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北境之巫 > 第四十五章 白河镇 七

第四十五章 白河镇 七


  “那你又是谁,你怎么会被抓到这里来的?”林克皱了皱眉头,打量着面前的老者,问道。
  先前自己搜到了银夜城领主的信物戒指,亚尔曼肯定是在这里没错了。但到现在,林克也只碰到这一个活人,还有那些墙壁上怪异的脑袋。
  莫非亚尔曼领主已经死了?
  “我,我不知道,我,我是谁?!”
  老者一脸的惶恐,颤抖着声音,到是反问起林克来了。
  看样子已经神志不清了。
  难不成这老人是亚尔曼?
  林克听着他的话语,细细的打量起他的容貌来,虽然很苍老,但好像和林克看到的亚尔曼画像有些相似。
  “亚尔曼领主?”林克对着老者尝试性的问了一句。
  “我……”老者眼神垂了下去,不一会儿,他猛然抬起头来,瞪大双眼道:“我,我是亚尔曼,对!我是银夜城的领主!快,快救救我,带我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还真是。”
  林克心里想着,随后说道。
  “亚尔曼领主,博格阁下让我来找你,既然我已经找到你了,我带你出去吧。”
  “原来是博格……阁下是巫师?”亚尔曼似乎清醒了一些,问道。
  “先别说这些了亚曼尔领主,我先救你出来。”
  “好!麻烦你了!”
  说着,林克开启了赛琳娜的磁场,扫描了亚尔曼陷进墙壁的身体。
  不过他发现,墙壁内部,有类似于触手一般的东西,插进了亚尔曼的背部,他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正在被汲取,看来这就是造成他衰老的原因。
  林克没有废话。
  精神力化作刀锋,朝着亚尔曼身后的墙壁袭去。
  轰轰轰!
  精神力一震,顿时间飞沙走石,那镶嵌着亚尔曼的墙壁被震碎了,林克用精神力包裹着亚尔曼,致使他没有受到碎石的伤害。
  “啊!”
  墙壁破碎出一个凹口,亚尔曼无力摊倒在了地上,只瞧见,墙壁上一根根密密麻麻的黑色触手,将亚尔曼脖子以下的身子全部缠绕。
  林克驱使着精神力,将那些黑色触手尽数斩断,被斩断的触手,迅速的龟缩进了墙壁之内,如同活蛇一般,林克还想着收集一点,带回去研究研究呢,只能作罢。
  他扶起摊在地上的亚尔曼,从纳物袋中,拿出一瓶生骨魔药。
  让亚尔曼喝了下去。
  顿时间,后者的神色恢复了不少,触手的勒伤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走吧,亚尔曼阁下。”
  “小,小心那个怪物!特丽丝,还有他的女儿!”亚尔曼说道。
  “放心,我来处理。”
  林克紧紧握住了吸灵魔杖。
  带着亚尔曼,朝着洞穴外走去。
  原路返回,死路一条,只剩下右边洞穴的通道了。
  林克持着魔杖,小心谨慎的朝里走去。
  寂静幽暗的洞穴非常阴森。
  走了半响后,林克似乎看见前方有点点光亮,是那种诡异的血光。
  此时,幽寂声音传入林克的耳朵里。
  仿佛就在他的耳朵边上私语。
  “桀桀桀桀……”
  【警告警告,未知能量体入侵大脑!】
  “又来了?”
  林克微微捂着额头,只感觉一股阴沉的能量浸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就如同不久前,在水井上一样。
  不过,林克可不会再像之前一样毫无防备了,控制着精神力开启了永夜耳坠,顿时间,一道晶巢护盾将林克护在了里面。
  那蛊惑人心的声音消失不见,林克舒服了不少。
  在洞穴最里面靠墙壁的地方。
  那异魔女的声音里,包裹着令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林克可以防御,但身后的亚尔曼可只是个普通人,只见他的眼神渐渐迷离,不自觉的洞穴的深处走去。
  林克到是没有急着帮亚尔曼解围,将计就计的,装作一脸被魅惑的样子,跟在亚尔曼身后,他倒要看看那异魔要搞什么鬼。
  洞穴的尽头,特丽丝的巢穴。
  扑面而来的血腥味。
  这里和林克想象中的怪物巢穴没有丝毫的偏差,整个洞穴都被血肉包裹住了,甚至还可以看到那猩红的血肉中内脏肠子。
  地面上全是粘稠的血液。
  林克每走一步,脚底板都会沾着拉长的血丝。
  在洞穴最里面靠墙壁的地方。
  有一块布满苔藓的巨大石头。
  在亚尔曼的眼中,那巨石上坐着一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她全身赤、裸着,雪白的胴体令人血脉喷张,碧蓝色的眼眸夺人心魄,她与巢**的环境格格不入。
  女子的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呢喃着。
  她在私语,声音里充满了魔力和蛊惑人心的力量。
  然而,在林克的眼里。
  她长着锋利的獠牙,猩红的双眼,和令人恶寒的淡青色皮肤,覆盖着鳞片,活脱脱的水鬼一般的模样。
  林克嗅到了她身上令人厌恶的不死生物和异魔的气息。
  看来还真是一个不死生物和异魔的结合体。
  “亚尔曼领主!”
  林克见亚尔曼控制不住的朝着那异魔走去,顿时走上前去,拍住了他的肩膀,磅礴的精神力渗透进的他的脑海中,驱逐了他脑海中的能量,顿时间亚尔曼清醒了过来。
  瞧见那巨石上的异魔,顿时吓的急忙朝后退去。
  “那,那是特丽丝的女儿!”
  “哦?”
  林克偏头朝着那异魔女望去。林克并不怕她,她所散发出的异魔气息,很弱,甚至连当初林克在卡希佩尔还是骑士的时候碰到的那只异魔,都比她散发出的气息更强。
  估计,她原本只是不死生物,感染了异魔之血,变成了异魔和不死生物的杂交体,有了些许蛊惑人心的能力罢了,并不足以造成威胁。
  这些年在黑骨塔,林克也没闲着,看了不少关于异魔的书籍。
  虽然没有明确有书籍记载异魔是从何而来,但至几百年前,就有异魔的踪迹,只不过那时候异魔非常稀少,据书籍中记载,异魔是外域生物,要追溯异魔的起源,那可就复杂的多了。
  那巨石上的异魔女,见自己的能力不起作用了,顿时有些慌了神。
  即便如此,她还是悍不畏死的朝着林克冲了归来。
  林克根本不慌,他轻挥着魔杖,磅礴的黑暗粒子朝着他的魔杖汇聚而来,心里呢喃了声咒文。
  嗡的一声!
  半空中,一道五芒星法阵浮现。
  紧接着,法阵中,缠绕着黑色雾气的阴影之手伸了出来,轰的一声,将那女异魔死死的抓住了!
  “死!”
  砰!
  林克一个念头,巨大的阴影之手狠狠的握紧,顿时间,血肉四散,那异魔一下子被林克给捏爆了!
  “亚尔曼阁下,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林克淡淡开口道。
  “好,好的,巫师先生!”
  林克说着,环顾了下四周,全是封闭的墙壁,上面爬满了血肉。
  他挥舞了下魔杖,精神力散发出去,只瞧见,先前那异魔坐的巨石后面的那扇肉墙缓缓张了一个口子,清晰可见看到里面有一条通道。
  没有多做滞留。
  带着亚尔曼,林克准备离开这里,两人走着。
  走了有一会,异状发生了。
  前方传来了轰轰轰的声响,脚下的地面仿佛都有些微微颤抖。
  “是那特丽丝!特丽丝回来了!”亚尔曼声音微微颤抖道。
  “有些麻烦。”林克皱眉道,那铺面而来的强大异魔气息,林克感觉有些不妙。
  “女儿!我的女儿!”
  林克的话语刚落,一声凄厉的悲惨叫声传来,那尖锐的女人声音仿佛都要把林克的耳膜给穿裂了,林克吃痛的捂着耳朵。
  “你这该死的巫师!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轰轰轰!
  通道的转口处,一个可怕的身影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