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山 > 0570章 越旗者,杀无赦

0570章 越旗者,杀无赦


  (加更章)
  
  “国王陛下,御林里有流寇土匪,魔山又前往都城来闹事,这个时间点,不宜外出。”凯冯一下子悟通了泰温哥哥的冷酷无情,权力的游戏没有和解一说,只有你死我活着。
  
  既然大国师科本也是魔山的人,那就杀了!
  
  托曼不悦的看着凯冯,科本和玛格丽令他开心喜悦,凯冯首相却令人极为不舒服,不仅仅是凯冯的面无表情,凯冯说的话做的事,总是令孩子国王觉得膈应得慌。
  
  要不是有科本国师和玛格丽王后相陪身边,托曼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渡过没有母亲的孤独日子。
  
  “首相大人,御林铁卫队长洛拉斯爵士会保护我。”国王慨然说道。他虽然极力做出大人的样子,还是难掩稚气。
  
  “还有我们英勇的都城守备队。”玛格丽清脆的声音是夜风中的动人音符。
  
  科本点头微笑附和。
  
  看国师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敏感到凯冯对他的杀机,凯冯说御林里不安全,有流寇土匪,话里就藏着了杀机。
  
  王宫里面的廷臣,很多稀松平常的话里都蕴含着深意。多事之秋,头脑不够用的人随时都被身边的人出卖,最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会明白。
  
  “国王陛下,您坚持要去迎接太后陛下的话,我希望您要多带侍卫。”凯冯淡淡说道。
  
  “提利尔家族的骑士会保护我的。”托曼看着玛格丽,话里充满了依赖。玛格丽要和他随行,自然会有提利尔家族的骑士一起了。
  
  这令凯冯看见了另一个‘瑟曦’的崛起!
  
  这种感觉令他处于崩溃的边缘。
  
  一个‘瑟曦’就已经令他很头疼,何况两个’瑟曦‘。
  
  玛格丽表现出来的野心,是为了提利尔家族吗?是梅斯公爵在背后指使吗?梅斯是条充气鱼,不会有这么缜密的思维和图谋吧,那么,玛格丽图谋掌控国王,是因为她自己?凯冯不知道玛格丽的真实意图,也许是权力的诱惑。不管玛格丽动机如何,为了王国的统治,凯冯决定在合适的时候把玛格丽也暗杀掉。
  
  凯冯登上了权力的巅峰,而魔山反噬的压力迫使他非常快的蜕变成另一个泰温兰尼斯特。
  
  蓝道塔利率兵急行军,要赶在魔山之前回到君临。
  
  从奔流城到君临,要比从西境的克里冈村到君临更近,但是魔山先行,蓝道塔利得争取时间。
  
  蓝道塔利率领三千骑兵率先急行军。
  
  从奔流城一路向东,走宽阔的河间大道,过著名的十字客栈,然后上国王大道,一路坦途,速度前进。
  
  路好走,速度自然就更快。
  
  蓝道塔利和魔山在赫伦堡的时候有过冲突,魔山把蓝道塔利提起来砸在了桌子上,令蓝道的背脊骨疼了很长一段时间。蓝道惧怕魔山的拳头,魔山要杀蓝道,只需要一拳,但要说到行军打仗,蓝道从不把魔山放在眼里。
  
  奉首相令,驻守君临城,对抗魔山,是蓝道很中意的合法对抗魔山的机会。
  
  他想狠狠的教训一下魔山,让魔山知道,谁才是最会打仗的七国名将。
  
  行兵打仗可不是街头殴斗,也不是拔剑决斗,这是一个讲究团队力量和军事策略的游戏,蓝道自认碾压魔山,这一点毋庸置疑。
  
  现在蓝道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抢在魔山之前,进入君临驻防。
  
  魔山曾打破君临城活捉了泰温公爵,令君临的军民折服,蓝道知道君临守备队对魔山有恐惧心理,他得赶回去先做全城军民的鼓舞工作,为君临守备队战士们燃烧起战意。
  
  名将就是名将,出手就和凯冯等人不同,蓝道第一要做的工作,不是练兵和布防,而是给将士们必胜的自信:两军交战,士气为先!
  
  梅斯提利尔也在首相之后发出了命令,要蓝道火速回君临驻防。
  
  魔山是个不安规矩出牌的恶人,梅斯希望魔山和凯冯和解,因为玛格丽提利尔和托曼拜拉席恩一世还没有正式成为夫妇,他们还缺少一个盛大的王室婚礼,而这婚礼,需要联姻的推动人凯冯兰尼斯特。
  
  在玛格丽和托曼没有正式成婚之前,梅斯希望凯冯不能被魔山杀死。
  
  这是提利尔家族的大计。
  
  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夫人不幸命丧君临,她来君临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提利尔家族出一个王后。把玛格丽提利尔嫁给国王,是梅斯公爵母亲的遗愿。
  
  梅斯公爵相信只要蓝道塔利回到君临,严密布防,魔山率军来到君临城下,一看无懈可击,那就只能接受议和,否则,魔山就会被蓝道击溃。梅斯相信魔山到时候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只要托曼和玛格丽成婚后,魔山要杀凯冯,或者凯冯要除掉魔山,梅斯都乐见其成,不会插手。如果双方都找他结盟,他自然知道该如何漫天要价。
  
  蓝道塔利三千河湾地骑兵,人人两匹马换乘,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君临。他在和另一条平行的黄金大道上的魔山抢时间。
  
  魔山的军团中,开路的先锋军是西境骑步混合军团,随后是军心还不稳定的铁种和海盗们,这些人都是步兵,两条腿行军可比不上四条腿的战马,何况骑兵们都是一人两马,马可以轮换着休息,速度更快,昼夜兼程。
  
  蓝道的主力大军一万七千人以步兵为主,缓缓向君临城进发。
  
  奔流城的黑鱼布林登虽然是名将,见了敌军撤走也并不敢渡河追击,奔流城的士兵有限,仅仅三千将士,不是近两万的西境军和河湾地联军的对手,黑鱼布林登需要更多的兵力,但是,他没有。河间地的贵族,十家有十家已经被蓝道塔利征服。蓝道和西境联军在河间地纵横作战,杀死了很多河间地的将士,整个河间地的边界山脉和原始森林里,土匪成群结队,很多贵族将士都被迫上山做了强盗。另有被俘虏的河间地贵族上百人,被关押在囚车里,随蓝道的主力步兵一起返程。
  
  蓝道率领骑兵队伍过了十字客栈,从河间大道拐上了国王大道,过了赫伦堡领地,经过了神眼湖西侧,一只渡鸦从天而降,带来了一封很特殊的信。
  
  信是魔山写来的,魔山以军务大臣的身份向蓝道塔利发来了一道命令,命令蓝道塔利只可缓缓行军,不可赶到君临驻防,否则,蓝道就违反了军令,魔山有权抓捕蓝道塔利并进行严厉审判。
  
  蓝道心情很舒畅的把魔山的命令撕碎,从魔山的信中,蓝道看见了魔山对自己的畏惧,他率军继续南下。
  
  第二天,又一只渡鸦前来,依然是魔山的军令,命令蓝道塔利不可插手魔山和凯冯之间的冲突,魔山重申他是七**务大臣,蓝道是七国贵族将军,魔山命令蓝道不可奉首相令,只能奉军务大臣的命令,魔山命令蓝道听令,否则魔山就会治蓝道塔利违抗军令之罪。
  
  蓝道在马上大笑,很显然,魔山怕了,都不知道他在嘀咕什么。
  
  蓝道率军继续前行。
  
  第三天,又一只渡鸦带来了魔山的军令,这次的军令非常简单:停下,否则军法处置。
  
  蓝道果然停下了,他派出了斥候向前哨探。
  
  魔山连续三天三只渡鸦,仿佛他在看着蓝道塔利在急行军一般,魔山在相距数百里远的黄金大道上向君临进发,两军之间隔着河流、树林、山脉和原野,但魔山的来信内容却好像跟在自己身边一样?这有些蹊跷!
  
  蓝道塔利急行军,昼夜兼程,他确信自己赶在了魔山之前,将士们都累了,那就休息一天,更利于接下来的行军速度。
  
  蓝道休息一天,没有接到魔山的渡鸦来信。前面斥候来报,国王大道上,并无异样。
  
  蓝道暗笑是自己想多了,魔山用一点恐吓的小伎俩,就令他起了疑心,这可不好。
  
  魔山连续三天发出渡鸦拼命阻止蓝道塔利返回君临,这只能说明一点:魔山忌惮蓝道塔利。这令蓝道塔利心情不错。魔山在赫伦堡的时候,以军务大臣的身份碾压过蓝道,这是口恶气,憋在蓝道心里好久了。
  
  七国作战,没有谁敢小觑蓝道。
  
  他的名将的声威,是在十八年前带兵打仗打出来的!
  
  篡夺者战争中,唯一战败过劳勃和艾德联军的将军,就是蓝道徒利。他率兵从河湾地开始作战,打风息堡,打王领地,打暮谷镇,和劳勃、艾林联军在河间地和王领地的边界作战,战无不胜,被七国贵族们公认为名将。蓝道威风的时候,魔山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蓝道休息一天,继续前进,这一次速度更快,国王大道上骑兵得得奔驰,六千匹战马铁蹄敲击在国王大道上,蹄声如雷。
  
  中午时分,又一只渡鸦从天而降,带来了魔山的军令,魔山严令蓝道停止前进,蓝道心中吃惊,但这里已经距离君临不远,不过数天路程,蓝道下令大军急速前进。
  
  第二天,蓝道心里隐隐期盼有魔山渡鸦前来,但是,并没有。
  
  第三天,骑兵继续推进,中午时分,远远的斥候来报,前面的国王大道旁边,出现了两面巨大的旗帜,一面是国王的宝冠雄鹿旗,一面是魔山的赤烟兽寒冰剑旗帜,但这是两面空旗,旗下并无一个士兵。
  
  蓝道闻报,心里吃惊,忙率亲随前去查看。果然,在前面的国王大道旁边,竖立着两面大旗,一面是王旗,一面是魔山的军旗,旗下并无一个士兵。
  
  这是什么意思?
  
  蓝道塔利行军打仗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怪事。
  
  两面旗帜插在路旁,随风飘扬,却并无一个士兵。
  
  蓝道心里惊疑不定,来到旗下,只见旗杆上刻着一行大字军令,蓝道军就此止步,敢越过两面军旗者,杀无赦!
  
  蓝道四面观看,前面是空荡荡的国王大道,左右两边是小树林,一览无余,并无伏兵。后面,则是轰隆前来的三千河湾地精锐骑兵,军威呼啸,无可匹敌。
  
  蓝道喝道:“来人,拔起王旗,砍断克里冈军旗。”
  
  侍卫队长布雷塔利说道:”大人,不要砍断魔山军旗,拔出即可,我们没必要惹怒魔山。“
  
  “这是魔山派出的小股斥候进行骚扰恐吓的小把戏,魔山的人越是装神弄鬼,越证明了他们对我们的畏惧。我们大军两万,横扫河间地,军威士气都极盛,魔山起兵叛乱,名不正言不顺,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来人,砍断魔山的军旗。”
  
  两名侍卫跳下马,一名拔出王旗,一名抽出长剑,猛砍魔山军旗。
  
  咔嚓一声大响,魔山军旗被砍断,倒了下来,蓝道下马,把魔山军旗踩进泥土,哈哈大笑,翻身上马,率领骑兵继续前进。
  
  第二天上午,国王大道上,又出现了两面旗帜,一面是王旗,一面是魔山的军旗。旗帜下面,依然无人。这一次,不用蓝道塔利吩咐,塔利家族的侍卫们冲上去,拔出王旗,砍断魔山军旗,把魔山旗帜点火烧成了一道美丽的火焰。
  
  当晚无事。
  
  第二天清晨,蓝道塔利拔营前进,再有一天日程,骑兵就进入君临。
  
  中午时分,远远的,前面的大道上,又出现了一面王旗一面魔山军旗。这次的两面旗帜不在道路旁边,而在青石板修建的道路正中,旗下一将,高大威猛,无可匹敌,正是魔山。
  
  魔山的赤烟兽头上有长长锐角,一身板甲,一面巨大的橡木盾牌提在左手,沉重无比,两边都是铁皮包边,寒冰巨剑的剑柄从左肩膀上斜伸出来,人如天神,马如神兽。
  
  蓝道塔利前锋军见了,人人惊惧,纷纷勒马停步,无人敢上前。
  
  魔山身边,一字排开的将军是少年侍从柯姆华纳、养子兰登加尔、队长埃林骑士、队长乔伊斯福卡、神箭手安盖、神箭手朱莉、葛雷顿古柏勒三兄弟、诺里斯死士、蟹爪半岛部落首领索罗柯蒂斯、森次利奥等七人。
  
  众人身后,是克里冈重骑精锐千人,密密麻麻,阻断了整个国王大道。
  
  魔山怒吼,声如巨雷,威猛绝伦:“蓝道塔利,你以下犯上,累次违抗军令,践踏七国律法,快快滚出来,下马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