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天天中文网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谓狐朋狗友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所谓狐朋狗友

不想错过《老子就是要战争》更新?安装天天中文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就是说,袁术虽然取了长江以北的地段,但哪怕有吕布相助,也攻不下襄阳!”
  
  这时候李适从并州回来,一来一回自己都已经搞定并州了,但袁术还在带着吕布在磨蹭。
  
  “袁术手下袁涣提议强迁襄阳周边的百姓于江北,从而扩充江夏的人口。”
  
  荀公达拿着袁术这边的最新情报,对李适说道,
  
  “襄阳周边至少强迁了二三十万人前往江夏,这对原本繁华的襄阳城来说是次大打击。”
  
  “袁术四世三公手下到底是有着几个厉害的角色。”李适点头说道。
  
  荀公达说道:“袁术也不算太占便宜。
  
  曹孟德率军一路打到他的治所南阳,才被他手下大将张勋抵挡住。
  
  不过袁术也没撤兵,好像打算等到襄阳城破他才肯走似的。”
  
  “那就继续僵持下去吧,多打打也是好事!”李适道,“对了,这都年底了。
  
  钟元常应该把新郑渠修得差不多了吧?还是说,那些手尾到现在都还没有处理好?”
  
  “钟元常想来已经把新郑渠的守卫处理好了!”荀公达知道钟元常的性格。
  
  此刻的钟元常怕不是正在沉迷蔡邕的文稿,故意留着点手尾在磨时间。
  
  该怎么说呢,钟元常拥有顶尖谋士的眼观,也拥有顶尖谋士的决断,但他却拥有个非常大的毛病让他距离所谓顶尖谋士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
  
  那就是他有严重的拖延症。
  
  简单的说,如果把钟元常丢在一个极度危险的环境,比如说主神空间一类的地方,并且只赌活一场,那钟元常很可能是最大概率活下来的那个。
  
  因为他非常善于决断。
  
  他做出来的决断,未必是最正确的,但绝对是最适合当下情况的。
  
  但把他丢在安逸的地方,他的拖延症就会爆发出来。
  
  那性格就是面对一个月的政务,我七天观摩蔡邕字帖,七天练练楷书笔锋,七天晒晒蔡邕书稿,七天与友人共谈书法,剩下来两天把一个月任务顺手给做完了。
  
  你就不能够说我偷懒,我只是会管理时间而已。
  
  所以,既然李适计划最终的收尾时间,能够在今年年底完成,就别指望他会提前。
  
  李适道:“让他马上完成手尾。来的时候带上建设团队和修补渭水三桥的大匠。
  
  我要他在孟津港口到河内河阳县修建一座跨越黄河的桥梁。
  
  这桥梁最好分为两层,上层民用,方便黄河两岸进行交流,下层军用,方便我们官方运送物资,以及快马传信。
  
  在黄河上修桥仅第一步。
  
  第二步让他在泽州与荥阳间,给我建立起高架桥穿过王屋山与太行山来。
  
  有什么条件他给我提出来,两年内,我要他把这两座桥梁给我修建起来。”
  
  听到李适的话,一起在政务厅的法衍放下了手中的《小杜律》,杜畿停下了奋笔疾书手,郭奉孝放下了酒葫芦,至于小法正此刻双眼冒着星星的看着李适。
  
  最后,还是负责撰写的荀公达问道:“王屋山与太行山……莫非我们要做回愚公不成?!”
  
  李适道:“愚公才有大智慧,所谓智叟不过只是庸人一个。
  
  可惜列子枉为人子,最后说什么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真是画蛇添足。
  
  明明我等华夏族人不靠天,不靠地,何比需要帝多事。
  
  若让愚公自己开出一条道来,想来河内与上党间的联系会紧密得多,至少在运送粮食时候会方便多。
  
  这样并州也不会不断被妖族逼迫,现在只剩下两郡掌握在手了。”
  
  “长平侯的想法的确是很别致,相当别致!”法衍在这一刻不由感叹道。
  
  “不过若真能成功,至少与并州的联系会更加的紧密,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一劳永逸。”
  
  郭奉孝摸摸下巴道,“只听起来好像是有点费钱,我们手上有这么多钱吗?”
  
  听到郭奉孝的话,所有人全部向李适看过去,有没有钱也就这位爷清楚。
  
  “说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做过明年的预算……”李适抬起头看了看杜畿。
  
  杜畿脸上带着几分的红光,倒把自己手中神洛的信息交给李适。
  
  “不错,不错,现在神洛的人口已经恢复到十五万户了吗,若这样的话,两年后说不定真的能够让神洛的重新恢复旧日的光景!”李适摸了摸下巴很满意道。
  
  “所以,要不要尝试着收城门税!”杜畿道,“每天说不定有个一二十万收入。”
  
  “别逮着所谓的城门税我是差这几千万的人吗!”
  
  李适不屑的说道,“在我看来明年主要也就两条道路,一个工程而已。
  
  一是长安到神洛的直通道路,二是以黄河跨河大桥与跨越王屋太行二山的高架桥为主的洛阳太原道路,至于第三个则是军士改革工程了。”
  
  “还改?都让老兵退入屯田营了,你还想要怎么改?”听到李适的话荀公达道。
  
  “首先是建立一个靖灵殿,让每个牺牲的士卒把名字刻在靖灵殿石碑上,四时节气由……算了,还是由我等祭祀。
  
  三牲六畜不可缺少,礼节上就算不能比较天子,也必须同比诸侯王。
  
  为我军所有将士的最终归属,就算是我以后也要把名字留在这里!”
  
  李适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容充满了严肃,靖灵殿自己很早就想要建立了。
  
  生者予利,死者予名,这也是自己唯一能够跟随自己的士兵们所能够做的事情了。
  
  “有些僭越了……”法衍站了出来,作为法家代表他肯定是要说句话的。
  
  “没事,这些事情就算是超过了限度,所有人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难道活人还会更死人在明面上争荣誉吗!”李适挥挥手,要得就是这个荣誉。
  
  说实话,李适感觉自己在这个时代生活的最大改变,就是变得相信信义了。
  
  否则自己也不会走这条路子,也算稍稍减轻自己对秦雄的愧疚感吧。
  
  虽然那时秦雄只要继续作死那谁也救不了他,但自己到底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玩完的。
  
  若还是那和受到现代社会准则熏陶的自己,怕是不会有半分感触。
  
  “主公,还请继续说。”郭奉孝看着李适突然停了下来,继续道,“死者的你已经说了,那接下来对于活人的安置,应该也有计划吧。”
  
  李适点点头说道:“首先,战死的家庭,家中免去农税直到长子十六岁。
  
  另家中可出一子,在十二岁以后进入就近的种植类屯田营中进行义务性学习。
  
  现在屯田营内教授识字读书,武力领兵,种田耕地,能工巧匠……
  
  不管他学习什么,总之,在十六岁前都给我待在屯田营里。
  
  另外屯田营里包三餐,而且做五休二,让他有机会能回去与家里人团聚,”
  
  “开销倒是不大,不过长子本身就十六岁了怎么办?”荀公达不由开口问道。
  
  荀公达很清楚,自从自己接受人口编制普查后,这种制度性质的东西肯定自己出手解决。
  
  李适说道:“长子已经满十六岁的直接发抚恤金发四年。
  
  其中长子满十二岁,但未到十六岁的年龄,抚恤金按照长子的年龄递减。
  
  我们的目的是帮助这个家庭度过顶梁柱失去的苦难日子。”
  
  李适说道这里,倒带着几分唏嘘,“这是第一笔。”
  
  “还有?”荀公达不由咬咬牙,要不是见过你无中生有的生钱本事,老子直接把这本账册拍在你的脸上。
  
  荀公达感觉就算是第一笔,基本上九层九的诸侯都拿不出来。
  
  李适道:“这笔钱直接发给战死者的妻子,如果妻子已死或者离和,则交给战死者父母,然后才是孩子本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