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唐蕃 > 第六十二章 好马拳毛騧

第六十二章 好马拳毛騧


  王质身上全是香料,他穿上衣服,准备告辞。
  辩机却拦住他:“现在是丑时,你最好就在这个暗室里歇息,等到天明之后去井底晃动铃铛,花头自然会将你拉起来。”
  辩机在油灯之下盘腿诵经,王质无事,于是学着辩机的样子,盘腿而坐。打开红木箱子,里面是圆寂的道岳法师送给他的书。
  《十八部论疏》,轻轻翻开,里面的繁体字好多都不认识,而且,读起来相当绕口。
  “为何你的师父将这本珍贵的经书送给我?”王质问道。
  “师父的意图总是高难问,弟子只是执行,不能解释。日后,你读懂这本书,或许就知道师父的意图。”
  估计是因为熏香的原因,王质大脑兴奋,无法入睡。
  到长安的第一个夜晚,还没有进城,他就失眠了。汶川地震之后的第二年国庆,父母带着他去北京天安门看升旗,那天晚上,他也失眠了。
  大唐估计不会升旗,可是长安城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在各种香味混合刺激大脑皮层,居然让王质感到冲动和向往。
  辩机闭着眼睛,像是知道王质在想什么似的,口齿微微张开,轻声说到:“你真该好好看看长安,趁着夏天还没有结束,好好看,最好到会昌寺来看看。从会昌寺庙西边的开元门出去,放眼望去全是金黄的花朵。到处种着枇杷和甜瓜,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东西,放在嘴巴里,这些水果像是在舌尖爆炸一般,化成蜜水流进你的喉咙。”
  闭着眼睛的辩机像是美食家,他的描述比站猪生动有趣多了,王质听得不断咽口水。
  “你还应该去西市去看看,店家都将郊外采来的野花装点门面,夏天卖的最多的是西域的葡萄酒,有很贵的,也有很便宜的。市场里常常看得见落魄的诗人,喝得醉醺醺地,高声诵读着昨夜写好的诗。诗人最爱半躺在平昌寺的台阶上,看着进进出出的施主傻笑!”
  “夏天的长安是最美的!”辩机手中拨动着佛珠,微笑着说道,“当然,夏天,你最好牵着芣苢的手,打着伞闲逛!”
  王质心中咯噔一下,他突兀问道:“辩机,你是在说你自己吧?”
  辩机眼睛睁开,看透了王质的嫉妒之心,“我是出家的和尚,已经断绝世间的七情六欲,不会跟任何女子有瓜葛。芣苢是个好姑娘,她应该拥有世间最纯净的感情。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像我刚才描述中带着芣苢,走遍长安城最美丽的地方。”
  历史书中的辩机可是以多情名扬野史。王质趁机问道:“你认识高阳公主吗?”
  “听说过,可是一直不知道是谁!几月前皇后驾薨,我和师父进皇宫念经超度,公主们跪成一排,我却不知道每个公主叫什么。或许见过,不知道是谁!”
  王质心里想:“辩机啊辩机,现在嘴巴硬,到时等待你的可是场红颜劫。”
  辩机见王质没有睡意:“天明之后你又要练习击鞠。今日要选马,我告诉你选马的小诀窍!”
  王质想想这的确不错,自己对马一窍不通,假扮成太子,从击鞠场上跌落下来可不是一件小事!
  “明天选马,那些年轻的击鞠手都是来自折冲府的骑兵,他们选马肯定要选那些高头大马。你不要去选那种马,有一种马是黄毛的,第一眼看到感觉很丑,它身上的毛和其它马不一样,长着黄旋毛,就和人头顶上长那旋儿一样。骑兵是不会选它的,因为品相不好!”
  “你的意思是我要选那匹马?”
  “对,一定要选那匹马。它是天生的击鞠坐骑,它能够比人更快判断鞠球会飞到的方位。旁人看见是骑士带着马跑,其实懂行的人知道是马带着你跑,你只需要在合适的时候挥动杆子,将鞠球朝着对方的方向击打。那种马叫做拳毛騧。”
  王质沮丧地说到:“如何击鞠,我还一窍不通!”
  “很简单,骑在马上,持棍打鞠球。鞠球的大小如拳头,分两队,手持球仗,共击一球,打入对方球门为胜。”
  辩机递给王质一片薄荷叶,让他含在嘴中。然后起身,指着大厅的暗道说到:“天色将明,我要趁着仉仉还没起床离开。记住,你这次假扮太子之后,仉仉肯定就会放过你。到时候你就到会昌寺来找我。”说着,拿起红木盒子准备走。
  王质急忙问道:“红木盒子里面的书,你不是说是老道岳法师给我的?”
  “我替你保管着!这本书对你来说太难,我会一字一句教你,当能够看明白其中的奥妙,修习之后定能参悟。我的老师告诉我,你是唯一能够救大唐的人。”
  辩机说完就离开。
  如果王质刚刚穿越到翼针县城,遇到一个人,上前就说你是挽救大唐的人,恐怕王质认为是个疯子。
  现在他不这样认为,他自信身上肩负着使命。
  重新爬回去,看着井口的光线渐渐亮起来,摇动铃铛。
  仔细将身上的绳索捆好,身体缓缓上升,王质看到从井口透过的阳光中飞扬着细小的尘埃。
  花头递给他击鞠用的长杆,指着马厩说到:“赶紧去选一匹马,训练马上就要开始了!”说着,抽动鼻孔,闻着王质身上的香气。
  那是一匹年轻的黄色小马,气宇和其它马相比,不算轩扬。毛发像秋天的田野。王质上前摸着马鬃,手指划过,马鼻孔响亮地喷着气。
  昨天骄傲的花头现在竟然单膝跪在地上,示意王质踏着他的大腿上马。
  王质双手出汗,握住缰绳,把脚伸进银色的马蹬子里面。
  黄色小马像是摩托车启动,前脚腾空,兴奋地嘶嘶叫起来。
  马厩门口的众人赶紧让出一条路,拳毛騧步伐轻盈,王质感到这匹马奔跑起来比摩托还快。
  昨天的大个子早就在场地的正中央,骑在白色马上,弯腰,使劲击打地上的鞠球,对王质高声说到:“飞球来也。”
  王质拉住马头,想等球飞过来。拳毛騧仰头看到球,根本停不下来,朝着球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