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被寄生了 > 第二十七章 尝尝

第二十七章 尝尝


  季言蹊有些好奇地蹲下来瞧:“呃,这东西能干啥……”
  植物变异成寄生物以后,枝条不再僵硬,2级以上寄生物,甚至会有柔软的触感。
  她伸手戳了一下,又赶紧缩回了手。
  叶长青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他的动作很快,甚至挺好看。
  一截截绿色青藤,在他手中迅速被削掉表皮,露出里面白嫩的肌理。
  看得出来,这些寄生物死得很快。
  因为直到此时,它们甚至都还保留着变异后的模样,想来是根本没来得及防御。
  叶长青削完一段,把它切成一小截一小截的,直接扔进了锅里。
  白白嫩嫩,带着淡淡绿色汁液的青藤在沸腾的锅里翻滚,颜色竟还挺小清新。
  “……”季言蹊瞠目结舌:“不,不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吧……”
  叶长青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你想的是怎样的?”
  季言蹊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就……就拿来……吃?”
  “嗯。”
  他居然点头了!
  居然!点头了!
  季言蹊在心里疯狂地尖叫,想起这些寄生物活着时张牙舞爪的模样,她有些恶心。
  但她的求生欲让她没有吭声。
  叶长青没有看她,径直拿了洗干净的勺子,放了些盐,轻轻搅了搅。
  很诡异的,季言蹊感觉闻到了一阵香味。
  不行,她必须保持理智!
  季言蹊顽强地别开脸,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那锅里,但身体却很诚实地……咽了咽口水。
  其实叶长青心里也没底,他切了两三条青藤,就没再动剩下的了。
  拿着勺子舀了舀,看着原本泛着青色的长藤慢慢变得雪白。
  奇怪的是,这些青藤煮出来的水,竟然一点都不绿。
  不仅香味越来越浓,而且汤水还慢慢泛了白。
  “你说,这会不会是胶?”
  不知什么时候,季言蹊凑到了锅边。
  叶长青也不确定,确实有些植物,煮久了会把里头的汁液煮出来,有些……是胶。
  “不知道。”他舀起一块已经完全变白的长藤看了看,拿筷子戳了戳。
  炖得香嫩软滑的青藤,已经完全酥烂,轻轻一戳,就是一个洞。
  他试探着点了点,摇头把勺子递到季言蹊面前:“应该不是胶,你看,它不粘。”
  啊啊啊救命!
  香气扑面而来,季言蹊目不转睛地盯着勺子里头白嫩嫩在晃动的藤肉,口水分泌得更加疯狂了。
  “它,它它,能吃吗?”
  叶长青挑挑眉:“应该能吧。”
  不吃也没别的办法了,他不能回河东,河西这边又这么荒凉。
  如果寄生物能吃,那自然是好得很,如果不能吃……
  他吹了吹热气,轻轻夹起一小块。
  “喂!”季言蹊叫住他,纠结地道:“你真吃啊?”
  “那不然呢?我煮这一锅干啥的?给它们洗澡啊?”叶长青没有停手,果断地放进嘴里。
  他嚼啊嚼,面无表情。
  季言蹊急得抓心挠肺:“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还行。”叶长青把勺子里剩下的一大半递过来:“尝尝?”
  这玩意……真能吃嘛。
  季言蹊犹豫了片刻,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接过筷子。
  白晃晃的,像块豆腐。
  她慢慢地,赴死般地,将它放入嘴中。
  没有土腥味,也没有像她想象中的跟树枝一样硬。
  煮得透烂之后,它的肌理已经完全被破坏,像是以前最嫩的菜心,根本不需要用牙齿,用舌头轻轻一抵,便已经融化在唇齿间。
  软弹Q滑的口感,还透着一股青菜独有的香味,吃得季言蹊眼睛一亮!
  “感觉,跟以前的青菜一样的味道哎!”
  叶长青已经舀了一小碗,递给她:“确实差不多。”
  “不不不,我错了,感觉口感要好多了,很嫩很嫩的感觉。”
  开了这个头,加上本来就饿得不行了,季言蹊没再想别的,捧起碗就吃。
  管他死不死有没有毒,先吃了再说。
  不得不说,这味道是真的挺不错。
  自从植物变异后,已经很少有人再种植蔬果,如今市面上的蔬果都特别贵。
  以前是青椒炒肉,如今基本都是肉炒青椒。
  为什么?因为菜比肉贵!
  以至于如果哪家老板在炒肉菜的时候,放青菜放得稍微多一些,生意立马就会红火起来。
  味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菜。
  季言蹊素来重口腹之欲,她拼命赚钱,也很少能吃到味道正的素菜。
  更别说像现在这样,满满一锅,随便她吃!
  “呜……太好吃了!”
  叶长青吃了两碗就差不多饱了,索性放下碗又给她切了一些。
  季言蹊把剩下的全包圆了,吃得肚子撑得溜圆,才满足地叹了口气:“啊……死而无憾了。”
  死就死吧,好歹吃了顿饱的!
  俩人对视一眼,忽然就笑了。
  “早点睡吧,有没有事,明天就知道了。”
  原以为吃了寄生物,不一定会睡得着,却没想到,俩人基本都是秒入睡。
  叶长青在周围做了些小机关,一夜竟然相安无事,没有任何寄生物过来打扰。
  第二天叶长青一觉醒来,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季言蹊眼睛亮晶晶地蹲在他面前。
  “干什么?”
  “我们去抓寄生物回来吃吧!”季言蹊捧着脸,一脸期待:“昨晚我吃到了一根特别好吃的,感觉有点像萝卜!原来它们的味道不是全都一样!你说会不会有像丝瓜或者茄子一样的寄生物?”
  这个问题……
  “还真问倒我了。”叶长青一边洗漱,一边沉吟:“也许,茄子变异后的寄生物,就是茄子味?”
  季言蹊一拍大腿:“哎!我也是这么想的!”
  一想到有吃的,突然就充满了干劲!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她简直冲锋陷阵,无比积极。
  一时之间,他俩的这个组合几乎将附近的寄生物屠杀一空。
  各路寄生物闻风丧胆,甚至有些连夜撤退了几十里。
  “哇,这个好好吃!可惜就一根,早知道该等它多弄出几根再杀它的!”
  “不行这个太柴了,噫,难吃!”
  “哇呸呸呸!这个好苦!苦瓜变的吧?”
  试吃的过程很美妙,不过有时候叶长青也会阻止她:“这个是有毒的,不能吃。”
  季言蹊不仅吃,而且还会做笔记。
  看着她写写画画,还画得挺像那么回事的样子,叶长青有些疑惑:“你画这个做什么?”
  “哎呀你不懂。”季言蹊一本正经:“我得记住它长什么样子,哪个味道好,下次遇到我就多招惹一下,等它枝条多了再杀死!”
  “……”叶长青深以为然:“很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