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 > 第80章 那就死
    众神山实力最强的是宙斯,这源于他本就强悍的实力和对众神山的掌控权。
  
      如果刨去宙斯对众神山的掌控,单纯以实力而言,哈迪斯未必逊色宙斯。
  
      而哈迪斯对宙斯的不满,在众神山也并不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这种情况下,宙斯能稳坐神王职位,就不得不提到与这两位并肩而立的强者波塞冬了。
  
      明面上看起来,波塞冬一直是宙斯最得力的支持者,但只有他们三个知道,并非如此。
  
      当年宙斯能夺得最后的权柄,依靠的是他自己的野心和心机,哈迪斯当时过于纯良的性格,还有就是波塞冬期盼和平之心。
  
      多年来,波塞冬支持宙斯打压哈迪斯,根本理由不是他支持宙斯,而是他希望众神山能和平的延续下去。
  
      在宙斯这一脉的历史上,出现过太多混乱和背叛,之前的众多神王争夺也充满了杀戮。
  
      波塞冬不喜欢战争,更不希望自己三兄弟平定众神山后,再让众神山陷入混乱。
  
      正是因为波塞冬这种想法,才让哈迪斯多年隐忍,没有做出太过出格的事情。
  
      而波塞冬本身的性格,也好于宙斯和哈迪斯,这也是阿尔忒弥斯愿意远赴东海,帮他夺取海权的原因。
  
      只可惜他们当时并不知道,东海有一条濒临圣级的美人鱼王,最后双双落败。
  
      阿尔忒弥斯更是差点被打死,不得已幻化成一个婴儿,收敛自己的神性进行恢复。
  
      而波塞冬当时重伤在身,也没有能力照顾她,只能把祂推到拥有圣者残识的大陆生活。
  
      至少美人鱼王不敢袭击那片大陆,如此一来,需要时间恢复的阿尔忒弥斯就是安全的。
  
      可谁能想到,阿尔忒弥斯沉睡中,这个身体误食了第五玄的力量,导致祂神性被困。
  
      而因为祂神性被困,身体彻底滋生了新的意识,也就是后来的炘。
  
      意外巧合中,阿尔忒弥斯的身体在炘的主导下,与凓结合生出了孩子。
  
      这是完全违背阿尔忒弥斯神性的事情,也让部分意识苏醒的阿尔忒弥斯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在长久与孩子相处中,祂诞生了身为人母的情感,这让祂陷的很深,不愿彻底苏醒。
  
      多年来,祂的神性也在自我挣扎,如果不是苏醒的阿尔忒弥斯的意识压制,可能早就醒了。
  
      若是见到波塞冬,在血脉与记忆的共鸣下,估计立刻就会醒来。
  
      这也是祂对波塞冬避而不见的原因。
  
      而波塞冬也能猜到祂的这些想法,所以一时间也非常犹豫,没有贸然见面。
  
      可这并不足以让波塞冬退走,阿尔忒弥斯是因为自己受伤的,不能让其全部苏醒,波塞冬终究心中有亏。
  
      面对这样的情况,波塞冬也非常的纠结,这让祂接下来几天,都没有前进,而是隐藏在丛林中,不曾与阿尔忒弥斯见面。
  
      如果是宙斯或是哈迪斯,这两人必然直接上前,才不会顾虑这么多呢。
  
      但波塞冬终究是三人中最善良的一个,祂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就这么徘徊了数日,波塞冬在一个早晨,突然察觉到东方有强者到来。
  
      那是神级的气息,对于进入神级多年的祂来说,并不难分辨。
  
      祂甚至能从那股气息中,感受到桀骜和凶戾,只从这股气势中,祂就知道来者不善。
  
      “阿尔忒弥斯,这就是你儿子找来的帮手么?”
  
      波塞冬向草部落驻地中的阿尔忒弥斯传话问道。
  
      “翼,龙部落首领,体内有龙图腾,战力不俗。”
  
      阿尔忒弥斯没有回答是与不是,而是直接给出一些翼的资料。
  
      “跟你比呢?”
  
      波塞冬问道。
  
      阿尔忒弥斯沉默一阵,道:“我没有完全觉醒,判断不出谁更强。”
  
      波塞冬点点头,就在祂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阿尔忒弥斯再次开口。
  
      “你们去丛林外面打吧,不要伤害了这里的草部落人。”
  
      这话让波塞冬一愣,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话证明阿尔忒弥斯对这个部落已经有了感情,如何能不让波塞冬感叹。
  
      要知道阿尔忒弥斯可是出了名的冷酷,作为狩猎与丛林女神,祂甚至反对人类进入丛林,破坏自然。
  
      可如今,祂不在乎自己打斗中破坏丛林,反而在乎这些人……
  
      “好。”
  
      波塞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答应下来,随后身形从丛林中飘起,直接向东方迎去。
  
      飞出丛林不远,祂便看到骑着一道金光赶来的翼,在翼的身后,还有祂见过的加图斯。
  
      “你是翼?”
  
      哈迪斯凌空而立,望着翼问道。
  
      翼点了点头,伸手把加图斯扔到地上,又从背后拿出一把长刀,才开口问道:“你要唤醒阿尔忒弥斯?”
  
      哈迪斯没想到翼的性格如此直接,但还是点点头道:“是的。”
  
      其实祂还是有些犹豫,但这些犹豫在祂看来,没有必要与翼述说。
  
      “那就打一场吧。”
  
      翼依旧简单直接的说道。
  
      “好。”
  
      哈迪斯也不多说什么,右手法杖在空中一顿,海蓝色法杖上方那团光芒立刻绽放开来,幻化成一把三叉戟模样。
  
      翼谨慎的与之对持,并没有贸然出手。
  
      他听阿尔忒弥斯说过宙斯等三人的厉害,按照阿尔忒弥斯的说法,自己不是这几个人的对手,但他还是想阻止这一切。
  
      如果让炘死在这里,他会觉得心有愧疚,在他内心深处,他还是自认为是火部落出身。
  
      而火部落一直以来就有在外抱团的传统,他会尽自己全力保护炘。
  
      待法杖变成了三叉戟,波塞冬的身形突然动了起来,脚下凭空生出浪花,拖着祂飞快的向翼发起冲锋。
  
      翼双腿微动,胯下金光像是活物一般发出凶戾的嘶吼,然后驮着他发起冲锋。
  
      二人瞬间便撞在一起,翼手中的长刀率先斩杀出去。
  
      长刀上,隐隐有一颗狰狞的龙头咆哮着杀向波塞冬。
  
      “哗啦啦……”
  
      海浪声响起,波塞冬脚下的浪花分出一片水雾挡在祂面前。
  
      “嘭。”
  
      一声闷响,长刀劈砍在海浪上,没能劈开水雾,却也让水雾变得混沌起来。
  
      翼收刀,刀上的龙头虚影口中带着许多水雾退回,把这些水雾吞噬下去。
  
      刀上只幻化出一个龙头,并无龙身,那水雾被龙头吞噬到长刀中,让翼觉得长刀都变得沉重起来。
  
      “噗。”
  
      水雾突然分开,波塞冬的三叉戟从水雾中刺出,笔直对着翼的胸口。
  
      翼正处于收刀状态,再想发力已经很难,他赶忙伸出左手抵挡在刀背上,阻止长刀后退。
  
      同时右手发力,催动龙头向前。
  
      “吼。”
  
      龙头一声咆哮,口中喷射出水雾,是刚刚被它吞下的那些。
  
      水雾击打在三叉戟上,根本没能阻挡三叉戟,反而瞬间被三叉戟吸收。
  
      三叉戟依旧快如闪电的向前刺杀。
  
      “啪。”
  
      两把兵刃交击在一起,幻化出来的龙头一瞬间被击破,长刀也一瞬间布满裂纹。
  
      “吼……”
  
      嘶吼声中,幻化出的龙头破碎。
  
      “嘭。”
  
      一声闷响中,翼的身体不可抑制的倒退着,如导弹一般笔直的射向地面,身体深深的砸入土地中。
  
      尘土扬起,把翼包裹在其中,让人不知道他情况如何。
  
      加图斯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波塞冬。
  
      只一下,在加图斯看来强大无比的翼首领,就落败了?
  
      “咳咳……真强啊。”
  
      尘土中,传来翼的声音。
  
      加图斯心中稍安,翼并没有直接落败,但他还是非常担忧。
  
      因为只一次对击,就证明了翼不是波塞冬的对手。
  
      “你并没有阻止我见阿尔忒弥斯的实力。”
  
      波塞冬望着下面渐渐落下的烟尘说道。
  
      “好像是没有,但是我不能允许你们杀了炘。”
  
      烟尘散去,翼并没有抬头看波塞冬,而是看着手中的长刀。
  
      这是他的岳父,也是上一任龙部落首领传给他的刀,可如今,已经在破碎的边缘了。
  
      “我并没有想过杀死……炘。”
  
      波塞冬皱着眉头说道。
  
      这正是问题的纠结所在,祂并无意杀死炘,但祂也知道,如果阿尔忒弥斯的神性彻底苏醒,那祂杀死炘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不想杀死炘,就不要去见祂,让祂自己抉择,阿尔忒弥斯早晚会自己苏醒的。”
  
      翼终于抬起头,望着波塞冬说道。
  
      这也是波塞冬这几天犹豫的原因,让阿尔忒弥斯自己苏醒,其实就能解决这个纠结之处。
  
      毕竟这样一来,祂就不用妄做恶人了。
  
      可阿尔忒弥斯已经沉睡太多年了,或许祂本身的意志是想要苏醒的,这也是波塞冬犹豫的原因。
  
      阿尔忒弥斯处于这个状态是因为祂,波塞冬觉得自己有义务把祂从沉睡中唤醒。
  
      “我拒绝。”
  
      最终,波塞冬还是没有赞同翼的想法。
  
      “那我就要阻止你。”
  
      翼骑着的金光闪烁了一下,金光中有龙吼声传来,随后载着翼再一次发起进攻。
  
      他依旧拿着那把长刀,因为他手中并没有更好的武器。
  
      波塞冬的眉头皱了皱,祂没有发动进攻,而是右脚踩踏脚下波浪。
  
      波浪中有水雾射出,直接卷住翼,让他不能冲杀上来。
  
      “你再这样,我只能杀了你。”
  
      波塞冬皱着眉头说道。
  
      “那就死。”
  
      翼说完,义无反顾的爆发出力量崩开水雾,继续上冲。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