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第二世界最强冒险团 > 第957章 很危险吗

第957章 很危险吗


      大厅内鸦雀无声,云中燕跟苏扬都被王岳的猜测给吓到了,圣人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遥远的存在,就像传说中的人物。
  
      因为遥远,所以保持着敬畏。
  
      现在王岳将他们的事迹摆到面前来,以天地为棋盘,以万民为棋子,是那么的冷酷无情,令人心寒,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
  
      “所以我就想,要是能够跟其中某位圣人打好关系,是不是就能在这场大劫中免遭于难?”
  
      王岳的语气不是很肯定,他现在唯一有那么一点点交情的就是那位颜惠圣人,但是这点交情早就在他要求抄录秘笈的时候用掉了,现在去求这位圣人保护中州城,跟其他不认识这位圣人的人去求没什么两样。
  
      “这可不好说,谁知道圣人们有没有彼此间的博弈啊,要是所求的圣人是不受欢迎的那位,很可能会适得其反。”苏扬摇摇头否定了他的提议,何况他们也没有相熟的圣人啊。
  
      云中燕同样面色凝重,不发一语。
  
      王岳此行也主要是给司徒青青送所谓的信物的,还有就是跟云中燕说一下自己对这次大劫的猜想,加上自己心里的愧疚想为中州治所做点什么。
  
      结果什么都做不到,事件的猜测应该是没猜错,但是知道又如何?他根本无力改变……
  
      他可以带着圣堂成员跑路躲起来,但是云中燕却不能,这个一直给予他们很多帮助的女治安官,他的顶头上司,未来或许会遭遇大危险,但是他无能为力。
  
      以往的他因为悲观的思维方式,也可以挖掘出潜藏的各种阴谋,但是几乎没有一次是靠自己去解决的,都是选择叫人,叫刑无双,叫云中燕,叫双双,叫众神殿……
  
      如今,刑无双不在了,以往的那些靠山也自身难保,他才无奈的发现,自己一直在参与到不是自己这个层次的修士能够踏足的事件中。
  
      我还能为她做什么?
  
      王岳不停的问自己。
  
      献策,只有献策了。
  
      圣人无法影响,那该如何化解这次危机?
  
      圣人主持着这场大劫,操控劫中之人进行厮杀……
  
      等等,无法影响圣人的话,还可以影响应劫之人啊,可以让那支逃亡队伍不要进入中州境内啊!
  
      “我想到了!”王岳有些兴奋的叫道。
  
      “什么?”云中燕有些惊讶的看向他,苏扬同样如此。
  
      “云大人应该可以定位到那支逃亡队伍吧?在他们想要进入中州境内时,可以威胁他们,不让他们进入中州境内。从情报上得知,那位圣人操控的应劫之人非常看重同伴,大人只要以他们同伴的性命予以威胁,想来他会退让的。”王岳缓缓的将自己想到的方法说了出来,他丝毫不担心掌握因果宿命法则的云中燕会定位不到他们的位置,也不担心因果宿命的无解之刀威胁不到他们,唯一担心的是这位应劫之人还保持着理智,要是已经疯狂的话,这样威胁他们可能只会适得其反。
  
      “确实,只要那支逃亡队伍不进入我们中州境内就不会有事,但是……就怕他们不把我们的威胁放在眼里啊。”苏扬原本对自己的实力是很自信的,但是上次九天之门事件后,他的自信就被打击得支离破碎了。
  
      “看来只能如此了,威胁的事就交给我吧,只是我没有他们的气息,无法定位到他们的具体位置啊,要是被他们无声无息进入中州城里,那就糟了。”
  
      云中燕的话让王岳一阵愕然,他只考虑到了因果宿命法则强大的追踪能力,却忘了这是需要对方的气息才能进行……
  
      “我走一趟越离城吧,远远的看上一眼,获取对方的气息就撤退,这段时间就靠苏城主好好看着主城了。”云中燕叹了口气说道。
  
      “……好,那……云大人自己小心。”苏扬生出强烈的挫败感,在这大难将至之时,他竟然什么都做不到。
  
      “越离城?不是在武安城吗?”王岳有些疑惑的问道。
  
      “武安城是早上的情报了,现在已经到了越离城。我去了。”
  
      云中燕一秒换装,将一直穿着的捕快装换成了普通劲装,看上去格外的英姿飒爽,与捕快装的她有着不一样的气质。
  
      王岳呆呆的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收起异样情绪后,他随即思索起之后的安排来。
  
      按理说,他们圣堂成员应该跟中州城共存亡的,但是王岳实在不想让他们承受这些风险,他打算到时候将大伙儿转移到独立空间里,那里已经不算是这个位面了,据刑无双所说,她是在阿修罗界开辟的这个独立空间。
  
      这段时间,阿修罗界应该比这个位面要安全吧……
  
      至于自己,他打算留在中州城内,看看到时能不能给点什么意见。
  
      像之前一样,在大佬旁边坐个狗头军师,尽量多贡献自己的力量。
  
      另一边,双双敲开理事长办公室的门,没有看到长眉的身影,只有那位跟自己母上一样职位的杜子君杜副理事长。
  
      “长眉……理事长呢,他去哪里了?”双双原本是想直接用因果宿命法则定位他的,结果发现好像没有收集过长眉的气息,只能老老实实的过来询问。
  
      “哦,双双啊,坐吧。理事长的话,两天前带队前往武安城了,说不能让愿望法则落入邪魔之手,要去争一争。”杜子君如今负责整个众神殿的内务与外交,忙得不可开交,虽然听说这个带着愿望法则逃亡的小队十分凶险,但是他向来相信长眉理事长跟自家义父的判断,也就没说什么,继续忙活手中堆积如山的事务。
  
      “有他留下的什么东西吗?比如信物什么的,我想直接定位他,过去看看情况。”双双显得有些急躁。
  
      “有,我这里有他的传声玉佩,不知道可不可以?”
  
      “可以,给我一下。”
  
      双双接过杜子君递过来的传音玉佩,提取了上面长眉的气息,快速的进行定位。
  
      “好了,还你。”
  
      杜子君接过她递还的传音玉佩,隐隐猜到了什么,开口问道:“真的很危险吗?”
  
      “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