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灵器复苏 > 第三百三十八章:关键点

第三百三十八章:关键点

    空空的大刀拖在地面上,铿锵着爆出火星,他看了看莫北飞,又看了看辰风,问道“我们不做点什么吗?得赶紧去救爷爷。”
  
      辰风一直在担心他老爸他们的安危,可这个时候胡乱着急是没有用的,越是紧要关头,辰风反而会越冷静。
  
      妙妙抢白道“笨,我们也得先弄清楚土屋的位置才行。”
  
      “顾爷爷提到过,土屋就在这座山上的某个地方,不会离开。”空空说道。
  
      土屋被村庄的阵法所克制,没有那么容易离开这座山,只是被执天者以某种手段隐匿起来,那么肯定会有办法让其现身才是。
  
      孔清宇看辰风的样子,也是安慰道“你也先别急,如果你是土屋的关键,执天者肯定再来找你,我们等着他就行了。”
  
      空空在旁边出声道“如果是因为血的缘故,那爷爷的血不是也可以?一脉相承不是?”
  
      空空的话让辰风心情更沉重,他最害怕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老爸被抓进了土屋,执天者极有可能也会想到这一点。
  
      又或者等下会拿着老爸来威胁他。
  
      “闭嘴啦,空空,你老是帮倒忙。”妙妙没好气地说道。
  
      “我只是实话实话啊。”空空嘀咕道。
  
      辰风脑海里在飞快地回想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从临水夫人庙丢失的铜钥匙,到土屋的失踪,从季阿公受到袭击,到今天土屋现身许力贤的婚礼抓走那么多宾客。
  
      这一切就好像是有预谋一样,但偏偏辰风抓不住那个点,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某个线索,导致一直没法连起来。
  
      辰风起身朝院子外面走去。
  
      “你去哪里?”孔清宇问道。
  
      “季阿公家,我再去找找线索。”辰风说道。
  
      “那我们跟你一起去。”
  
      孔清宇站起来,准备跟上去。
  
      莫北飞目光在宾客里扫过,微微沉吟片刻,随即说道“师兄,你等下,我们需要去处理一件事。”
  
      “可是——”
  
      孔清宇看着辰风逐渐消失在许力贤院子外面的小路上,也是隐隐担忧。
  
      “他没那么容易出事。”
  
      莫北飞又看了一眼倒地昏睡的宾客,说道“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忙。”
  
      孔清宇看着莫北飞,莫北飞不喜欢把话说得很明白,但作为师兄,他心思敏捷,读得懂莫北飞的神情,眼里也是闪过一丝惊讶。
  
      “可以。”
  
      孔清宇瞥了一眼许力贤的院子,随即点头。
  
      ——
  
      辰风朝着季阿公家走去,他的影子在一排排的路灯下不断拉长又变短。
  
      空空和妙妙两人就跟在他后面,因为两人没事干,只能嘟着嘴,踢着路边野草里的一个易拉罐。空空把易拉罐提到空中,踢向了妙妙,妙妙灵巧地用脚尖接住,又踢回给空空。
  
      夜晚的小路上,空空和妙妙两人百无聊赖地对踢着易拉罐,一路叮叮当当。
  
      辰风也没去理会他们,走过了熟悉的小路,绕过一块菜畦,进了季阿公家的院子里。
  
      季阿公家里一片漆黑,自从季阿公出事后,这里已经好多天没有住人。
  
      破败的小屋在夜里显得格外孤寂,风拂过窗户,哗啦作响。
  
      辰风看着季阿公的院子,慢慢地在院子里行走着。
  
      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榕树上枝繁叶茂,用结实的粗绳子吊了五个秋千,在微风中晃荡着。
  
      很多村民经常要干活的时候,都会把小孩子托给季阿公照看。季阿公就做了这些秋千,给小孩子解解闷。
  
      “妙妙,这里有秋千。”
  
      空空眨着眼睛,跳到了秋千上。
  
      妙妙也紧随其后,两人晃啊晃,百无聊赖地等着辰风下决定。
  
      辰风走到榕树下,又扫视了一眼整个院子。
  
      榕树下有个竹制躺椅,季阿公经常会躺在躺椅上,村里的小孩子就会缠着季阿公,摇晃着他的躺椅,一两岁的顽童会爬到他膝盖上,躺在他怀里,听着他讲各种故事。
  
      季阿公博学多才,很多古文历史都信手拈来,便是枯燥无味的四书五经,都会被他讲得活灵活现。
  
      辰风在季阿公这里学会很多历史,也学会许多有趣的传闻,包括八卦的知识,风水学等等。
  
      他在刚成为镇灵师的时候,能够对老爷子教导的阵术熟练掌握,很大的原因都是在季阿公这边打下的基础。
  
      当小孩子不听故事了,小孩子就会和季阿公一起玩猜脚步声的游戏。季阿公的眼睛不好,可是耳朵相当灵敏,他对所有人的脚步声都记得牢牢的。
  
      辰风来拜访季阿公的时候,季阿公都能够根据他的脚步声听出他手里提了一箱牛奶来。
  
      “一定是哪里被我错过了。”
  
      辰风坐在季阿公平常坐的躺椅上,微微沉思着,回顾整个事件的始末。
  
      尽管整件事他都已经在脑海里琢磨了不下百遍了,可他还是不厌其烦地重新思考一遍。
  
      那天来见季阿公时,和季阿公提起土屋的事情后,季阿公的表现就开始变得古怪。
  
      辰风现在可以理解为季阿公知道土屋的诡异,会给村民们带来灾难,所以才会慌张。可辰风仍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在季阿公去了现场后,他就遭遇了执天者的袭击,差点丢掉了性命。
  
      这一系列的事情缺少了某个关键,让辰风连不起来。
  
      辰风站了起来,在院子里缓缓地踱步着。
  
      “啪嗒!”
  
      辰风的脚提到了一颗石子,石子飞溅起来,弹在石板上发出轻响。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
  
      空空和妙妙在榕树下摇晃着秋千,秋千的绳子摩擦着榕树的枝干,发出粗糙的摩擦声,辰风刚站起来不久,树下的躺椅还在轻轻地咯吱摇晃着。
  
      他仔细地听着这些声音,又想起了那时候季阿公说的话,心中像是比什么撞击了一下,他好像抓住了某些关键的地方。
  
      难道说——
  
      辰风脑海里闪过一道光芒,一些没法串起来的线在他脑海里逐渐成型。
  
      原来是忽略了这个!
  
      “执天者……我明白了!该死!”
  
      辰风有些懊恼,暗骂自己大意。
  
      这几天执天者以各种方式袭击村里的人,他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寻找执天者以及怪物身上,寻找血八卦的秘密,修复血八卦,调查执天者的目的。
  
      他搜寻了这么久的线索,却连执天者在哪里伪装成了谁都没有弄清楚。
  
      当他回过神来,从季阿公这边再去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忽视最关键的一点。
  
      渐渐地他脑海里的线索越来越明朗,再仔细回想一下,有些说不通的地方也已经解释得通。
  
      “居然是这样……我早该想到的,这家伙,我绝对饶不了你。”
  
      辰风握紧了拳头,他胸中有股难以压制的怒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