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马前卒 > 1918:空军
    天色大亮的时候,丹西从自己的舱室之中走了出来,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手扶着腰肋,用力地揉了几下,神色之间,略有些疲惫,回头看了一下身后那个紧跟着自己的眼角眉梢尽是春意且带着无比满足神色的女子,心中大为得意的同时,又有些叹息终究是岁月不饶人啊.
  
      快要抵达目的地了,以自己强大的兵力,对方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办法抵挡的,这一路上他最担心的倒不是敌人的反抗而是天气对大军的危害,虽然这个季节,海上风暴肆虐的机率很小,但老天爷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所幸老天爷保佑,这一路上虽然也有些小风小浪,损失了一些小船,但总体上来说,却是顺风顺水,看来这是上帝的旨意啊,大概连上帝他老人家也希望这一次自己能再建新功吧.
  
      兴奋之余,不免有些放纵了.昨天晚上在大海的波浪拍击船舷的声音之中,自己纵情欢愉了一番,倒是彻底地让自己放开了,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放下一切什么也不想了,虽然很快活,但还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
  
      倒退十年,别说一个女人,便是再来几个,自己也能轻松驾驭啊!当真是老了!
  
      丹西一面感慨着岁月不饶人,一面愉快地打量着巨大的战舰群正在忙碌着准备新一天的征程.
  
      夜晚是不适宜航行的,每到了夜晚,这些身量颇为巨大的战舰,便会用铁链一只接着一只地锁连到一起,几百艘战舰连成一体之后,场面可是谓为壮观的.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抵御海上有可能到来的风浪,也为船上的士兵们提供了一个活动的场所.
  
      对于水兵来说,可能无所谓,但这支队伍之中,还有数量众多的陆军,虽然他们已经渡过了长途航行最难熬的那一段旅程,但长期的海上航行,让他们仍然是很不适应,一个多月的时间,陆军已经病死了数百人.
  
      对于生病的人,军队是毫不留情的,发现一个,便立即会将期扔下海去,为了此事,陆军与海军之间还生出了不少的龌龊.最后靠着丹西强令陆军将领在海上必须听从海军将领的安排才算了事.丹西知道,大军航行海上,疾病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在船上这样狭窄的环境之中,一旦疫病传染开来,那就是一个全船覆灭的下场.
  
      后来德罗普想出了这样一个法子,数百艘舰船连在一起之后,海面之上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平台,船上的士兵可以自由来去,这样一来,病殃殃的陆军士兵倒是奇迹般的精神振奋了起来,每当看到自己的士兵们在这个大平台上进行一些演练的时候,丹西就无比的自豪.
  
      从最围开始,一艘艘的战舰在解开锁链之后,向着外围驶开,为后面的战舰让开道路,几百艘的战舰完全脱离,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身后的那名显得更加妖娆更加风情万种的女子善解人意的从屋里搬来了一把凳子,让丹西坐在了上面,自己则蹲在身后,伸出双手替丹西轻轻地揉捏着腰肋.丹西嗬嗬地笑了几声,反手在女子的脸上拍了拍,便又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大军的身上.
  
      德罗普匆匆忙忙地奔了上来,脸露喜色,向着丹西施了一礼,大声道:”陛下,昨天晚上派出去的小船,已经回来了,他们说,在昨天晚上,他们看到了远处的灯火,我们就要抵达目的地了.”
  
      “灯火?”丹西有些惊讶.
  
      “是的,是灯塔!指引船只航行的灯塔,昨天晚上天气很好,虽然很模糊,但仍然能看清,而且不止一座,他们沿着这些灯光指引的方向前进了一段距离,发现灯塔有不少.”德罗普开心地道.对于他们来说,灯塔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事,在西大陆,海岸线上都建设有这种灯塔,只是没有想到,东大陆也有.那个秦厉不是说,东大陆在海上的实力有限吗?建设灯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选址,修建,以及为此而投入的人力物力都是消耗非常巨大的,建成之后,为了维护他的使用,需要有人常驻,这也是一件费钱的事情.只有那些海运非常发达的地方,才会干这样的事情,在西大陆,灯塔并没有普及也就只是在一些重要的港口周围才会修建的.
  
      不过此时的丹西显然没有想这么多,这么深,他只是欣喜,漫长的海上航行终于要结束了.丹西的猛虎王朝虽然拥有强大的海军,但于他本人而言,却仍然是一个在陆上纵天驰骋的将领,他这一辈子,率部在海上作战的次数屈指可数.
  
      “也就是说,今天,我们就可以抵达目的地,开始作战了!”昂扬的战意在他身上蓬勃洋溢而出,杀人如麻的气势,瞬间让他身后的女子打了一个寒噤,身上立时便起了一层毛毛汗.
  
      “是的,我的大王,我们最晚在今天晚上就可以登陆了.”德罗普轻松地道.
  
      “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将领们.上岸之后,三天之内,不收刀兵!”丹西大笑着道.
  
      三天不收刀兵,便代表着三天之内,没有军纪的约束,将任由士兵们为所欲为,士兵们长期在海上航行,憋闷坏了,他们需要一个渠道来发泄这段时间的情绪,一次肆意的杀戮,会让以后的士兵更有战斗力.
  
      对于被占领的地方那些即将遭受兵戈之祸的人,丹西心中可没有半分怜悯,征服这些地方之后,这地方的原住民也只会成为自己麾下有功将士的奴隶,杀死一些奴隶,夺走他们的财产,这在丹西看来,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德罗普替将士们感谢陛下.”德罗普笑着道,这么长时间的海上航行,别说一般的将士们,便是他这样一个自律甚严的人,也感到心情极度的压抑,他需要自己的钢刀见血,他需要女人来发泄.看了一眼丹西身后的女人,眼中一丝欲望一闪而过,他旋即赶紧抬起头看向天空,借以掩饰自己的情绪,这是陛下的女人,不是自己能够染指的,便连想一想,都是罪过.
  
      看向远处天空的德罗普眼睛眨巴了几下,有些发楞,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排黑点,是鸟吗?不大可能,这么远自己还能看到,如果飞到近前,这鸟该有多么大?
  
      惊讶之中,他从腰下取下了一个单筒望远镜,看向远方那些黑点.只看了一眼,他的身体就是微微一震.
  
      “那是什么?”他惊呼道.
  
      单筒望远镜对于西大陆的人来说,倒也并不稀奇,琉璃本身就最早在哪里生产,在多年的生产过程之中,工匠们逐渐发现了通过琉璃片厚薄的不同,可以造出在军事之上有巨大用途的望远镜,这东西便也顺理成章地出现了,不过与大明已经摸索出了具体的道理不一样的是,在西大陆,缺乏系统理论研究的他们,还是更多地靠着经验行事,磨制镜片是一件很烦琐的事情,而且失败的机率极高.
  
      “什么东西?”丹西看着德罗普的表情,挑了挑眉,从德罗普手中接过望远镜,看向了远方.这一看,他也楞住了.
  
      在望远镜中,一排七八上十个飞大的家伙漂浮在空中,正缓缓地向着他们这个方向飞来.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皮球,下面吊着一个无比巨大的盒子.
  
      “那是什么?”他再一次问道.他虽然不认识那些飞在空中的是什么东西,但那东西雪白的身躯之上印着的巨大的日月明旗他却是认识的.
  
      这个标志的主人,就是他们这一次长途征程的最主要的目标.
  
      韩当心中无比的兴奋.他发现了敌人的主力所在.
  
      由他率领的这支飞艇部队,是这一次随着秦风一起从大明本土前来的,整整十艘安装了小型蒸汽机的新型飞艇.小型蒸汽机的研发成功,使得飞艇的速度,机动性大大地提高,比早前抵达这里的那种靠人力和风力驱动的飞艇,不知要厉害了多少倍.
  
      当然,在没有发现敌人的情况之下,韩当还是尽可能地利用风力来使飞艇飞行,他需要尽量地节省燃料以使得自己能更长时间地投入到战斗当中.那怕刚刚成立不久的大明煤炭研究所研制出了多种的更加耐烧的煤炭,但限于飞艇本身的特性,并不能携带太多的燃媒.现在的飞艇可不仅仅承担侦察的任务了,他们还可以参加战斗.而飞艇部队也被大明皇帝秦风正式命名为空军.
  
      现在的大明兵部,下设三个作战部门,分别为陆军作战部,海军作战部,以及刚刚成立的空军作战部.
  
      空军现在当然是小幺,满打满算,飞艇还只有几十艘,但很显然,陛下对于这个部门相当的重视,不顾其它人的反对,直接就将空军给拔到了如此高的地步,别看韩当现在只是不到百艘飞艇部队的长官,手下的士兵都算起来也不到三千人,但级别却是实打实的,可以直接与兵部老大章孝正对话的人.