深一些,当然,以上第一点和第二点是最重要的,因为宝玉和黛玉的情感之深和真贾府几乎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知在心里,

    ““黛玉听了这话,口内虽如此说,心内未尝不伤感,待他睡了,便直泣了一夜,至天明方打了一个盹儿。次日勉强盥漱了,吃了些燕窝粥,便有贾母等亲来看视了,又嘱咐了许多话。”,黛玉虽然听得懂紫鹃的意思,但由于黛玉确实没有丝毫心机或不会使用任何心机,因此,紫鹃的话竟然对黛玉没有起到几乎真正实际的作用,而紫鹃之后的言行还必定会朝这个方向努力或说“筹画”!

    且先到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