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天天中文网 > 七零旺夫小媳妇 > 第 56 章

第 56 章

不想错过《天天中文网》更新?安装天天中文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老,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周静连忙去拉顾老,可他不愿意起来,紧紧地拉着她,惭愧又痛苦地说:“小静,是我对不起你,没想到顾林那畜生,竟然对你图谋不轨。”
  
  周军一听,惊得瞪大了眼睛,皱着眉头问:“什么意思?”
  
  “哥,你跟程远先把顾老扶进屋子里,有什么等会再说。”周静喊道。
  
  程远跟周军走过去,一人搀着一边,把顾老扶了起来。
  
  等进了堂屋,顾老的情绪平复了些许,他才说:“是我自私,是我不要脸,明知道顾林对小静做了那样的事,我还厚着脸皮来投靠爱国。”
  
  一开始,顾老听到顾林犯了流氓罪的时候,只觉得震惊,想去派出所见见他问个究竟,可他不愿意见他。
  
  顾老觉得人可以没才没财,但一定不能没品,儿子犯了这样的事,他气极了。既然他不愿意见自己,那他也当做没生过这个儿子。
  
  虽然还是会痛心,但当初被背叛过一次,现在再来一次也不是接受不了。
  
  可再怎么样,他也没想过要他死。
  
  得知顾林死后,顾老还挺淡定的,把该办的事都办完了,然后把自己关在家里。
  
  他吃不下睡不着,甚至想过这辈子就这样结束算了,直至看到书桌上那本泛黄的医书,那是他师傅留给他的中医学瑰宝。
  
  他翻开一看,第一页就写着“悬壶济世”四个字。
  
  这是他师傅给他写的,也是作为师傅对徒弟的唯一寄望。
  
  他顿时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与其现在了却生命,倒不如让残生发挥最后的余热,帮助更多的人。
  
  可继续待在首都,他实在难受,这里太容易触景伤情了。
  
  恰好这时三妞跑来找他,听到周静时就想起周爱国跟李香兰,这对在他那段漫长艰苦岁月里冒着危险,给过他温暖的后辈夫妻。
  
  于是,他跟三妮说,自己想去投靠周爱国。
  
  得到周爱国肯定的答复,并且得知他要来接自己的时候,顾老真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他回去医院辞掉工作,医院领导虽然舍不得他,但考虑到他的情况,只能忍痛同意了他的辞呈。
  
  紧接着,他开始变卖自己的家当,除了两间四合院,其它能卖的他都卖了。
  
  这四合院他应该不会再回来住了,但她想着周爱国有两个孩子,到时候每个孩子送一间,就当做是对他们的报答。
  
  就在收到周爱国要坐火车出发的电报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被顾林伤害的女人,于是去派出所打听,想在离开之前登门,替顾林跟对方正式道个歉,这算是他作为父亲最后唯一能做的。
  
  这一打听不知道,一打听才知道受害者是周静,难怪她离开首都之前连招呼都没来跟自己打。
  
  作为施害者的父亲,顾老觉得自己没有脸面去投靠周爱国,可在这边太痛苦了,他最后还是自私了。
  
  顾老说到最后,捂脸痛哭:“小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替我那不孝子赎罪。”
  
  周静握住他的手,声音哽咽地说:“顾老,你是你,他是他,他做的事情与你无关,我不会因此迁怒于你。要是你真想让我高兴的话,那就好好地活着,快快乐乐地活着。”
  
  “你……你真的不怪我吗?”顾老抬头看周静,一双看尽沧桑的眸子,少有地充满不确定。
  
  “真不怪。”周静拍着他的手背,轻声安慰道:“只要你在这边跟我爸妈一起好好的就行了。”
  
  “小静,谢谢你。”顾老突然一脸感激地说。
  
  周静:“咱就不说那些客套话了,你只要记住,你在我这里,就跟亲爷爷亲外公一样。”
  
  等顾老的情绪彻底平复下来,周静扶着他回房间躺好,说:“你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是除夕了,干货铺也不做生意,你起来之后就去我妈家,咱高高兴兴过一个团圆年。”
  
  “好。”顾老点头,我起来耍完太极就过去。
  
  “行,早餐也别做了,上那边吃去。”周静说完,给顾老掖好被子,才走出去。
  
  等走出顾老家,周军就迫不及待把她拉到一边,“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怎么没听你说过?”
  
  其实周静知道,顾林当初把她逼在小巷子里,只是想让自己跟他回去,应该没有耍流氓的坏心思。
  
  但这事她不可能跟程远以外的任何人说,只能对周军说:“顾老他儿子刚拉我就被程远发现并揍了一顿,我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所以就没特别说了。”
  
  “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就不用说了吗?”周军瞪她,正想继续说的时候就被周静给打断,“反正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别告诉爸妈,免得他们担心。还有,这事真的跟顾老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因为这事对顾老有偏见,对他不好。”
  
  “他已经够不容易也够可怜了,你就当可怜可怜她这个孤苦无依的老人家。”
  
  “我知道了。”周军说:“顾老跟他儿子一码归一码,我不是那种啥事都混一起的人。只是你以后遇到问题记得跟我说,不然我这个当哥了被蒙在鼓里,很没面子。”
  
  “我知道啦!”周静讨好地抓了抓周军的手臂,说:“我哥是最好的。”
  
  “咳咳咳……”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周军都懒得回头看了,直接把周静的爪子拿开,说:“去抱你男人吧,他该吃醋了。”
  
  “……”
  
  次日是除夕,李香兰跟周爱国早早起来买菜,准备今晚的团年饭。
  
  周静是全家最后一个起床的,她走出堂屋的时候没看到顾老,于是问周军:“顾老还没来吗?”
  
  “还没,他要耍太极,估计没那么早。”
  
  “哦。”周静应下,然后洗漱去了。
  
  等洗漱完,她见顾老还没来,于是跟正在丈母娘面前极力表现的程远说:“我去顾老家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吧。”程远一听,连表现都不表现了,立刻站起身来,想跟周静一起去。
  
  “不用啦,就几步路,你继续忙。”周静说着,门口就传来顾老的声音。
  
  她扭头一看,就见顾老精神奕奕地进来。
  
  “顾老,你总算来了。”周静顿时松了一口气。
  
  顾老笑着说:“刚才有两个人过来写方子,我就给他们把一下脉,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你这是劳模呀,从年初一做到年三十了。”周静打趣道。
  
  “谁说不是呢。”顾老说:“只要干得动就好。”
  
  “当然,您老得干到100岁呢!”
  
  “行,我就好好活到100岁。”顾老中气十足地应下。
  
  没一会儿,赵笑花她们就到了。
  
  “你们怎么这么快?我还打算去干货铺等你们呢。”周静讶异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你们家在这附近多出名呀,随便逮着个这里的本地人都知道。”赵笑花说。
  
  “嘿嘿,生意好没办法。”周静说着,就拉着她们进屋,“我妈已经把早饭做好了,多吃点,别客气。”
  
  “哪能客气呀?我都想兰姨做的汤圆了。”朱晓丽说。
  
  “今晚就有得吃,用你们收购的海味,肯定比我当初在军营做给你们吃的味道还要好。”李香兰说。
  
  “兰姨,那咱就等着了。”
  
  “好。”
  
  大家回了堂屋,热热闹闹地吃起早饭。
  
  “兰姨,你们过年不回老家吗?”周小兰问。
  
  “你是不是想回去看看你妈?”李香兰问。
  
  “是有点。”周小兰说:“就是咱初三就要回去了,怕时间来不及。”
  
  “咱们初二回去,我跟老周去我娘家,周军跟小芳他们回亲家那儿,要是你想,就跟咱们一起。”李香兰说:“周军他们会在亲家那多住几天,我俩当天就回来了,要是在乡里住一宿,还得打扫,所以不费那劲了。”
  
  “好,那我跟你们一块回去。”周小兰说完又问周军:“周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去看房子呀?我这次可是带着任务来的,我家大财就盼着我在省城买间房子,到时候他回老家能吹牛。”
  
  大家被周小兰逗得哈哈大笑,周军就说:“等会就带你们去看,就在咱这附近,好几栋新建的商品房,市建筑队负责建的,质量很不错,本来是想卖给港人的,但设计的面积太小,所以才拿出一部分来卖,剩下的那部分都是安排给单位的职工住。”
  
  “小就小咯,小还不用那么贵。”朱晓丽说:“要是合适,先买了再说。”
  
  “有多小呀?”赵笑花问:“一间屋子有多少个房间?”
  
  “60平方左右,两房一厅一厨一卫。”周军说。
  
  赵笑花一听,皱着眉说:“只有两个房间,咋住呀?”
  
  周静:“现在计划生育,以后每个家庭就一个子女,两间房其实刚好够用。反正也不一定要买,先去瞧瞧再说咯。”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赵笑花应下,“等会去看看。”
  
  吃过早饭,大家就抓紧时间出发了。虽然周军跟那边的人已经约好,可今天是除夕了,能让别人早点回家团聚最好。
  
  “小静、阿军,你们过来一下。”顾老把他们喊到一边,小声地说:“你们买房的时候要是手头有点紧,我这边有,需要尽管跟我说,千万别客气。”
  
  “顾老,是你太客气了。”周军说:“你放心,那房子的价格我问了,咱们都能承担,当然,不够肯定跟你开口。”
  
  “那就行,你们赶紧去吧。”
  
  这个小区的确离这边不远,算是在商圈的周边,环境闹中取静,的确不错。
  
  赵笑花几个却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又整齐划一的楼房,还没进去看就已经喜欢上了。
  
  售楼人员领着他们去看房,一边带他们上楼梯一边介绍。
  
  这里的房子是一梯两户,一条步梯上去两户人家。面积虽小,但设计挺好的,特别是双阳台,南北对流,站在里面觉得很舒服。
  
  周静看着不错,价格也合理,跟程远商量了一下,决定拿下3栋二楼的两套房。
  
  赵笑花几个看他们下定了,也蠢蠢欲动,可对于选什么楼层,有些拿不定主意,问:“小静,你咋都买二楼呀?我觉得顶楼挺好的,能看到很远很远呢。”
  
  要是这些是电梯房,周静会选楼层高的,可现在是步梯房,如果将来年老来这边住,整天上上下下五层楼,也是够呛的,所以她选了二楼。
  
  “我是防着将来老了来这边养老,走二楼不累,一楼光线不好,蚊子也多,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大家听她这么一说,纷纷都说要买二楼,最后赵笑花跟章燕红买了对门,周小兰跟朱晓丽买了对门,周军则一次性买了两套。
  
  他们纷纷交了定金,余款等年后把钱寄过来,托周军过来交。
  
  售楼人员一下子卖了八套房出去,简直觉得做梦一般,也不枉费他年三十也坚持上班。
  
  买房的事情就在一早上给落实了,大家因为买了新房特别开心,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回去。
  
  他们一路聊着房子的事情,等回到周家的时候还滔滔不绝。
  
  “都买了吗?”他们一进门,李香兰问。
  
  “买了买了。”大家太开心,七嘴八舌地围着李香兰说,她非但不觉得烦,还非常高兴。
  
  “兰姨,虽然那房子不大,但通风,也够敞亮,两间房有四个房间,以后即使子健子强长大了一人一间房也没问题。”赵笑花跟李香兰报喜。
  
  李香兰听了眉开眼笑,缠着她问个不停。
  
  顾老在一旁听着,原本染上喜悦的眸子突然暗了下去。
  
  周静发现他的时候,他肚子一人坐在堂屋的角落,她走过去,问:“顾老,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顾老看着她,欲言又止。
  
  周静:“你有什么就直说,这样我会担心你的。”
  
  顾老:“你们买了新房,我很替你们开心,可是……可是周军他们搬到新房子去了,这里就剩我了。能不能让周军也帮我在那边也买一间,就买在他们楼下?”
  
  “可以。”周军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对顾老说:“等过了年,我带你去看看,你喜欢就买,好不好?”
  
  “不用了。”顾老顿时笑得像个孩子,大手一挥,“你帮我决定,以后装修你也帮我弄,钱管我拿就行,到时候给你些辛苦费。”
  
  “千万别。”周军说:“你老给我辛苦费,不就是让我找骂吗?”
  
  “行行行,不给,我明天给子健子强包大红包。”
  
  这个年因为买了新房,大家过得特别开心,大年初一个个精神爽利,小孩子收红包也收得开心。
  
  晚上回招待所之前,赵笑花就把周静拉到一旁,说:“要是你们明天也想回乡里走走就去,不用管咱们几个,我看百货大楼都开门,咱们明天就去买东西。”
  
  周静还真有点想回去,于是应道:“那行,你们也就在这附近逛逛,别把自己弄丢了。”
  
  “行了,你把咱们当三岁小孩了?”赵笑花说完,就跟朱晓丽她们回招待所。
  
  次日,周静他们一早出发回乡,等回到省城已经快八点了。大家赶紧洗漱睡觉,第二天又早早爬起来赶火车,回营里了。
  
  连轴转地过了一个星期,等到年初六的时候,周静才缓过气来。
  
  想起年前没有组织各军嫂吃团年饭,她决定来个开年饭。
  
  等一顿丰盛又热闹的开年饭结束,这个年就算是过完了,大家回到各自的岗位上,该干嘛就干嘛。
  
  周静年前做了1/3的婚纱西装又被拿出来继续做,这活考究功夫也急不得,她只能每天晚上睡前做一点。
  
  每每这个时候,她得多点一盏煤油灯,这样光线才够亮。
  
  这天晚上她正在“加班”,程远才姗姗来迟地回来,看着她对着煤油灯用功,有些舍不得,说:“晚上别做这么晚,太费眼神了,等放假的时候做,反正咱们不赶时间。”
  
  “没事,我再做一下。”周静头也不抬地说:“要是能通电就好了。”
  
  “想通电?嫌咱这儿不方便了?”
  
  周静气得直接捶他的手臂,“现在咋这么喜欢阴阳怪气地说话?”
  
  程远抓住她的拳头,说:“我也想通电,在省城住了几天有电的日子,回来之后都觉得有些不适应了。”
  
  “你这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谁说不是呢?”程远突然把人抱入怀里,问:“四十年后的世界应该超级方便了,你十多年前倒退到这里,是怎样适应这里的生活呀?”
  
  周静心想,难不成她不适应就能拒绝这个世界,就能倒回去吗?刚开始的时候也的确很不适应,特别是来到这边,比乡里的条件又差了一截,不过他顾家,什么家务活都抢着干,等一段时间下来之后,她觉得也没什么难的。
  
  等后来两人心意想通,日子过得蜜里调油,她就觉得这生活没什么不好的。
  
  “有你在我身边,渐渐地我就适应了。”周静仰着头看他,“只要哪里有你,就我觉得哪里好。”
  
  媳妇猝不及防的表白让程远都要飘起来了,他直接把人打横抱起来,然后放在大床上,好好地疼爱她一番。
  
  过了半个月,婚纱大概的雏形已经做出来了,周静想要一些小东西装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看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网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