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我本来是做英雄的 > 第三十九章 寻求外援

第三十九章 寻求外援


  原来,这一切都是泰戈尔姐姐的阴谋。
  和人类社会是一样的,雌性蜥蜴人是没有资格继承部落首领位置的,可惜蜥蜴人大公主有着很深的城府,和巨大的雌性魅力。
  和从小被众人包围的泰戈尔不同,大公主是真正的天才,她有着王族的智慧与骄傲,却不像寻常王族那样骄傲自大,于是她不甘心,不甘心只能作为一个生育的机器,被蜥蜴人王作为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嫁出去。
  于是她默默地培育着实力,同时有甄别地在攫取着王族下属的势力,等待着机会。
  而这次人类冒险者的进击,给了大公主一个非常好的借口和机会:借着拥护她的老臣之口,劝说蜥蜴人王把泰戈尔派去联络周边的弱小势力。
  以泰戈尔那傲慢自大的性格,别说这个任务他完成不了,即使是完成得了,也会得罪诸多种族,为未来他自己的即位平添诸多障碍。
  之后大公主安插在泰戈尔亲信中的眼线,更是把傻乎乎的蜥蜴人王子,引到了人类冒险者的警戒线里。
  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泰戈尔被路锡东一行人救了下来,而且还给他授予了名字,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命名魔物”。
  这件事大大出乎大公主的意料,因此为了先发制人,大公主不得不提前发动了政变,现在原来的蜥蜴人王已经被囚禁在地牢之中,而其他反抗者正在被大公主的势力捕杀。
  就在这个当口,路锡东一行人,闯入了蜥蜴人的领地,守在这里的哨兵偷袭不成,反被他们抓住了,只好把上述变故,向着路锡东等人,娓娓道来。
  “原来如此。”路锡东点头,这样一来,前因后果就通顺了,看来权利和地位,不管是在人类社会,还是在魔物部族当中,都是一切争斗的源头。
  “啊啊啊,马丹,你们这些杂碎就这样向着我们高贵的王族,兵刃相向?”泰戈尔被气得有些暴躁,用脚反复地在哨兵身上踢打着。
  “哎哎哎,稍安勿躁。”伸手拉过泰戈尔,路锡东等到对方稍微平静了一些之后,开口问道:“这是你们部族内部的事,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如今蜥蜴人大公主已经抢占了先机,原本忠于泰戈尔父子的兵力,恐怕都被对方控制住了,路锡东想听听泰戈尔自己意见,毕竟将来是要由他统御族人的,必须要让他成长。
  “怎么办?怎么办?”像个孩子一样,明明已经成年了的蜥蜴人王子,反倒是抱着头蹲在那里,不知所措地喃喃自语起来。
  “要不我们逃吧?”
  “这就是你最后的结论?致老父亲、族人于不顾?泰戈尔,你真让我们失望。”路锡东叹了口气,深深地鄙视了一下蜥蜴人王的教育方法。
  “那我要怎么办啊,老大,咱们现在只有七个人,我姐姐可是有一队精锐蜥蜴人战士……”说到这里,泰戈尔踹了踹哨兵的腰眼位置,“喂,我姐姐有多少人?”
  就见那个哨兵闷哼了一声,随即晕了过去,显然泰戈尔用的力量太大了,于是他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哨兵身上。
  蜥蜴人哨兵被看得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颤声说道:“回……回禀王子,大公主她的手下有三个分队,共计一百五十人左右……”
  “嗯,七个对上一百五十人。老大,你说该怎么打吧?”泰戈尔一摊手,心说自己是没什么办法了。
  “唔,”路锡东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多人,一时之间也是踌躇不决,要暂时撤退,带了所有哥布林勇士和独角巨魔来战;还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趁着大公主立足未稳,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就在此时,远处的西泽湖沼泽地里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听那声响,应该是有争斗发生,对战双方是谁呢?
  “是防备鱼人进攻的边防军方向……”泰戈尔是熟知蜥蜴人布放情况的,只是看了一眼方位,就大约猜出了是哪个部分出了变故。
  “边防军?是效忠于谁的部队?”路锡东抬起脚,做出向对方腰眼踢出的准备动作,威胁着清醒的那个蜥蜴人哨兵。
  “是……是忠于大王和王子的队伍,公主的势力并没有延伸到那么远,她也怕暴露啊。”哨兵老实了许多,心想与其在为远在他方的公主扮忠臣,还不如实话实说,少受点皮肉之苦。
  “有办法了,”想到鱼人和边防军,路锡东就明白自己这方并不是孤立无援了,只要平衡好魔物之间的关系,这场政变恐怕很快就会被平息了,“提尔,现在由你作为使者,回到伊谢尔伦去搬救兵,要快去快回。”
  “为什么是属下去?我可以保护主人的安全!”独角巨魔环视了一圈,觉得除了席尔瓦,每个人都不如自己对路锡东忠心,他对魔人的决定有些不解。
  “因为你的步伐最大,而在沼泽地里,你庞大的身躯也是最不灵活的,搬来救兵,也是你的头功一件。别废话了,快走!”到了这个时候,每分钟都很重要,路锡东不想再多废话,直截了当地回答了提尔的问题。
  “哦,属下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行进。”既然路锡东已经把话说死了,忠心的提尔也就不能再反驳了,只能竭尽所能地去完成任务,这是食人魔一族长期养成的习惯。
  “这两个家伙,杀掉可以么?”路锡东拉过泰戈尔,小声地询问着对方的意见。
  按照通常的小说,主角肯定不会上来就把微不足道的探子、斥候、哨兵放在眼里,或放或带,都是慈悲地饶对方一命,兴许后期还有奇效。
  但对于现在的路锡东等人来说,现在这两个家伙只会变成累赘,放了就走漏消息,带着还得分兵看守,万一跑了,还会引来重兵包围。
  心慈手软,不是路锡东这一世的作风,他已立誓不再过窝囊的生活了,此刻询问泰戈尔的意见,也不过是因为这是对方的族人罢了,他不想为未来埋下嫌隙的种子。
  “当……当然,背叛族人、密谋反叛的家伙,本来就罪该万死。”泰戈尔明显是没有想过如何处置这两个哨兵的问题,愣了一下之后,才咬着牙说出上述的话。
  路锡东点头,转身出其不意得,将长剑插入了蜥蜴人哨兵的口中,瞬间就杀掉了对方,没有给对方任何呼叫的机会,接着又一剑,结果了昏倒的那一个。
  “现在,我们要去那里,”一边说,路锡东一边用手指着西泽湖水的方向。
  “那里?那是鱼人的领地啊,他们和我们是世仇~”泰戈尔惊呼出来,明显是被路锡东的话吓到了。
  “不错,我们这次,就是要借助鱼人的力量。”
  说完,路锡东嘿嘿嘿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