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最强非人类 > 第两百七十九章 时光镜

第两百七十九章 时光镜

    石山上,夏炎默默的思索,刚才识海的那一道裂缝里,有着一种让他很熟悉的气息。
  
      但到底是什么,他竟然毫无头绪。
  
      “我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未知?”
  
      想不通,夏炎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谜一样。
  
      嗡!
  
      正想着,识海里传来一丝丝震动,嗡鸣声传来,就见一道光飞出,化作一面古朴铜镜漂浮在眼前。
  
      夏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面铜镜,突然复苏,自己跑出来了,发出朦胧的光芒,微微闪烁的镜面让人诧异。
  
      “怎么回事?”他惊疑不定
  
      嗡!
  
      忽然间见到铜镜一颤,镜面发出一缕强烈光芒,竟然朝着一个方向飞去,速度很快。
  
      夏炎大吃一惊,意念一动,想要阻止它但发现一股强大的抗拒力,随后索性不阻拦了。
  
      他很好奇,这面铜镜为何突然复苏?
  
      带着这份疑惑,夏炎起身直接一步踏出,整个人一晃消失在石山上面,追着这面铜镜一路穿过大街小巷。
  
      “你到底想带我去哪?”
  
      夏炎一边跟着一边低估,看着前面飞去的铜镜,心里有着许多疑惑,这面镜子果然有着器灵存在。
  
      之前炼化的时候有着抗拒,虽然还没能感应到器灵的存在,但夏炎肯定这面镜子有灵。
  
      果真,现在铜镜自己复苏了,虽然不清楚为何,但还是吸引着夏炎想去探查一番。
  
      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让铜镜复苏了过来。
  
      不一会儿,铜镜在一栋房屋前停下,嗡嗡的颤动,镜面发出强烈的光芒,仿佛显得很激动。
  
      “哈哈哈,头,这次收获不错。”
  
      屋子里忽然传来一阵阵大笑,里面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正在高兴的讨论着什么。
  
      夏炎神色一凝,悄悄走去,将铜镜收入手中,轻轻安抚着镜面,那股强烈的震动和光芒渐渐平息下来。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房屋,悄然上前,听着里面人的谈话。
  
      只听一个男子声音传来:“老六,快将东西拿出来清点一番。”
  
      “对对对,快拿出来,刚才我们差点就没能杀死那家伙,还好落单,实力不强。”
  
      杀人越货!
  
      夏炎心里闪过一个念头,里面的人刚刚在城外截杀了一个人,抢走了对方身上的东西。
  
      不用说,肯定是一群惯犯,他不急,继续听下去,因为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铜镜自己复苏肯定有着理由。
  
      “杀人越货,我们是认真的。”
  
      “头,不知道这次能有什么收获?”
  
      里面再次传来两个男子的声音,显得格外兴奋和期待。
  
      接着又听见一声叹息,接着有人说道:“真怀念当年的那一次行动啊,那大宅的主人刚好在外面死了,让我们有机会闯入宅子抢了无数好东西。”
  
      “只可惜了,当年那个小妞,竟然刚烈如斯,直接燃烧了自己。”
  
      “闭嘴,不许再提这件事!”
  
      忽然一声呵斥传来,里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一个人说话。
  
      但在外面的夏炎却忍不住眯起双眼,因为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手里的铜镜竟然剧烈的颤抖起来,挣扎着想要脱离。
  
      若不是夏炎镇压加上安抚,可能直接破门而入了。
  
      “稍安勿躁!”
  
      夏炎轻轻安抚镜面,说了句:“该死的不会活着,虽然不清楚你为何激动,但我还是替你料理了里面的那些家伙。”
  
      砰!
  
      话音刚落,前面屋子大门砰然炸碎,惊得里面正在分赃的一群凶恶大汉豁然起身,抄起武器齐刷刷看过来。
  
      只见破碎的大门外缓缓走进来一个少年,剑眉星目,手持一面古朴铜镜,散发着朦胧的光芒。
  
      “他么的,你找死吗?”
  
      看见是夏炎这个少年,里面的一群悍匪顿时勃然大怒,其中一人更是面露凶恶的样子,杀气腾腾。
  
      夏炎并不奇怪这群人为何没有被红莲业火烧死,不用想就知道,前段时间正在城外伏击他人。
  
      现在才回到城里,自然躲过了红莲业火的焚烧,不过,夏炎来了自然不想留下这群人。
  
      屋子里,有着八个人,个个面目凶恶,杀气腾腾。
  
      他们正在将几个储物袋拿出来分赃,看起来刚刚做了几笔买卖,截杀了不少人啊。
  
      “小子,你是谁?”
  
      跟其他悍匪不同的是,为首的那个悍匪面色凝重,手里握着一柄奇怪的剑,剑身有着密密麻麻的锋利倒刺,闪着一抹血光。
  
      这人就是头头,从夏炎身上感到一股死亡压迫,心神震动,凝重的看着走进来的少年。
  
      “我是谁不重要,我来,就是为一个嗯,一个人讨回公道。”
  
      夏炎说着顿了顿,看了眼手里面的铜镜,若有所悟的说了句。
  
      这话一出,现场气氛立马凝重起来,空气都粘稠了几分,一群悍匪齐刷刷散开,手持兵刃围住了夏炎。
  
      他们总共有八个人,每个人手里的武器都不一样,有的手持一双短剑,上面泛着墨绿的毒光。
  
      有人手持巨大的战剑,气势很足,有人手握一柄链剑,手臂上缠绕着长长的铁链。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浑身透着浓浓的血腥味,杀人如麻。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若为财,我可以分你一部分。”
  
      那个匪首眉头紧锁,慎重的开口说了句,竟然服软了。
  
      没办法不服软,他从夏炎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自然不想跟眼前之人为敌,毕竟他们很惜命。
  
      “不用白费心机了,这里已经被我封锁了。”
  
      夏炎摇摇头,这话一出,那个匪首面色大变,稍微一感应,果然发现一股看不见的能量封锁了这里,出不去了。
  
      看到这,匪首面目一变,狰狞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兄弟们,宰了他,我要碾碎他的浑身骨头,将他全身家当抢过来。”匪首凶悍的咆哮下令。
  
      “杀!”
  
      刹那,四周七个匪徒齐齐爆喝,同时出手了,一出手就能看出他们一个个配合默契,显然没少干这事。
  
      面对七个匪徒的猛攻,夏炎却一脸淡定,甚至没有躲闪的意思,仿佛根本没看见一样。
  
      嗡!
  
      此时,手里的铜镜忽然一颤,发出一声嗡鸣,接着,镜面上透出一股强烈光芒罩住了夏炎。
  
      砰砰砰!
  
      只听一声声闷响传来,周围的攻击金属被挡住了,铜镜发光,镜面上射出了一道道光芒,正中四周七个匪徒。
  
      “啊”
  
      “这是什么?”
  
      随着一阵阵惨叫传来,七个匪徒齐齐倒地,痛苦的翻滚起来,面目狰狞,显得格外的凄厉。
  
      他们被铜镜的光芒一照,立刻遭殃,身体开始渐渐地**,甚至整个身躯一点点的风化消失了。
  
      看着这种诡异情景,匪首惊恐不易,早已经悄悄地拖到了后门那里,即将要破门而出。
  
      但可惜被一股无形的能量挡住了,甚至被弹了回来。
  
      “想逃,不存在的。”夏炎摇摇头,进来之前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给一人逃走,更不想惊动城内的一些高手。
  
      特别是那位八荒剑主,夏炎觉得还是悄悄杀掉这些人才好,免得惊动了城里的那位老剑主。
  
      “老子跟你拼了”匪首眼看逃不掉,立刻激发了本来的凶性,挥起手里的宝剑杀向夏炎。
  
      他实力很强,一般人面对他肯定找死,甚至活不过七个匪徒的围攻,每个匪徒的能力配合无间,威力无穷。
  
      可惜被铜镜一照就化作飞灰,眼见着匪首拼命,夏炎却轻轻摇头不屑。
  
      “去吧,将他抹杀了。”夏炎轻轻一抛,铜镜嗡的一声飞出,镜面上绽放出一股强大的光辉。
  
      “啊是你?”
  
      光芒中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带着一种不可思议和恐惧,很快就没了动静。
  
      随着光芒渐渐散去,那个匪首已经消失无踪,只剩下一面铜镜静静地漂浮在半空,地上散落着八件兵器,还有一些储物袋和两个储物戒指。
  
      这些东西,都是刚刚那群匪徒留下来的,至于他们的人,早就被铜镜的那种神秘光芒化作飞灰。
  
      嗡嗡嗡
  
      此时,铜镜显得很激动,微微颤抖起来,镜面发出一股股朦胧的光芒,水雾蒸腾,透着一缕哀伤的气息。
  
      夏炎默默的看着,没有打扰,更没有安慰,心里则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隐约间猜测到了铜镜的一些秘密。
  
      他看了看铜镜,开始收起这里的散落的东西,有五个储物袋,之前匪徒们正在分赃的东西。
  
      还有两个储物戒指,是那个匪首的,至于匪徒们一个个只有储物袋,每人两三个还算不错了。
  
      收好了东西,铜镜已经恢复了平静,飞到了夏炎的面前,镜面上发出一丝一缕朦胧光雾,从里面飞出一缕奇异的光。
  
      “这是”夏炎惊讶,这一缕光竟然是铜镜的核心炼化关键,只要炼化了这一缕光,立刻就能掌控铜镜八成。
  
      没错,就是八成,夏炎稍微一炼化就明悟了。
  
      铜镜已经算是被炼化,可以发挥出十成威力,但还有两成没有炼化,甚至都无法感应存在。
  
      这让夏炎明白了,或许剩下两层就是镜子最核心部分,镜灵的所在。
  
      嗡!
  
      铜镜微微一颤,仿佛在发出感激,最后飞入夏炎的掌心陷入了沉寂。
  
      夏炎没有说话,默默的打量着这面镜子,开始感应镜子的能力,终于明白了这面镜子到底有何能力了。
  
      “时光镜?”
  
      下一刻传来夏炎的惊呼,面上露出一丝丝惊疑,没想到,铜镜的能力竟然关于时光的。
  
      这面镜子,有着一种能力,可以照射出一道时光,让人陷入时光乱流之中直接被吞没消失。
  
      而且它还有着一个能力,能照见时光,只要你面对着镜子凝视,必然能看见自己过往的时光,都一一浮现出来,很神奇。
  
      “啧啧,没想到捡了个宝。”
  
      夏炎都忍不住啧啧称奇,随手收起了这面时光镜,身影一晃消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