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神王毒宠:二嫁王妃最新章节!
  
  “殿下如今被软禁在这东宫内,虽有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虽有耳朵却什么都听不见,虽有双手却什么都够不着,虽有雄心,却无处施展,是不是?”红袖问。
  
  太子眉头一皱,松开了红袖,声音也冷了下来,问:“你想说什么?”
  
  红袖不介意太子突然的冷淡,反而凑过去,道:“奴家说了是来为殿下分忧的,您怎么就是不信呢?”
  
  “哼,你们能安什么好心?无利不起早的商人,当初齐国公出事,你们谁也没有出面帮忙,否则本宫至于落到今日的地步吗?”太子很有些生气。
  
  天乐坊的背景十分不简单,齐国公习锐也只是参了一股罢了,所以并不算是习家的产业。
  
  而天乐坊背后的主人,身份神秘得很,连太子都只知道对方是个富甲天下的商人,生意遍布天下,涉猎颇广,人称“段八爷”。
  
  但段八爷的来历,却没有人知道,他也很少露面,天乐坊是他一手创立的,却分了百分之五十的干股给齐国公。
  
  所以天乐坊在天都能够屹立不倒,无人敢去惹事,彼时齐国公还是皇帝信赖和重用的肱股之臣。
  
  后来风声不对,天乐坊就被查封了,但天乐坊一些掌事的都逃走了,一个没有落网。
  
  朝廷只抓到了一些小喽啰,这帮喽啰只负责做事,对天乐坊知之甚少,所以也没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
  
  太子觉得段八爷不够义气,出了事儿就顾着自己跑,没有想过拉他和齐国公一把,亏得当初自己和齐国公那么给面子,帮他撑场子,天乐坊能日进斗金,可少不了他和齐国公的功劳。
  
  红袖知道太子还为这事儿生气了,又一个漂亮的转身,勾起太子的脖子,将整个人都挂在了太子身上,媚声道:“殿下,您消消气,当初咱们也是没办法,正在风头上,我们八爷也无能为力啊,现在我不是来帮您了吗?”
  
  “现在大势已去,你们还能做什么?”太子丧气地问,他越来越无力去抗争了。
  
  习锐被关在天牢里,根本见不得天日,齐国公府被抄了。
  
  树倒猢狲散,原本依附他,捧着他的那些大臣要么跟他撇清了关系,要么被贬谪了。
  
  他本想借助找回来的秦王翻出点儿浪花来,没想到这厮是个莽夫,一点用都没有。
  
  凤轻扬不仅安然无恙地出来了,他还听信了别人的挑拨,反过来和他作对。
  
  如今更是因为他,太子进一步被皇帝忌惮,连自由都被彻底剥夺了。
  
  太子看不到希望,所以红袖来了,他也没有任何期待。
  
  “殿下,难道您打算放弃了?”红袖问。
  
  太子烦躁地道:“不放弃又能如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殿下都自比鱼肉了,那可真就没什么希望了,哎……段八爷还顾念往昔情义,打算帮殿下翻身,可现在看来,殿下自己并不乐意翻身。”红袖松开了太子,微带轻蔑地道。
  
  太子生气了,他竟然还被一个女子鄙视了。
  
  “谁说我不乐意翻身?是现在我孤立无援,皇上已经断掉了我的羽翼,连我身边的奴才都被他换了一遍。”太子生气地道。
  
  红袖看太子生气了,反而又笑了,道:“只要太子还有翻身的心气儿,我们八爷就一定会想办法帮您达成夙愿!”
  
  太子半信半疑,问:“段八爷有什么办法帮我?”
  
  “太子又不是没听过一句老古话,有钱能使鬼推磨!”红袖娇笑一声。
  
  太子蹙眉,段八爷有钱他是毫不怀疑的,可现在这个局面,是钱能解决的吗?
  
  皇帝已经得知他不是亲生的,而那个神医又替皇帝治好了身体,也许不久就会有皇子诞下,到时候他这个太子,就必然被废黜。
  
  太子得知自己不是皇帝亲生的时候,也非常痛苦和愤怒,可是他同时也知道,正因为不是亲生的,他才要努力配合齐国公,尽一切努力来保住自己的储君之位。
  
  可他内心的痛苦,从未消失过,每日都活得战战兢兢,生怕被皇帝知道他这个儿子是假的。
  
  为了掩饰这种痛苦,他也只能借助纸醉金迷的日子来补偿自己。
  
  他恨透了自己的出身,却也不甘心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
  
  当了那么多年的太子,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放弃这份尊贵,放弃唾手可得的天下呢?
  
  “段八爷打算怎么帮本宫?”太子问。
  
  红袖笑了,道:“只要殿下愿意,三个月后,您就可以登基。”
  
  太子一愣,自然不敢相信,道:“你不要跟本宫开这种玩笑!”
  
  “奴家怎么会跟殿下开玩笑呢?太子您不能登基的本质原因是什么,殿下可知道?”红袖问。
  
  太子摇头,有些茫然,问:“是什么?”
  
  “自然是因为老皇帝不死,太子就永远只是太子!”红袖眼里锋芒毕现,嘴角噙着一抹狠厉的笑。
  
  太子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殿下这就害怕了?那可不成哦,要成大事,就得无所畏惧!”红袖又恢复了一脸媚态。
  
  太子道:“这……这怎么可以?他……他毕竟是我的父皇!”
  
  “又不是亲的,殿下的亲爹,如今可是关在天牢里,不得见天日呢!”红袖娇笑一声。
  
  太子脸色涨红,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红袖。
  
  “你敢胡说!”太子吼道。
  
  红袖又掩嘴笑,道:“奴家是不是胡说,殿下心里比谁都清楚。”
  
  太子咬着牙,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红袖忙安抚道:“殿下,您何必这么激动呢,承认这件事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天下人不知,皇帝自己也不会公开,殿下可以安心地当这个皇帝的亲儿子!”
  
  太子胸口起伏连绵,怒火在胸膛里积蓄,他恨不得将红袖直接给掐死。
  
  “殿下别顾着生气,奴家只问你一句,到底想不想要这个皇位?”红袖问。
  
  太子眯起眼睛,问:“你们会那么好心?”
  
  “殿下也说我们是无利不起早的人,自然不可能白白帮您,这是对殿下,对我们都有利的,您当了皇帝,难道还能亏待我们八爷吗?”红袖笑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