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剑典魔踪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入长安 班家所谋非天子而已

第三百九十三章 入长安 班家所谋非天子而已


  自打计连和谢长歌又一次闹翻之后,已经过去有一阵子了。如今,长安城内的消息是每况愈下,眼看东军越来越近,司马颙的心也开始逐渐摇摆不定了起来。
  望着手中的得自司马颙的亲笔信,班伯灵虽有心将其撕毁,却还是逐渐平复了内心的急躁情绪,再一次坐到了书桌前。
  此时屋外正好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推门而入的,不是别人,正是老二班叔起和老三班仲书。
  “大哥,长安来信是怎么说的?计连怎么说也是咱们班家的后生,你就真让他去跳这个火坑呐?”
  老三班仲书还是一如既往地反对自己大哥的决定,在他看来,长安已然是这神州上的一片乱葬岗,注定会有太多人因为区区天子而送命。
  不错,班仲书经年留驻京师,最是清楚不过那些王侯权贵们是怎么摆弄天子一家的。自武帝崩殂以来,先有贾氏一族把持朝纲,再有几位王爷各自起兵,将天子当做物件,来回争夺。
  眼下,大都督司马颙虽自谓正统,又有天子玉玺,皇太弟在侧。但明白人早就能看出来,东海王司马越背靠背部胡人诸部落,又有泥洹会的武夫相助,早已经是不将长安天子放在眼中。
  “仲书,为兄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连儿来的这些日子里,你我都看着呢。他是慧儿的福气,也是我班家的福分。”
  “但有些事,不光是难就不去做了。我把一切都跟连儿讲过了,他也愿意担上这一份责任。改朝换代,不过定数;万世太平,只在你我。”
  听着自己大哥再次提起他的那番想法,班仲书明白,自己的话大哥是听不进去了。
  班叔起虽不擅谋划,却也有自己的一番看法,眼见自己三弟又要失落而归,班叔起这便打趣道:“老三,你就甭管那个臭小子了。我看过了,那小子的命硬的很。”
  “说真的,游龙一脉所传武道,当真不凡。就你我在他这个岁数,还在入门处打滚。此去长安,只要臭小子不碰到扎巴罗,想来是没人能伤的到他的。”
  “那其他人呢?咱们送去的扶风兵士们呢?我知道欲成大事,必有所弃。但也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送死吧。”
  班仲书此时一脸颓然的模样,虽自知此时再说什么都为时已晚,但他觉得有些事,还是不吐不快。
  只见班伯灵此时忽然开口,冲着自己三弟轻声说道:“老三,我们的人不会白死,也不一定会死。有些事,你们文人不能明白,但连儿是武人,他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言及于此,班伯灵望了一眼身前的班叔起,只见班叔起已经从袖中取出了一份折好的地图。
  一眼望去,班仲书却是毫不陌生,这张只寥寥标注了数个地方的简易地图,所绘之地正是扶风与长安之间的地貌和地标。
  “老三,你来看这里,太白山。”
  只见班叔起此时指着地图上,那片靠近扶风南面的一大处空白说道。
  “大哥和我从来没想过司马颙的人马能够守住长安城,所谓勤王,不过也只是我们对外的说法罢了。你也知道,我们要的只不过是天子的一句话和一方印罢了。”
  “我们的人,如今正徘徊在长安城的西面,只待长安城一乱,便能借此机会,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然后全线退出长安,折返太白山中,就地隐蔽,到那时,就是该你我退往西面的时候了。”
  班仲书望着自己二哥不断同自己比划着,不禁问了一声:“那谢长歌他们,岂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班伯灵这时却是摇了摇头道:“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也是他们的福分。毕竟,当初我在计划之时,也并未将他们考虑在内。若不是连儿突然出现,走这一趟的,就是叔起了。”
  班叔起这时拍了拍自己三弟的肩膀,知道他这时还在思量刚才自己所说的话。
  “老三,天子是何模样,你我最是清楚。司马家是何模样,朝中权贵是何模样,你我同样一清二楚。今后,不论十年,还是百年,只要朝廷还在,坐镇其中的人,终将落得他们这般模样。”
  “游侠式微,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你我若不做这一番大逆不道,后人便会更加困难。大哥说过,天下是非,当有天下人来决断。游侠不死,便是正道不死。”
  只见班仲书听完这番话后,这才沉沉地点了点头,终于不再多言了。
  而这时的班伯灵,则是将自己身前的那封书信,悄然带入了袖中。
  与此同时,长安城中,大都督府内,司马颙的头疼症刚刚缓和了两天,今日却是又发作了起来。
  “来人呐,可有班家的来信?”
  “王爷,伯灵公尚未有回信。不过,扶风城那边这次又来了一批人,听说是伯灵公大人特地派来的高手。”
  正捂着额头,躺在床榻之上的司马颙,陡然听见身旁管家的回话后,却是一下坐了起来。
  “他们可有带兵?现在可曾入城?”
  “王爷,他们现正在府外馆驿中休息,并不见身披战甲的兵士。”
  管家此时仔仔细细的将计连一行人的样貌打扮说了一通,司马颙听到只是些江湖高手后,虽有些失落,却还算勉强能接受班伯灵送来的这批帮手。
  “城外的扶风兵,可曾愿意入城了?”
  略微思量了一番后,只见司马颙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坐在了床榻边轻声问道。
  “王爷,那些扶风兵中的将军说,没有伯灵公的命令,他们不好入城。”
  “岂有此理,难道本王的话,还不够调遣他们吗?”
  眼见自家老王爷又要发怒了,管家连忙低声劝说道:“王爷,眼下城内鬼怪横行。若是当真让这些扶风兵入了城,若是出了什么乱子,或者那伯灵公有什么想法的话,可就大事不妙了。”
  “伯灵公还是信的过的,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初他们刚到长安时,要是就让他们入城,就好了。眼下城防的人手还有有些薄弱,你派人弄些平民,上去补足城防,能拖一日是一日吧。”
  司马颙说到这里,却是不由得开始想起了手下满是大将之时的好,眼下自己身边可堪一用的将才,竟已无一人。这才是令司马颙头疼发作的,根本原因。
  长安城,馆驿之内,计连一行人此时就住在这里,大都督府中的人他们已经见过了。此时的计连一行人,虽入住了馆驿,却是人人刀不离身,时刻警戒着身边的一切。
  而与此同时,长安城中的令一处荒废不久的大宅内,不死心的谢长歌已经将主意打到了“勤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