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在异界也要是主角 > 第七十八章 缺失的灵魂

第七十八章 缺失的灵魂


  “君,九,煜。”
  她念出他的名字,一字一句,随后笑了起来:“你就是现任魔君?”
  “不错。”
  他点头,笑容清丽,令人如沐春风。
  “你怎么会直接把名字告诉我?”她看起来很疑惑。
  “因为你刚刚问了。”他说。
  她顿时就卡壳了,虽然她问了,但其实她并不觉得眼前人会直接承认自己的身份,毕竟司空寂也是个不小的名人,他就这样顶撞了别人的身份,至于原身……总感觉很是不妙啊。
  “洛小姐应该是从上九界来的,在下曾经听说过九州城洛家,想必洛小姐应该就是洛家的人吧?”
  “不错,我听说魔族也在上九界,以后要是有空的话你也可以来我家玩。”说到这里她拖着下巴看起来有些郁闷:“说起来,父母他们总是不在家,我都快忘记他们长什么样了。”
  他轻笑。
  “自然。”
  她拿起茶杯准备喝水,突然听他说:“那洛小姐是来四方大陆游历的了?既然如此在下知道一个地方,不知洛小姐愿不愿意和在下一起去?”
  闻言少女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立刻就点了点头,笑着说:“好啊!”
  他微垂眼睑,轻轻吹开了茶叶。
  至此,所有的一切便脱离了正轨。
  -
  “九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十二宫吗?”
  她有些好奇地抬头看着眼前的石墙,有些跃跃欲试。
  “是的,据说在通过这里之后会获得目前你最想要的东西。”他笑着说到,然后上前一拳击碎了石墙,顿时墙面就破碎一片:“好了,我们进去吧。”
  “真是简单粗暴的开门方法……”她看着一地的石块额上掉落黑线,不过很快就跨过门槛然后跟着跑了进去:“你刚刚说第一关是下象棋,可是我不会下棋怎么办?”
  “没关系,有在下在,洛小姐尽管放心就行。”
  一切熟悉而又陌生,有时他恍惚会以为这一切都是现实,却在下一刻看到她的笑容时又烟消云散。
  若是现实,她又怎会对自己笑得如此不设防备?
  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他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书有些愣怔,再听见她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它给了我一副地图?这是什么?”
  那一瞬间,他心跳停了一拍。
  “那是……”
  那是他曾经得到的东西,在此之前他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在陷入幻境的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
  “……可以找到你消失爱魄的地图。”
  -
  眼前满城烟花绽放,一片灯火绵延,像是十里桃花。
  夜色灼灼,她的眼底灿若星辰。
  “好漂亮,这是你做的吗?”她扭头,眼中的笑意像是快要溢出一般,乌黑清澈的瞳孔中清楚地倒映出他的身影。
  “是。”漫天花火不及她的笑容,他被她的眼神所吸引,像是着了魔一般俯身而下,想要距离她更近。
  “可为什么现在弄这么多烟花?明明现在……”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惊讶:“莫非你是在……过春节?”她扭头,正想要道谢就看到他正在看着自己,眼神温柔缱绻,像是此刻他的眼前就只剩下了她一人一般。
  “是,你曾经说过那是最重要的节日,所以在下便选择在这一天……”他眸色温润,漫天烟火在他的身后绽放,犹如一树银花。
  “洛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但若是仔细听就会察觉到他的嗓音有些微的颤抖。
  她抬头看着他,远处天际烟火丛丛,连绵不休好似无穷无尽,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喧嚣震天。
  她突然笑了起来,一如最开始的模样。
  “好啊,我最喜欢九煜了。”
  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要因为过于欢喜而就此死去。
  将她搂在怀中,一切又变得极其安静。
  漫天烟花,人群攘攘,一切都消失不见。
  唯有怀中的她是那样的鲜活。
  “我爱你。”
  没错,他是爱着她的。
  不是好感,也不是喜欢,更不是一时兴起。
  而是爱。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如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
  不在灯火阑珊处。
  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整个世界开始分崩离析,化作万千光点四散开来,他抬头,像是一瞬间惊飞了草丛中的萤火虫,纷纷扬扬,照亮了整个漆黑的世界。
  好似有什么东西也随着那些光亮一起离开了,从他的四肢百骸,从他的灵魂中抽走了。
  【爱而不得永远都是如此的痛苦。】
  【她永远不会喜欢你。】
  【大梦一场,便将尘世忘个干净。】
  【无牵无挂,这样不是很好吗?】
  黑暗之中有无数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远又很近,带着蛊惑的意味。
  他却只是笑了笑了。
  他不愿意,也不会放弃。
  他可是魔君,从来都是威风八面,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倒他。
  从前他一直以为自己对洛宛沚只不过是兴趣,是征服欲在作祟,或者只是不甘心。
  但现在他可以确定了。
  若不是因为喜欢,又怎么容忍她对自己出手?
  若不是因为喜欢,又怎么会容忍她知道自己的过去?
  若不是因为喜欢,又怎么会因为她破例?
  【你不后悔?】
  “从不后悔。”
  幻境中的事情也只是幻境而已,真正喜欢她,还是要等到十二宫的那一刻。
  温柔的,神采飞扬的,总是那样光彩照人的。
  阴郁的,嗜杀成性的,总是带着能燃烧整个世界的疯狂。
  他沉溺那些幻境之中,朝朝暮暮,竟一时无法脱出。
  【我只想和她在一起。】
  越来越多的光亮汇聚此处,直至整个世界煞白。
  君九煜睁开眼睛,眼前尽是漫天飞舞的藤蔓,而在那一片混乱之中向着他而来的黑色身影是那样的突兀,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映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洛宛沚没想到藤蔓会突然自己散开,但此刻她已经陷入了最深处早已没有退路,就这样直接跳了下去。
  狂风吹起她的长发,那张脸从未像此刻一般令他着迷。
  “洛小姐……”
  他向着她伸出了手,瞬息所有的震动全都停止,那些不断蔓延的树枝开始重新恢复,犹如之前一般的动荡不堪,而在这好似青色龙卷风一般狂乱的树林之中却是极其安静的,散落的枝叶间有树叶纷飞,她坠入他的怀中,一如初见。
  “砰!”
  眼前一花被压倒在地,君九煜的面容放大在她的眼前,长发倾落,那双金色的瞳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温和,盈盈光泽颤动,像是初生幼苗上的露水,好似下一秒便会破碎。
  “你……”
  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一时间感觉喉咙发紧,刚开口还未说什么他便压了下来,顿时堵住了她的仓皇无措,却只是片刻便离开,蜻蜓点水,完全不复他以往的霸道和狂热。
  随即他便转身离去,很快便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但他临走前留下的话语却久久未曾消散,萦绕在耳边,犹如幻觉。
  “……我爱你。”
  -
  “你说你知道我失去的爱魄在什么地方?”
  回来之后君九煜突然就和她说了这件事,同时还拿出了一张地图,那地图上画着的地方是上九界丘江城,是位于河流边缘的一个地方,在此之前她还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嗯。”君九煜点了点头,看上去非常淡然,就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之前在下不太清楚这张地图是干什么的就一直放在那里,但在今天早上在下突然就明白了。”
  “十二宫最后送的东西是目前最想要的,当时洛小姐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希望能出现能完全治疗好自己眼睛的药物,而在下则是得到了这张地图……在下那个时候还以为是藏宝图,但昨天后在下意识到,那个时候在下就已经喜欢你了,但十二宫不可能直接把你给在下,给的便是能让你恢复感情的东西。”
  洛宛沚身体一僵,原来若是有人和她告白她都是没什么感觉的,但最近几天老有这种事而且还都是熟人……这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虽然她确实想要找到自己失去的灵魂,毕竟因为灵魂缺失导致身体常年冰冷不说,在感情上总是非常隔阂——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打架的时候实在是太暴躁了,若是灵魂完整她绝对能比现在能打一倍!
  ……不过,她其实并不太愿意恢复感情,毕竟她并不喜欢这种事,不管怎么样都还是自己一个人更加快活。
  “那我们收拾收拾马上就出发吧!”不过这种事还是等找到再说,现在囊字都还没有一撇呢,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以后去操心吧!
  没心·洛宛沚·没肺重归江湖。
  “既然洛小姐都这么说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君九煜却是一动不动继续站在她门口笑眯眯地说:“就我们两个人,在下可不希望其他什么人跟着一起去。”
  “你这话说晚了。”洛宛沚指了指他的背后:“他们好像已经找过来了。”
  君九煜脸色顿时就是一沉,他扭头就看见沈建国靠在树杆上抱着胳膊笑容灿烂地看着他:“啧啧,有了好东西怎么能不分享一下呢?魔君大人你可真是太小心眼了。”
  洛君寒则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树杆,树上的雪都被他敲得纷纷掉落:“你想要偷偷摸摸地把我的妹妹带到什么地方去?我这个做哥哥的可是绝对不允许的哦。”
  “你真的有把她当过自己的妹妹吗?”东门瑾斜睨他一眼,对此表示怀疑。
  “你这个家伙,别以为露出了真面目后就可以天天拆我的台。”
  不止是君九煜,此刻最头大如斗的其实是洛宛沚。
  “要不,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
  虽然洛宛沚想着能拖一时是一时,但是不到两天她就淡定不下来了。
  “宛沚,我刚刚出门的时候听到大街小巷都在说丘江城出现了宝物,一下子有好多佣兵团都向着那里涌去了。”第三天苏城回来的时候就这么说着,然后悄悄地看洛宛沚的表情:“我们是不是也该……?”
  洛宛沚不是傻子,君九煜手上的地图不可能就这么被别人给发现然后流出去,所以思来想去,只可能是君九煜他自己散布出去的,就为了逼着她去丘江城!
  这家伙……
  她不由得托住了自己的额头,眼神阴郁。
  她最讨厌被别人逼着去做一件事,尤其这件事还关乎她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能也过去了。”洛宛沚缓缓开口,声音极其平静:“毕竟那可是我的灵魂,如果真的能找回来今后我的实力绝对会进步的比现在更快。”
  她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苏城早已经发现洛宛沚真正生气的时候反而会面无表情,整个人平静到不正常。
  其实之前她一直以为洛宛沚生气的时候会像个疯子一样狂笑不止——咳咳,当然这个想法绝对不能被洛宛沚听到——但后来她才发现那种时候洛宛沚都是极其畅快的,于是便能大笑,便能随心所欲。而一旦生气整个人都会陷入一种极其阴沉的情绪,眼神古井无波,好似破宅中的枯井,死寂而沉闷。
  想到这里苏城不禁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松气,但反正心情突然就轻松下来了——其实她不觉得君九煜会蠢到不知道洛宛沚最讨厌被人胁迫着去做一件事,所以这件事不一定就是君九煜散布出来的,很可能是同样喜欢洛宛沚而看君九煜不爽的人所为。这样一来既能让洛宛沚找回自己的感情又能拉低一把君九煜的好感,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收拾收拾,我们做一番伪装加入同去的佣兵团中。”
  苏城还在想着那些事情的时候就听到洛宛沚冷冷开口。
  “这一次,我们要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