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天天中文网 > 白骨大圣 > 第211章 阴邑江再次一夜断流

第211章 阴邑江再次一夜断流

不想错过《天天中文网》更新?安装天天中文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面漆黑。
  
      鸡骨灯笼里的两盏烛火微弱摇晃。
  
      木筏上那位高手道士在点亮小旱魃的阴火后,他拿起法坛案桌上的一只小孩布偶人。
  
      那小孩布偶人制作粗糙。
  
      并没有五官。
  
      高手道士拿着小孩布偶人来到船头的鸡骨灯笼旁蹲下,他指尖一点,如蜻蜓点水般沾起几滴蜡烛油。
  
      此时的蜡烛油刚烧熔,温度还很烫手,高手道士用指尖蜡烛油在小孩布偶人开始画起符咒。
  
      那是一个敕令符。
  
      字迹凌乱,潦草,却姿态锋芒,锋锐,透着道法的威严肃杀。
  
      画完敕令符咒后,高人道士又步伐沉稳,在波涛汹涌的江面上如履平地一般的平稳走到法坛案桌边。
  
      他端起法坛案桌上的一碗夹生饭,双碗上下扣上,然后一个反转,夹生饭就变成了阴阳倒扣的饭。
  
      接着点燃三根线香插在倒扣的死人饭里。
  
      供奉给法坛上的小孩布偶人吃。
  
      死人饭里香火袅袅升起。
  
      但没有随风飘散。
  
      而是化作两股游蛇,尽数都被小孩布偶人吸食掉。
  
      就在三根线香燃完的那一刻。
  
      高手道士抬头望了眼月色。
  
      不多不少,刚好子时,时辰已到。
  
      起尸!
  
      做法!
  
      准备阴邑江断流!
  
      高手道士拿起法坛上的小孩布偶人,此时画在小孩布偶人身上的蜡烛油敕令符已经冷却变干,色泽鲜红,鲜红,比朱砂还鲜红,格外的刺眼。
  
      当高手道士拿着画了敕令符布偶人再次走到石椁边时,就着月光看到,填满糯米的石椁里,那具额头贴着镇尸符的闭眼小旱魃,居然发生了变化,腹部鼓鼓胀胀,像是刚吃饱了死人饭。
  
      高手道士口中念念有词,念了一段招魂咒语。
  
      “敕!”
  
      一声低喝。
  
      神奇一幕发生了,当高手道士抬起小孩布偶人左胳膊时,棺材里被镇尸符镇压着的一动不动闭眼小旱魃,居然也跟着自动抬起左胳膊。
  
      当小孩布偶人摆出盘腿端坐,五心朝天姿势时。
  
      棺材里额头贴着镇尸符的一动不动闭眼小旱魃,也跟着摆出盘腿端坐,五心朝天姿势。
  
      夜色沉沉。
  
      蓦然。
  
      “哇!”
  
      一声惊天动地的婴儿啼哭声,尖锐,刺耳,难听,阴风阵阵。
  
      振聋发聩。
  
      在江岸两边的山壁间形成回声,本就振聋发聩的婴儿啼哭声,再次拔高几个音节。
  
      “哇!”
  
      “哇!”
  
      “哇!”
  
      第一声婴儿啼哭声惊天动地。
  
      第二声婴儿啼哭声怒浪拍天。
  
      第三声婴儿啼哭声风云变化,头顶圆月变成毛月亮,天生异象。
  
      ……
  
      孔财三世世代代住在阴邑江边。
  
      他家祖上都是靠江打渔为生的渔民,祖上手艺传到他这一代,他也是渔夫。
  
      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富裕。
  
      倒也充实。
  
      而孔财三所在的这个小渔村里,家家户户都是世代打渔的,这些网来的鱼可不是留给自己吃的,而是卖给府城里的鱼贩子的。
  
      可以说,孔财三就是看着阴邑江长大的。
  
      他也是从下听着滚滚江水声长大。
  
      孔财三夜里睡得迷迷糊糊,被一泡尿给憋醒,黑暗里,他睁开眼,摸着黑走出屋子,想到院子里放泡水好回来继续睡觉。
  
      即便出门放水时,他还不忘嘟囔一句这天气真他娘的闷热。
  
      可孔财三下地后,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鞋,屋子里黑咕隆咚一片,别听有多暗了。
  
      “孩他爹,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听你在动来动去,把我都吵醒了。”
  
      孔财三的媳妇儿不满抱怨一句。
  
      “孩子他娘,你帮我找找看,我找不到我鞋了……”
  
      “真是奇了怪了,今天外头好黑,连点月光都没有照进窗里,我找不到鞋子了……”
  
      孔财三无奈说道,他还在低头弯腰找鞋。
  
      等屋里亮起灯油火光,勉强照亮屋子后,孔财三才终于找到不小心被他踢远了的另右脚鞋子。
  
      然后去院子里放水。
  
      “我说呢,怎么今天这么黑,原来是月头被乌云遮住,今天是毛月亮。”
  
      孔财三走到院子里,外头整个都是黑漆漆的,深夜的小渔村里,万籁俱静,家家户户都沉入熟睡梦乡。
  
      “今天不光是毛月亮,就连外头也好安静,居然连平时最热闹的青蛙叫声都听不到……”
  
      孔财三一边拿起院子墙角的夜壶放水,一边扭头看看四周,院子里黑漆漆的,院子外也是幽深,寂静,伸手不见五指。
  
      院子里的唯一亮光,就是睡屋里亮着的朦朦胧胧灯油火光。
  
      深更半夜。
  
      周围沉寂无声。
  
      太过安静了。
  
      呼——
  
      一股夜风吹在孔财三后脖颈,孔财三猛然打了一个冷颤,尿到了手上、腿上、鞋上。
  
      “孩,孩子他娘,你,你有听到阴邑江…江水声吗?”
  
      孔财三急得朝里屋大嚷一句。
  
      过不多久,这个靠江的小渔村,被一个惊慌失措的惊恐叫声,打破了半夜沉睡。
  
      “不好了!”
  
      “江水断流了!”
  
      “江水断流了!”
  
      原本深夜寂静的小渔村,瞬间点亮起许多灯火,鸡飞狗跳,很快响起凌乱脚步声,村里男女老少们手举火把,全都着急跑向村口的江岸边。
  
      江水声消失。
  
      河床干涸,只剩下最中心的浅浅一层江水。
  
      两岸常年淹没在江水下的山崖,暴露在世人眼前。
  
      岸边那些打渔的渔船,此时都搁浅在泥沙里。
  
      看着这非人力可为的景象,村民们恐慌,惊惧。
  
      “是龙王,龙王发怒,龙王要上岸了!”
  
      “龙王要上岸娶新的水神娘娘了!”
  
      村里老人跪地嚎啕大哭,祈求龙王息怒。
  
      此刻,干枯的河床与江岸上小渔村形成如深渊落差,仿佛是被鬼斧神工在人间劈斩出的天堑,洞穿了九幽黄泉,深不可测,无法坠到尽头。
  
      因为在地狱,还有十八层!
  
      ……
  
      阴邑江大拐口。
  
      龙王庙。
  
      龙王台。
  
      众人瞠目结舌看着眼前的鬼斧神工般景象,原本还滚滚怒江的江水,眨眼间就像是被神魔之手抹去,露出江下纵横交错的干涸河床,露出了再次重见天日的千窟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