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幻剑修罗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受惩罚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受惩罚


  “到你家来死吧!今天让你在田野里学习,看看我在孔山的剑门的方法吧!杀了那个人,刀锋直指,怒吼着不受惩罚。
  穿道袍的人在世界上并不常见。他们通常去实地考察。所以当他们看到李可洲打扮的时候,他们有信心杀了他。
  但只要听党的话。
  剑刃刺穿了李可洲的心脏,仿佛刺穿了铁石,但未能刺穿厘米。
  那人的脸吓了一跳,突然脸色大变。在他的剑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回来了。
  “啊!”
  少年尖叫着,剑从他的手上掉了下来,压进了一个碎铁的天堂,四肢着地飞了出去。
  那人走得太快,翻身爬了上去。他抱着麻木的胳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不认识那些思想高尚的人。原来是肯多的前辈。前辈们不能杀我。我希望我在旅途中得到的所有珍宝都能孝顺我的前辈们!”
  他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受伤还是害怕。他开始匆忙地拔出药草。
  但在他拿出来之前,李可洲从他身边走过。
  两人在那边打架,余光看到了这一幕,都吓了一跳。追捕者们看得很惨,然后拔腿走进了丛林。
  “孩子!我问你一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李可洲看着腿在发抖的男孩说。
  “前辈们……你可以问我一些问题,但我别无选择,只能回答它们。”年轻人汗流满面。
  “刚才你在哪里学的剑术?”李问。
  当时,他没有一张活生生的嘴就毁了琉璃月剑派。理论上不可能再继承剑法。
  “回到我们的前辈,剑术来自年轻一代。”这位少年心存疑虑地说。
  “你来自哪所学校?”李可洲又问了。
  “Ryu……龙云剑派!!!那少年的声音颤抖。
  李开州深思熟虑:虽然我毁了琉璃月剑派,但我也知道我没有把它干掉。上釉月剑派的老祖宗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流云剑派似乎应该是琉璃月剑派卷土重来。
  李可洲暗记着这个名字,没有再问任何问题,继续深入黑山。
  少年有点迟钝,见李可洲失踪,这种反应就来了,逃到了人世。
  对于那些看不清楚的人,他们立刻跪下乞求宽恕。他们茫然地环顾四周。
  李开州跨过黑山,来到黑山与阴云谷的交界处:流沙剑沼。
  他对眼前的情景有些惊讶。
  剑插流沙的场景消失了,流沙不再滚动,而是死去。
  在过去的30年中,很明显发生了未知的变化。先前隐藏在流沙中的魔法物品似乎已经被移除,流沙剑也不再存在。
  他走进多云的山谷。
  我看到眼前一片茫茫的泥泞空气,想起了我偶尔在这里遇到的那个沉默的女孩。
  这个女孩是个邪恶的手艺剑客,一生都在练习剑术。他一生中的第一把剑,漆星恶魔剑,是由邪恶的工匠手工制造的。
  他犹豫着要去看看过去那些邪恶的工匠。
  突然!
  轰隆声。
  声音相隔很远,但波浪最先到达他站的地方。
  “多么强烈的余震!似乎没有一个人在战斗,所有人都是非凡的,至少所有人都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李开州大吃一惊。
  “回归真理,成为大师,是五面剑场的最高力量。每隔三十年,就会有一个固定的数字。普通人在生活中很难遇到这样的人。为什么这么多高手突然出现在这里?往那个方向看,邪恶的工匠似乎就在那里。
  他毫不犹豫地对自己说,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现在!
  在多云的山谷里。
  一个女人拿着一把血匕首,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四个人。
  这四个人,满头白发,面色苍白,正如李开州所预言的那样,都被修好了,全部回到了现实世界。
  但在这一刻,这些人的脸,而不是任何放松,显示出尊严。
  尤其是女人手中的血腥匕首,让四个人都很害怕,很容易不敢动。
  “姑娘!今天我等你来。我只希望你主人留下的剑芯不会对你有恶意。只要你能把它交出来,我马上就走!
  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回答,而是拿着一把匕首,冷冷地看着四个人。
  四个老人面面相觑,皱着眉头。
  那个女人的手段,从当年邪恶的工匠那里传下来的,非常粗俗和怪异。四个人围住了那个女人很长时间。虽然他们严重地伤害了那个女人,但他们不容易把他打倒。
  还有!据他们所知,在那些邪恶的工匠时代,这个脉冲最擅长杀死一千个敌人和伤害八百个自残手段。要阻止另一方玩弄他的生活,不要太用力,这很容易。
  “这个女孩是个哑巴!一句话也不要从头到尾说。关键是顽固。今天,为了宝剑的精髓,只有一把可以放在一起!
  这四个男人刚刚下定决心不惜任何代价杀死那个女人。
  在这个时候。突然,他身后传来一阵响亮的歌声:
  “无限的天堂!”
  突如其来的噪音惊动了四个人,朝他们身后看去。
  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老人悠闲地走在院子里。
  四张脸颜色变了,这个人默默地出现在他们身后,穿着奇怪的衣服,说一些奇怪的话,让四个人觉得,有些神秘。
  “你是什么样的人,孩子,在我和其他四个人面前假装是上帝和鬼魂?现在这个老人没有时间杀你了。现在他要走了,他还能活几年!”
  一位满脸麻子、满脸黑发的老人看着李开州,粗鲁地斥责了他一顿。
  李可洲的出现是基于他的主人。
  但显然,一些画虎不是反狗的,他们被四个人视为玩弄神灵和诡计。
  他出现了,有一个女人在等他,看着他,眼睛里露出一丝疑惑,之后!就像在想什么。我的眼睛里有一丝惊喜。
  李开州看了看这四个人,说:“四个修行的人,也应该是世界上有名的人物。今天围攻一个女人是可耻的。四个人把自己的财宝留在家里,然后逃命,这四个人被认为是对你微薄惩罚的可怜方法……”
  “什么!”四个人怒不可遏。
  “你这个小混蛋,你出去抢劫我和其他四个人的时候,忘了看黄历了。我觉得你厌倦了生活。”
  当四个人听到李可洲的话时,他们以为对方是在阴谷里进行野外学习抢劫。因为他们的视力低下,他们把他们当作肥羊,他们的心非常生气。
  此外,李家洲剑术的波动也证实了这四个人心里的想法。
  “我杀了这孩子!你和这个女孩打交道。”
  满脸麻子的老人一点也不把李开州当回事。他是第一个带头争取成功的人。
  这个人害怕对方的生活,成了自己不幸的牺牲品。这时李可洲的出现给了他避免打架的理由。
  “我们一起做吧!”
  一个人喝得太多,四个人同时行动。三个男人杀了那个女人,一个男人杀了李可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