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哥哥万万岁 > 560、《乐队的夏天》

560、《乐队的夏天》

吴雪妃和文聘离开后,《向往的生活》第一阶段的拍摄暂时结束,下一轮在5天后。
  
  林清妩当天就飞往了盛京,参加星光少女的集体活动。
  
  陆华也回了盛京,参加这周的《与我们同行》录制,崔枫林则是去了魔都,在那里他有活动。
  
  每个人都很忙碌,除了李想。
  
  他回到别墅里,工作就是带宝宝。
  
  为了弥补小朋友的思哥之情,李想特地定制了一个千层蛋糕,至于其中某个小姐姐吃了会不会继续变胖,那不是他考虑的。
  
  “鸽鸽~~鸽鸽,你戴介个~~~”师师开心地从房间里跑出来,手里抱着一个黄色的帽子。
  
  “这什么?咦?你头上戴着什么呀?哇,好可爱啊,是小兔子吗?”
  
  师师开心地在李想面前站的笔挺,小手背在身后,绞缠在一起,特别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
  
  在她头上,戴了一个白色的小兔子帽子,长长的大耳朵垂下,到了她的背心,越发衬托出她的小身子好小,整个人更小只。
  
  李想拨弄几下她的兔子耳朵,不断夸奖她可爱极了。
  
  “姐姐~~姐姐也有。”
  
  说姐姐,姐姐就到,李窦窦小朋友风风火火跑了过来,大老远就嚷嚷大象大象你看我的大耳朵。
  
  她也戴了和师师一样的帽子,也是大大的兔子耳朵,不过和师师不同的是,她的是粉色的。
  
  “哇,你是兔子大王吧。”李想夸奖道。
  
  窦窦一听,果然坦然地点头称是,她可不就是大王吗。
  
  她不是大王,当李想戴上师师给的帽子后,他才是森林大王。
  
  他戴的是一只额头有“王”字的大脑斧!
  
  “鸽鸽,你嗷一下。”师师在帮助他进行角色扮演。
  
  李想:“怎么叫?”
  
  “嗷呜~~~介样子~~”
  
  师师鼓着腮帮子嗷呜了一下,奶萌奶萌的,这分明是一只小脑斧宝宝。
  
  嗷呜——李想学小宝宝吼了一声,然后被李窦窦小朋友要求喊她妈妈。
  
  李想:(((;??????;)))
  
  根据窦处长的解释,全世界的大脑斧和小脑斧见到她都要喊她妈妈,幼儿园郊游的时候就有一只大脑斧从树林子林蹿出来,被她驯服后在她脚边撒娇打滚喊她妈妈,在老爷子的那本书里也有一只大脑斧跃出纸面喊她妈妈。
  
  现在,李大象戴上了大脑斧的帽子,理应也喊她妈妈。
  
  嗯,她差点没被李大象锤扁。
  
  幸好跑的快。
  
  搬来小姨求和,才避免了从肉丸子变成馅饼的下场。
  
  窦窦围着李想脚边转了一圈又一圈,咦咦个不停,越看越不对劲,最后让她发现了,因为她的哥哥是大象呐,大象怎么能变成大脑斧呢,大象是大象,大脑斧是大脑斧,不是同一个动物。
  
  小姐姐匆匆去房间里翻找,找出一只大象的帽子来。
  
  李想这一晚被小姐妹折腾的够呛,不仅要戴各种不同动物的帽子,还要角色扮演。
  
  真不知道向疏影给小朋友买这么多动物帽子干嘛!
  
  好不容易满足了小姐妹的兴趣,别墅里安静下来,李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左右手张开,给小姐妹当枕头。
  
  沙发的另一头还坐着向疏影,在涂脚指甲,惹的窦窦频频打量。
  
  电视上正在播出第一期《乐队的夏天》。
  
  这档节目和《向往的生活》一样,录制了一期,但是还没有正式开播,李想看的是马冬发过来的刚剪辑完成的版本,为了让他尽快熟悉这些参赛的乐队,以便过些天当嘉宾时能有所了解。
  
  “这就是你说的那档摇滚节目?”向疏影好奇地问道。
  
  她听李想说过,这段时间不仅要录制《向往的生活》,还要参加一档新开的综艺节目,和摇滚乐队有关。
  
  “对,叫《乐队的夏天》,你看了觉得怎么样?”
  
  “这些乐队唱的都挺好的,但是有些人好讨厌呐,像刚才那个,叫红霉素的,一副好拽的样子,还有那个飞驰乐队,更过分,连主持人都怼,来参加综艺节目还放不下架子,无所谓的样子……”
  
  向疏影对这档节目侃侃而谈,师师抱着一本图书在看漫画,叫《小兔子的爱无限大》,窦窦则在掺和大人的谈话,不断点头,自言自语说是介样子的,好想她都听懂了似的。
  
  李想不得不承认向疏影说的对,有些乐队是真诚来参加节目的,但是有些乐队依然放不下身段,自恃资历老,在华夏摇滚圈子里有地位,不把节目组放在眼里,主持人马冬刚才被飞驰乐队的主唱怼的差点下不了台。
  
  但其实呢,这些乐队混的不如意,很需要节目推一把。
  
  至于向疏影说的红霉素乐队,这是一支新兴乐队,唱的是英文。他们和飞驰乐队的不把主持人放眼里不同,他们是自认为自己实力很强,唱的东西很有内涵,触及人的深层次灵魂,一般的音乐不能和他们的比,有人听不懂那是自己的问题,和他们的音乐没关系,只和音乐鉴赏能力有关。
  
  李想刚才听他们一通话下来,都听懵了,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这两支乐队有一个共同点,存在鄙视链。
  
  就是唱摇滚的鄙视唱民谣的,鄙视唱流行的。
  
  或许其他乐队也有这样的偏见,但是在这两支乐队身上表现的最为明显。
  
  他们甚至直接diss嘉宾席上坐着的潘广珲。
  
  潘广珲也是乐队出身,但是后来解散了,现在一个人活跃在乐坛上,唱流行电子乐,这一点似乎不被乐队的人待见。
  
  飞驰乐队怼的是主持人马冬,红霉素怼的则是潘广珲,直言他的音乐很低级,两方在节目上火药味挺浓。
  
  对一名观众来说,挺好看挺劲爆的,但是对嘉宾和主持人来说,心里肯定有气,不爽。
  
  这一次一共有31支乐队,但是第一期过后就会淘汰其中的15支,留下16支。
  
  李想看到他推荐的客家方言乐队九连山一鸣惊人,成功杀进前16强。
  
  九连山乐队在来之前,没谁认识,同参加节目的乐队也没人认识。
  
  节目刚开始有一个环节,乐队之间相互投票,投给自己认可的乐队。
  
  九连山乐队是唯二的零票乐队。
  
  由此可见,他们是平民乐队中的乐队,要不是李想推荐,节目组哪里会晓得他们。
  
  九连山乐队上台表演时,台下坐着的乐队相互交头接耳询问,这是谁?这哪里来的乐队?谁听过?新成立的乐队?……
  
  没有人说的出个所以然来。
  
  就连嘉宾席上的几人也一头雾水,当然,马冬除外,他提前了解过。
  
  见多识广的张源询问身边的潘广珲,两人都表示没听说过这支乐队,询问马冬,马冬神秘地说等他们表演完了就会有介绍。
  
  张源听马冬这么一说,顿时意识到这支乐队可能是一匹黑马,不由心生期待。
  
  身边的欧阳小菁很傻很天真地问马冬,他们很厉害吗?
  
  马冬笑呵呵地说了句,很不一般。
  
  李想推荐来的,他第一次听他们现场排练时,被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