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才不做阎王候选人呢! > 第二百一十一章走廊的绿光

第二百一十一章走廊的绿光

一楼二楼这一片镂空的墙壁上居然有两幅非常大的壁画,我虽然对宗教什么的不太懂,但也能看出,墙壁上的壁画应该是西方的神明。
  怎么孤儿院里会有这东西?也没听说过孤儿院有西方人投资啊?而且一般除了教堂,也不会有人把这么大两幅圣象画在墙壁上啊。
  “胡大叔,这两幅图是西方神明吧,怎么会画在这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干脆问了出来。
  胡白书抬头望了下,然后笑道:“我也不大清楚,反正来的时候就有了,以前没掉色的时候更好看呢。说起来上次你们走后,还有一个人也来过呢。”
  “嗯?还有人也来过?”我赶紧追问道:“是什么人?福利机构的吗?”
  “不是,是一个小男孩,好像也是你们二中学校的。”胡白书想了想,回道。
  我眉头一跳,难道是那个背后捣鬼的人?不然怎么会跟踪他们来到这里,世界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
  如果当真是这样,那可就有点不妙了啊,这个人居然是个学生,还是和我在一个学校,而且更重要的事他好像知道我的身份,我暗暗握了握拳头,这种被人监控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唉,不过说实话,同学你心里别难受,我倒是有点不想让你们来捐赠呢。”走到二楼的时候,胡白书却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
  我回过神来,想起之前那个中年汉子说过的话,便问道:“是因为那个传闻吗?”
  “是啊,所以白莲村的村民们把我们当成瘟疫,连孩子都不准和我们的孩子玩儿。”
  胡白书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格外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那个传闻是真的了?”我原本还以为只是以讹传讹呢,现在看来,好像是真的啊。
  如果真的不是流言,也难怪了。
  虽然早就不提倡封建迷信,但是在农村还是有很多人信邪的。
  胡白书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不大愿意多提及这个话题,转而笑呵呵的指着不远处的走廊,道:“这里就是学习的教室了。”
  我还想问什么,一直没说话的白黎这时候突然拽了拽我的袖子,示意我不再去说那个话题。
  “哇,好漂亮啊!”
  先转过身的白黎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发出了一声惊叹,我转身望去,只见走廊上飘荡着无数幽幽的绿点,就像放大号的萤火虫一样,不断盘旋,上下飘忽,美丽极了。
  二楼的楼道很宽,四个人并肩仍有空余,地板是木质的,灯光虽然暗了点但也可以看出地面很干净,应该是长期打扫的。
  胡白书一边走一边说道:“本来以前在走廊上还有很多小黑板的,都是用来记录老师上课的时间的,起初一百多个孩子分成四五个班,老师却只有三个,后来才整合成为一个班的。你看,这间屋子是老师的办公室呢…”
  “哦。”我根本没有听胡白书在说什么,我的目光全都在走廊上分布得密集如星空一般的绿光上。
  它们仿佛有生命一样,在我们踏入走廊的那一刻便纷纷四散逃开了,大部分都浮在墙壁上,犹如过节的彩灯一样。
  见胡白书走了有一米远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上白黎同时小声问:“喂,白黎这里是不是不对劲啊,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唔,难道你不认识吗?这是野生的游灵啊。”白黎很老道地回答道。
  她看了眼四周,嘴角勾起笑容,脸上挂着有些奇怪的表情:“看来你真是个小白,简单的来说游灵分为两种,一种是万物泯灭消亡之后,体内的能量以另一种方式生存下去,这是灵。其次在一些山林水秀仙气十足的地方,花草树木也可能会成为游灵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妖怪。”
  “我去,你这段时间到底去干嘛了?不会是上了趟茅山吧,怎么懂这么多?”我腹诽了句,再度看了看离自己最近不过两米的一团绿光,确定那不是游灵之后便快步跟了上去,尽量不去看它们。
  胡白书来到一处教室门口,笑着对我们说道:“你们要不要进去参观一下?”
  我朝教室里打量了一下,大片阳光从窗口洒进来,里面的课桌还维持原样,甚至于都光洁如新,而教室里面并没有那种加大号萤火虫的光。
  一旁白黎点了点头,歉然道:“那就麻烦了。”
  “没什么,这里我经常来打扫。”胡白书从腰间取下一把钥匙,在灯光下找了一小会儿这才打开了教室门,率先走了进去。
  我趁此时间心中意念一动,随之她的右眼便缓缓变成了赤红色,可是没过一秒钟,眼中赤红尽数退去,瞳孔瞬间变回正常颜色。
  “怎么?”白黎察觉到我的异样,连忙问道。
  我连忙低下头,摇头道:“没,没什么。”
  这时候我心里响起小狐狸熟悉的嘲笑声:“啊哈哈,蠢蛋啊,你知道那里面有古怪,还乱用能力,不是浪费你的功德值吗?”
  我听完脸色一变,摸出黑本一看,脸都绿了:“我擦,少了20?”
  “什么?”
  “啊?什么?”
  白黎和走在前面的胡白书听到声音,愕然回头看向布凡。
  “呃,没什么,胡大叔咱们过去看看吧。”我连忙把黑本收起来,一脸的憋屈又不得不强挤出几分笑意,心里简直都都要把小狐狸给骂个透心凉了!
  尼玛,20点,一个任务也差不多就三四十吧?况且现在的任务好像越来越少了啊。
  更不要提现在出现的神秘人了,任务非常有可能被他破坏掉!
  现在功德值是用一点少一点,居然还这么给浪费了,简直不要太卧槽!
  “姑奶奶可没有义务提醒你这种问题,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难道还要怪我哦?”小狐狸云淡风轻地嘲弄声再次响起。
  我气地咬牙切齿,可也拿她完全没有办法,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其实教室里也没有什么参观的,胡白书说得兴起,我在一边心疼功德值,白黎在一边到处找一些看起来奇怪的东西,可惜的是教室里比走廊正常太多了。
  而出去之后我们又发现,刚才附着在墙壁上,天花板上面的绿色光团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