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 > 2641 可以试试
这样的洛衣非常的有魅力,可是季子铭却很清楚,自己这辈子,唯一认定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裴格。
  
  哪怕裴格死了,他的心里也不可能在有任何一个人。
  
  所以顾筌的意思虽然洛衣没有明白,可是季子铭心里却很清楚,他们这是想着让自己和洛衣,可以培养感情。
  
  只是这些话,季子铭不想对洛衣说,不想带给洛衣困扰。
  
  “子铭,好,那我们不醉不归。”
  
  洛衣皱了皱眉,还是同意了,毕竟任何季子铭的要求,她都不会拒绝。
  
  俩个人喝很多酒,到了后来,季子铭直接就喝醉了,开始不停的说话,拉着洛衣的手,把她当成裴格。
  
  “格格,你回来了,我就知道,就知道你没有死,你真的回来了……”
  
  “格格,我好想你啊,”
  
  季子铭一句一句说着,抓住洛衣的手,让洛衣无法挣脱。
  
  她看着这样仿佛入魔了一般的季子铭,忽然之间就想起来了杰瑞,他是不是也因为自己,而会去喝酒。
  
  会把别人当成自己,然后不停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洛衣忍不住有些苦涩的笑了起来,或许这一切都是正常的,没有人可以告诉洛衣,自己要怎么做,该怎么做。
  
  现在她只能任由季子铭把自己当成了裴格,然后倾吐自己的内心。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季子铭彻底的安静下来,让他可以更好的生活,也让他的心情不是那样的压抑。
  
  “格格,回家,我们回家……”
  
  季子铭可能终于说完了话,拉着洛衣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他一边走还不忘记一边说:“格格,喝酒了不能开车,我可是一直都有听你的,我也不是故意喝酒的,我就是太想你了,所以没忍住……”
  
  “格格,我们打车回家吧,如果爸妈看到你一定也会开心的,他们就不会想着让我出去了,格格……”
  
  哪怕到了外面,季子铭还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不敢告诉别人的话,如今都给洛衣说了。
  
  也不知道真的喝醉了,还是想借着酒意,说出来内心深处的话。
  
  “子铭,我们回去吧,现在不早了,爸妈一定特别担心你。”
  
  洛衣被季子铭拉着,只能跟着他,好不容易打到车了,季子铭居然睡着了,洛衣最终只能带着季子铭回去自己家里。
  
  不然现在回去季家,恐怕季瑞坤和顾筌俩个人又要为季子铭担心了。
  
  一个本来完美的儿子,如今居然整日借酒消愁,恐怕他们心里会更加的难受吧。
  
  带着季子铭回家。他却睡得死死的,否则洛衣还真的很怕,万一季子铭拉着自己做什么,到时候就很尴尬了。
  
  虽然被季子铭拉着喊几声裴格,她没问题,可是如果让她假装是裴格,洛衣还是不愿意的。
  
  她的心里也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对待一个爱人,和另外一个人的标准。
  
  第二天早上,季子铭醒了后,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床上,而且身上的衣服,居然也脱了,他脑子里顿时就轰的一声,炸裂了。
  
  他可以零碎的想起来,自己好像看到了裴格,然后拉着裴格一起出去。
  
  可是后来季子铭根本想不起来了,他揉了揉头,一阵无奈从心底蔓延。
  
  坐起来看了看,他就确定了,这是洛衣的房间,因为上面还有洛衣的照片,不过他旁边并没有人,看起来应该是他自己一个人睡的。
  
  季子铭这才放心下来,坐在床边,发现床头柜上面居然还放着一套衣服,上面写着一张纸条。
  
  “子铭,醒了记得换好衣服,我有点事先出去了,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看着洛衣如此贴心,季子铭忍不住有些尴尬,同时还有点感动。
  
  她一定也是怕自己误会了昨晚的事情,所以就出去了,为了防止俩个人尴尬。
  
  不过洛衣就算不说,季子铭也知道,估计自己昨晚把洛衣当成了裴格,他换好衣服,收拾好之后,立刻过去了公司。
  
  季子铭坐在办公室里,查看着送过来的资料,眉头却紧紧的皱着,怎么都不愿意放松下来。
  
  “总裁,这个,我已经尽力了,可是还是没有夫人的踪影,我们已经……”
  
  “都查了?怎么会没有?怎么可能!”季子铭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愿意信的,大概也就只有裴格的消失了吧。
  
  没有什么可以让季子铭彻底的相信,裴格已经离开了。
  
  “总裁,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我会继续寻找夫人的下落,只要有消息了,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秘书出去了,留下季子铭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对着裴格的照片发呆。
  
  这是俩个人有次出去散步,裴格给他们拍的,后来就被季子铭做成了相框,一直放在办公室。
  
  如今裴格没了,照片却依旧存在着,他也不愿意让裴格的影子彻底消息,哪怕还有点点念想也是好的。
  
  “格格,你到底在哪里,你还好吗?为什么我找不到你,我真的很想你。”
  
  季子铭轻声说着,连洛衣到了办公室他都没发现,最后还是洛衣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开口说话。
  
  “子铭,在想什么呢?”
  
  忽然的声音,终于让季子铭的思绪回来,他看着面前的洛衣,忍不住笑了起来:“洛衣,你来了。”
  
  “我就是在想格格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们找了那么多地方,可是就是么有格格的踪影,沈封到底吧她藏到了什么地方,是不是我们还有哪里忽略了。”
  
  似乎每次提起来裴格的事情,季子铭都会变的话多,也会变的更加的具有人情味。
  
  可是仅仅是这样,怎么能够呢?这一切根本就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对于洛衣来说,她希望季子铭可以振作起来。
  
  “子铭,你别想太多了,也许裴格现在挺好的,毕竟按照沈封的性格,他应该不会对裴格做什么,所以裴格的安全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